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23)      第991章月末(06-23)      第992章情投意合(06-23)     

圣堂852 圣堂燃燒令

龐泓揀選煉材的速度更慢了。
  計時沙漏已經不到三分之一,但是,龐泓還在不緊不慢的挑選著他所需要的煉材。
  不過,大多數人,也都是淡淡瞥了眼龐泓,都將注意力都放在了顏御器顏仙師的身上,顯而易見,顏仙師煅造的過程一氣呵成,二十五道手法發出靈性之聲的完美容靈戒,雖然只是最低階的容靈戒,但是也仍然是極其稀有的寶器,自然人人都想爭睹一快。
  顏御器的這枚容靈戒上,光華閃爍,尊貴華麗凸現其中,絲絲靈性,化成一道流華,不時從光華當中浮顯出來,引得人們一陣驚呼。
  顏御器淡淡一笑,“各位,煉器閣向來注重合作,這枚容靈戒,有意者可以競價。”
  眾人嘩然,一枚擁有靈性的完美容靈戒,可遇而不可求,顏御器這一手,的確夠大方,雖說有可以必然煉制出完美容靈的二十五道手法,但也不能保證每次都能成功,理論上來說,是有著概率的。
  “當然了,像戰家,有圣堂作后盾,自然就不需要這枚容靈戒了。”
  顏御器這時目光一掃,又補充了一句。
  一時間,四周寂靜了下來,戰淵閣的臉色變了變,雖然戰家最寶貝的是戰瓔珞,但是,戰家也有傳人啊,也到了要有真元獸的時候了,一枚完美極品的容靈戒,能夠容納一只更強大的真元獸,對真元獸未來的成長屬性,也有不小的幫助,剛才他還在考慮最多能競價到多少,現在,直接就被顏御器否決了他的想法。
  其實。不要也罷,關鍵是,當著各大勢力,眾目睽睽之下,顏御器這句話等若是用煉器閣的勢力,威壓戰家,**裸的打了戰家一巴掌,甚至是暗示其他各大勢力和家族,想要和煉器閣合作。那么,就要與戰家,與圣堂,劃清界線。
  “呵呵,戰兄。不就是枚破戒指,圣堂要多少有多少。”
  一直站在一旁,沒有多少存在感的周謙,這時候突然發話了,呵呵一笑,和圣堂劃清界線的,最后都要后悔。到時候不要跪著來求。
  有些家族摸摸鼻子,靜觀其變,不過,也有些人。急于向煉器閣表示親近,墨家家主發出笑聲:“嘿嘿,吹牛皮也不打打草稿,難道這位周兄。并不知道完美二字的意義?所謂的完美,怎么可能要多少有多少。真是說笑了。”
  另外幾個家族的家主都紛紛應是,一齊發出同樣的笑聲。
  周謙無所謂,圣堂,從來不是從口舌之上去爭執的。
  “龐泓,認真點。”周謙只是對著龐泓淡淡地叮囑了一句。
  龐泓用力的點了下頭,深吸口氣,這時候,他終于挑選好了所需要的煉材,有點麻煩,不過,總算是找到了自己所需要的。
  走到煉爐之前,龐泓再一次深吸口氣。
  戰淵閣注意到了龐泓這些細小的動作,心中一嘆,龐泓不僅臉色難看,而且臨場緊張,就算能煉制出不錯的容靈戒,恐怕連宋一亭和卓猛都沒法去比,更不要說顏御器的靈性之作了。
  其他諸人,也都注意到了龐泓的這些小動作,墨家家主呵呵笑道:“緊張了,也難怪,時間剩下不多了。”
  看看沙漏,只剩下最后五分之二,原本時間給得就不多,畢竟是煉制最低級,最基礎的容靈戒,不可能給出太多時間。
  墨家家主這句話聲音不大不小,顯然龐泓也能聽得見,以墨家與圣堂搞砸了的關系,墨家家主明顯是給龐泓添堵,原本看起來就緊張了,再加上這樣的話,對煉制的成功率明顯有許多影響。
  龐泓這時,卻突然淺淺一笑,緊張?
  什么緊張!龐泓是什么性格?沉穩?那和他相離太遠了,緊張?滾!一個在煉器閣敢和上門的修士賺外快的家伙,會緊張?
  他是怕自己太興奮,深呼吸,只是在壓抑他心里面的火焰!
  膽大妄為,才是他真正要壓抑的!
  轟……
  煉石投入,剎那間,一道碧玉綠火從煉爐當中爆出!
  龐泓蒼白的臉色變得更加蒼白了,的確,他幾天沒有好好休息了,因為煉制一件寶器而處于疲憊狀態當中,但是同時……
  他也正因為那件寶器的煉制成功而處于絕對的亢奮狀態當啊!!!
