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20)      第991章月末(06-20)      第992章情投意合(06-20)     

圣堂850 玄武后裔

姬無影笑了笑,看來,這位蕭親王還是不太了解圣堂,姬無影從姬瑾兒那里挖掘了不少東西,雖然只是些浮層表面的消息,但是,窺一葉而知其秋,姬無影對圣堂的強大,有點兒吃驚,說實話,姬無影正策劃推動姬軒轅讓皇家與圣堂走得更接近一些,聯姻的路,過去沒走通,實在是太可怕,不過,可以讓更多姬家弟子加入圣堂,為圣堂在大周提供更多方便之處等等……
  不過,姬無影發現,他的想法,似乎并不怎么合群,四周紛紛不斷的議論,當說到龐泓的時候,都不免有人發出那么一兩聲并不好聽的笑聲,哦?龐泓?是的,他是圣堂弟子,叫王猛師叔,但是,說真的,他今天的臉色太蒼白了,那實在難以讓人對他產生信心的感覺。
  龐泓當然也能聽見這些各種各樣的議論,不過,他已經學會不去在乎別人的目光,堅持自己的道路。
  卓猛走到龐泓身邊,對著他淡淡一笑,“龐兄,今天的臉色怎么這么差?”
  龐泓搖搖頭,“幾天沒睡而已。”
  如果可以的話,他也不想臉色蒼白。
  不過,為了越階煉造一件高階寶器,他已經好多天沒有合眼了,這也是他實力不夠,按照原本的計劃,前天就能煉制成功,因為實力不足,以至于拖到了今天早上才煉制成功。
  這就有點尷尬了,不過,這個時候,其實也是龐泓狀態最好的時候。
  一邊,宋一亭走了過來,向龐泓略一拱手,水皇與圣堂的關系不錯,宋家也自然有所表現。
  正這時,馭靈會的人終于姍姍來遲。
  劉雨龍親自在前引路,后面。是幾名鎬京神器閣的宗師長老。趾高氣昂,眾星捧月的圍繞著顏御器不疾不徐的行來。
  顏御器環顧四周,皺了皺眉,這些,就是他的對手?
  有種想要甩手就走的沖動,這都是些什么人,根本就不值得他出手。
  不過。師尊交待下來的任務,還是要完成才行。
  深吸口氣,按捺住自己的脾氣,顏御器站到一邊,閉目養神去了。
  一旁,劉雨龍清咳一聲。發言說道:“各位,想必都已經做好了準備,雖然大家已經事先知道了,但是,我再說一次,這次的煉器戰,比拼的是煉器基礎,參加煉器戰的各位。都必須在規定時間內煉出一枚容靈戒指。”
  眾人紛紛點頭。這是早就知道了的,一旁。也準備好了十幾個煉爐,煉爐的等階都是最低等的,一旁堆放的各種煉材,也都是最低等的。
  劉雨龍繼續說道:“機會只有一次,在這尊沙漏走完之前,沒能煉制出容靈戒的,就算出局,各位,請各就各位吧。”
  來自外海修行界的練啟云第一個就位,頗是沉穩,大將之風。
  宋一亭與卓猛相視一眼,也一齊就位,各自挑選了一個煉爐,深吸口氣,進入到煉器狀態當中。
  龐泓一笑,也隨便挑了一座煉爐,準備就緒。
  顏御器這時突然睜開眼來,面無表情地站到了離龐泓最近的煉爐前。
  散修聯盟的那名身材矮小的中年煉器師則是挑了一個最角落的煉爐,露出來的目光,有意無意地瞥了顏御器。
  劉雨龍再次清咳,“現在,開始計時,請各位抓緊時間。”
  話音落下,一件計時沙漏擺了出來,只見粒粒細沙,不斷流逝。
  散修聯盟的中年煉器師最先動手,只見他飛快的將一堆低階煉材投入煉爐當中,手法疾快,有點令人眼花繚亂的感覺。
  這時,姬無影發出一聲驚咦,“原來是他。”
  蕭望云目光也是一變,“攏月手,狄創。”
  兩人互視一眼,狄創,人稱攏月手,十年前,在大夏和大周是一名奇才煉器師,被各大勢力所爭搶,最后消失不見,各大家族,都以為狄創被神器閣所招攬,現在看來,另有故事。
  狄創的動作快如驚鴻,幾逾閃電,只見煉材很快就投入一空,煉火在其施法運功之下,轟然爆出一道道火蛇,不僅僅是在煉爐之下催發煉爐大陣,這些火蛇還爆發出煉爐之外,極限催動著煉爐大陣的功效。
  這種手法,明顯會損壞煉爐,但是,在這樣一次定勝負的煉器大戰當中,一個煉爐的損壞,幾乎就不在人們的考慮當中。
  同樣挑了一個角落位置的外海練啟云,動作也不慢,各種手法,一一施展出來,而且透露著某種詭異的氣息。
  轟……
  煉火爆出。
  這時,異相突現,只見練啟云煉爐之下爆出的爐火,竟然是熾白之火!
