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24)      第991章月末(06-24)      第992章情投意合(06-24)     

圣堂85 小堂會票


  真,比他娘的極品靈石還真!
  四品丹火,叉啊,這才多久,有兩個月嗎???
  這小子明顯元力還不到十五層,卻能修出四品丹火,圣堂數百年的歷史中就沒出現過這種人!
  天才,呸呸,這么大眾的字眼怎么能夠匹配。
  王猛望著周楓,連忙把酒壺往懷里一藏,“我喝都喝了,你搶回去也沒用,我就這水平,你將就著湊合湊合就行,再說,我們是男人,怎么能和女人一般見識呢?”
  周楓搓了搓臉,調整了一下僵硬的表情,“你先吃,我方便一下。”
  周長老關好門,走到了不遠處的茅房后面,狠狠的抖了抖拳頭,“耶耶耶耶耶!”
  無聲的吶喊,周楓的臉漲的通紅,周長老也有點老夫聊發少年狂的味道,盧韻那婆娘自以為撿了個寶,跟自己這位相比,就是地攤貨啊!
  周楓知道這小子相當不好對付,絕對不能讓他自滿,越貶低,似乎他就越給力,用了一個大爽的功夫才把心情平靜下來。
  回去之后,王猛第一句話就是,“老周,你是不是便秘啊,身為丹修,要自己調理一下。”
  周楓差點被噎死,這小白眼狼,吃自己的喝自己的還奉送諷刺。
  “咳咳,你都煉了些什么丹,在哪兒呢?”
  “送雷光閣了,參加百寶堂會,雷光堂現在人人參與,放心,就算別人看到,也不會丟你的臉。”
  “哦,你確定那些丹藥都練成了?”
  “差不多,反正是按照你的竹簡上的要求,都符合了標準,有一些是我們圣堂的,還有一些是以前那個前輩強迫我記下的,反正我就隨便搞搞了,我又不是丹修,重在參與。”
  王猛的心態可是無比的“端正。”
  “呵呵,很好,很好,雖然你這隨意的性格是丹修大計,但這段時間確實沒松懈,這個是給你的獎勵。”
  周楓從乾坤袋里掏出一個洋溢著充沛元力的羊脂瓶。
  王猛立刻眼冒金光,美酒這東西,一看原料,二看年份,平時所謂的美酒多是一般凡人美酒,但眼前這瓶顯然不一樣了,這恐怕是靈果釀造的,價值不菲啊。
  當年的莫山也就這點嗜好了,不過一把摸了個空。
  周楓退后一步,“小子這酒可不是白給你的,瓊漿玉露醇,這是為我們劍神準備的專供,我可是費點心思才弄出來,這次百寶堂會盧韻那娘們肯定會找我茬,到時候要你出場的時候你可不能慫!”
  王猛一把把酒搶了過來,“放心吧,我王猛什么時候慫過,不過……我只管出場,其他的一概不管。”
  說完就從飛一樣的跑了,這可是好東西啊!
  這種靈果釀造的酒,從某種程度說跟靈石差不多,但意義就完全不同了,價值不菲,最關鍵的是很難弄到。
  這點周楓確實沒有夸張,則會瓊漿玉露醇確實是為劍身和幾個好這一口的祖師釀造的,偶爾也會獎勵給一些優秀的長老,很難搞到。
  周楓也真是下足了本錢,一點一點引誘王猛“墮落”,他就不信苦逼的劍修能比?
  與周楓的心情舒爽不同,雷霆的日子很苦,最近魔心宗和霸天堂似乎醞釀著什么,大概內容知道了一點,是針對年輕一代的,所以這次百寶堂會,師兄弟們也都要關注一下弟子們的情況,露露臉也給他們一些鼓勵。
  但……一想到雷光堂這幫不爭氣的,還有吳法天這小子的嘴臉,雷霆的氣就不打一處來。
  只能用閉關先躲一躲,只是這種心境哪可能閉關,這不是找走火入魔嗎。
  不管怎么說,自己是從雷光堂走出來的,打斷骨頭還連著筋,再說雷光堂的沒落也是跟自己的性格有關,不善教導弟子。
  所以以閉關為名,雷霆也偷偷溜了出來,
  雷光堂的情況,確實讓他這個這個祖師有點汗顏,誠然這些孩子們的水平臭的可以,但每個人都那么努力,如果自己以前多用點心,至少體修不至于變成那樣。
  雷霆也有點感慨,當年他剛修行時也就是靠著一腔熱血,敢拼敢打,說起來如不是運氣好遇到那位恩人,可能也早就埋骨了,更不會有現在的雷霆,只是自己當了祖師之后,似乎就忘了這些當年的事兒。
  對雷霆來說,什么丹啊、劍啊、弓的都不是他的菜,他只關心體修,唯一有興趣的就是鍛造,盡管很多年已經沒有出手了。
  鍛造這東西有極限,到了頂級的體修,想要鍛造出好的兵器已經跟元力無關,關鍵是境。
  你的境有多高,就能鍛造出多好的武器,雷霆自從小圓滿之后,境已經不動彈了,所以怎么鍛造也是一個水平,頂多有的發揮好點,有的發揮差點,對他自己來說沒有任何差別。
  一向有點冷清的兵器閣已經被體修們霸占了,聽說有祖師會來,雷祖師也有可能到,眾人也是紛紛開搞,萬一自己有天賦,又碰巧被祖師發現,豈不是要一飛沖天,無論怎么說雷祖師都是自己人,他不可能幫著外人啊。
  所以最近雷光堂的礦石需求量極大,本以為雷光堂弟子都很窮,其實雷光堂的弟子最會過日子,基本都有積蓄,而且吃苦耐勞的程度比別人強太多,圣堂擁有自己的礦山,挖礦這種其他堂弟子不到萬不得已不去做的事兒,雷光堂的弟子愿意干。
  什么任務不是任務,尤其是體修,可以上繳換圣堂貢獻,還可以以八折購買,何樂而不為。
  兵器鋪一片叮叮咚咚,熱火朝天,只是雷霆的臉色可是越看越黑。
  “你這是在煉刀嗎,切菜都顯累贅!”雷霆實在看不下去了,這哪兒是鍛造,簡直就是糟踏,不看不知道,一看真的嚇一跳,雷光堂都已經廢成了這幅樣子,王薄當這個小兔崽子是干什么吃的。
  “老師兄,你懂什么,刀就是霸氣,威風!”
  “誰告訴你的!”雷霆難得好為人師一把。
  “一邊玩去,我們都忙著呢!”
  只可惜大家都在興頭上,完全沒人買賬。
  在分堂中,年紀過大的一般都是在外面混不下去在回圣堂養老或者兼職的,也都比較隨意。
  雷霆被堵了一下,轉而又嘆了口氣,自己較什么真啊。
  逛了一圈,只能說熱情有余,水平……爛到渣。
  (新書期,孜孜不倦的求票,一票也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