  奇異的綠火,正是他在煉制那件寶器成功之后的收獲,一種高階煉火。
  一件又一件精挑細選的煉材,被一點一點的投入煉爐當中,小心翼翼地就像是對待自己的初戀。
  靈性之戒,完美容靈戒,煉器閣有秘傳的二十五法,龐泓并不在乎,從王猛那里,他學到的一種全新的煉器法,一種超乎想象的力量。
  唯一可惜的是,他現在力量實在是太低微了,以至于那些手法,他根本就沒有辦法掌握,至少,不可能有百分之一百的成功率,甚至連百分之十都有點夠嗆。
  實力不夠,那就從別的方面去彌補,精挑細選每一份煉材,通過精心的計算,去補充那些實力所不能達到的地方。
  這卻是周謙來到圣堂之后,教會他的。
  周謙……
  龐泓并不知道周謙的實力到底如何,但是,周謙對他的指導,每每都是一語中的,而且見識極其廣泛,有一種無所不知的感覺,但是周謙卻總是在說,真正無所不知的,是王猛。
  就這一點,龐泓和周謙有了共同語言,龐泓有時候也覺得,王猛,現在該叫宗主了,的確是無所不知,無所不能。
  所以,周謙對龐泓的栽培,也的確是花了大心思的,畢竟周真人本就好為人師,在小千界的時候,在這方面花費精力最多的除了王猛就是周謙,中千界來了這么多年。對周謙已經沒什么秘密了。
  此時此刻,龐泓再也無法壓抑住心里面的那股熱火了,憋了這么久,為的就是這一刻,轟,綠色的高階煉火突然爆漲,只見整個煉爐的煉爐陣,都浮現出來,散發著綠色的火光。
  龐泓這時將最后一點煉材投進煉爐。同時雙手打出一道道法訣,瞬息之間,眼花燎亂。
  陡然間,天地震動。
  一道云氣從煉爐之中升起,其形有若如意。寶器成型,異象橫生。
  “收!”
  龐泓猛地打出一個手訣,法隨手動,只見異象云氣一下散開,煉爐轟然大開,只見一枚黃銅色澤的古樸戒指滴溜溜地打轉,從中飛了出來。直直地落定在龐泓手中。
  異象生起時,四周一片震動,這是要出異寶的征兆,但是。這時看到龐泓手中的黃銅戒指,眾人又是錯愕。
  就這破玩意攪出了剛才的異象?
  外型,也太不講究了吧。
  周謙微笑著,龐泓還是不錯的。雖然借了巧,但是比上不足。比下措措有余。
  只是,不是所有人,都有周謙這樣的眼光。
  墨家家主當場就冷笑一聲,冷嘲熱諷說道:“誰說那是異象了,這不是典型的氣敗之象嗎?”
  不少人點頭稱得,的確,那朵氣云,起初看起來像是異象祥云,但是,后面卻突然收縮消失,的確是悶爐爆次了的外相特征。
  只能說,龐泓的煉器手法是不錯的,所以能誕生祥云,很可惜的是,龐泓未競全功,所以煉制出來的容靈戒十有**是失敗之作,至少放到這個場合當中,太失敗了。
  當然,也不能說是完全失敗,好歹有個形狀,上面散發出來的氣息,也的確是枚容靈戒。
  “估計借靈度夠嗆。”
  “呵呵,年輕人嘛,機會多得是。”
  “剛才就太緊張了,而且,狀態不是很好。”
  各大家族的家主們笑聲議論,在過去,龐泓是他們一心招攬的人才,可是現在,今非昔比,龐泓明顯和煉器閣徹底鬧翻,想要繼續和煉器閣的利益合作,明顯不能與龐泓還有圣堂再有瓜葛。
  戰淵閣嘆了口氣,他早就預料到這個結果了,不過,他也并沒有后悔,將戰家綁在圣堂的戰車之上。
  王宗正神情嚴肅,概不發言,其實誰能猜透王宗正的想法?
  孟光儒皺著眉,搖了搖頭,但這時也不能多說什么,孟家比戰家更早一步,綁在了圣堂之上,他很清楚,無論他說什么,多得是人跳出來和他反駁,以討煉器閣的歡心。
  這時,一旁傳來一陣贊嘆聲,卻是顏御器的那枚容靈戒指封印成功,伴隨著的是一陣奇光異彩,很顯然,封印術與這枚靈性容靈戒之間產生了某種法術,讓封印術能夠更加容易成功。
  “真靈之光,也只有完美的容靈戒,才能夠配合封印術產生這個效果,能夠越階封印真元獸,完美就是完美,我基本上沒有怎么出力,自然而然,就完成了封印。”
  負責封印的馭靈師笑了笑,贊嘆地說道。
  一時間,各種贊辭聲響起,顏御器在一旁淡笑的受著,千穿萬穿,馬屁不穿,更何況是有理有據的馬屁,顏御器是仙師,但他也是個人。
  至于剛剛煉制成功的龐泓,幾乎是無人關注了,一名馭靈會的馭靈師板著臉走了過來,對著龐泓說道:“容靈戒拿來,準備封印吧。”
  龐泓笑了笑,不以為意,在望城,馭靈會和煉器閣之間互相競爭,很不對付,他早就習慣了馭靈師的這種態度,將黃銅色的容靈戒指遞了過去。
  那名馭靈師接過戒指,轉過身就輕輕地翻了一個白眼,真是白癡,看到顏仙師的實力,還敢把自己的爛貨拿出來丟人現眼,如果換成他,就棄權了,這叫明哲保身。
  相比之下,王家卓猛和宋家宋一亭煉制的容靈戒,品質都非常之高,也是經由他手封印的真元獸,說實話,王家還算識相,沒有和圣堂走得太近。(未完待續)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