  “這個練啟云是白金煉體,難怪煉神島敢派他出來。”
  王宗正眼睛微微瞇了一下,外海流派的煉器術,各種手法,主要是源自于神器閣,萬變不離其中,主要不同之處,在于對煉爐的控制,神器閣主內,而外海流派,則主外,對火的掌控和要求,達到了一個極致。
  而在這個極致當中,熾白之火,顯然是一個標志,在外海當中,能煉出熾白之火的煉器師,被稱作白金煉體,這些煉火,并不是煉爐和煉石所散發出來的,而是煉器師的一種功法。
  孟光儒,元昊,戰淵閣,鎬京各大家族的家主,這時眼中紛紛露出興趣,原本以為外海是來湊湊熱鬧的,沒想到竟然會有這么年輕的白金煉體出現,外海流派雖然粗獷,但是,白金煉體又是另一個境界,練啟云足以與卓猛和宋一亭叫板了。
  練武夫淡淡笑著,練啟云,年方二十一歲,就已經激發出白金煉體,未來的前途,自然是不可限量,這場煉器戰,就是練啟云名揚天下的時刻,也是煉神島練家名揚大陸的機會。
  未來的第一煉器世家,必然只會是煉神島練家。這就叫不爭此時。爭未來也!
  顏御器一動不動……
  龐泓,也沒動,閉著眼睛,似乎在思考什么。
  而卓猛與宋一亭兩人,煉器的手法不疾不徐,每一個動作,都是按步就班。在這兩人身上,可以看到真正的基礎,每一個步調,都充滿了諧調的韻律。
  看著兩人煉器,仿佛就是一種享受,果然不愧是分別代表了大周和大夏兩大皇朝的年輕一代最高水平。
  再看龐泓。臉色變得更差了。
  之前還只是蒼白,感覺像是緊張,現在看起來,蒼白當中,還帶著一絲異樣的病態。
  再強的實力,沒有狀態,也發揮不出。
  大家干脆忽略了龐泓的存在,當然。也忽略了顏御器。他反正是要拿下煉器戰第一的,觀戰的各大勢力。最關心的,是第二名的歸屬。
  神器閣外……
  已經聚集了數百修士,正在等待著煉器戰的結果。
  不過,也不是干等,神器閣當中,不時有消息傳遞出來。
  “龐泓怎么了?一動不動,臉色病態?靠,虧我還看好他,買了他贏第二。”
  “哈哈,老哥們,吃虧了吧,像我,直接買顏御器贏頭名。”
  “呸,就顏御器那勝率,你贏了能賺幾個錢?”
  “蚊子再小也是肉嘛。”
  “要賭就要拼把大的,我買的是龐泓頭名,看來是沒希望了,圣堂……也不是把把奇跡嘛。”
  “白癡,馭靈戰出了次風頭,只會讓三大會對三大戰的設計變得更加嚴格,想再取巧獲勝,不可能了。”
  “呵呵,咦,又有消息傳出來了。”
  只見神器閣中,一名煉器師快步走了出來,清咳一聲,將一枚記錄信息的玉簡交了出去,便又飛快的鉆了進去。
  這時,接到玉簡的修士,飛快的掃了一眼玉簡當中的訊息,便大聲宣布說道:“外海煉神島的練啟云,已經煉制成功,正在封印木行兔。”
  嘩然一片。
  好快,太快了,驚人的快。
  “奇怪,不是說攏云手在這里面嘛,以攏云手的速度,都沒煉制成功,外海練啟云居然搶先了。”
  “你懂什么,白金煉體太占便宜了,外海流派,本身就是以快著稱,攏云手雖然快,流派卻不是以快稱雄的,這可是煉器戰,步步為營,慢了一點又有什么。”
  “受教了,不知道下一個煉制成功的會是誰。”
  神器閣內……
  練啟云正在盤膝運氣,很顯然,疾快的煉器過程,對他造成了巨大的消耗。
  劉雨龍身前的計時沙漏,上面的細沙已經流走了三分之一。
  這時,各大家主之間的議論卻是停了下來,都注視著卓猛和宋一亭兩人。
  此時此刻,這兩人無疑是焦點人物。
  卓猛身上爆出一團火云,純正的王家天璇火云功,以外姓弟子,獲得王家正宗的天璇火云功,卓猛還是頭一個。
  宋一亭身上,卻是爆出一團水云,這團水云當中,可見六瓣的雪花旋轉飄移。
  赫然是極端的冷煉之法!
  劉雨龍的眼中,充滿了欣賞之色,卓猛自不用說,鎬就上下,誰都清楚。
  這個宋一亭,擅長的竟然是冷煉之法,卻是棋高一招,不過,這次比拼的是基礎,手法精秒還在基次,煉制出的容靈器的借靈度才是最關鍵的。
  卓猛感受到了從宋一亭那邊傳來的寒意,但他并沒有受到任何的影響,冷煉之法雖然更高,但是,卓猛對自己更有自信,他不是沒有更高一籌的煉器手法,只是現在用天璇火云功助推煉器,是他能煉制出品質最高的容靈戒的手法而已。
  比的是容靈戒的借靈度而已,不必用繁復的手法,只用最適合的才是王道正理。
  時間一點點流逝,沙漏已經走過了三分之一。(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