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23)      第991章月末(06-23)      第992章情投意合(06-23)     

圣堂855 活著的意義

龐泓離開了,煉器閣外的修士們卻迷糊了,什么意思,為什么要給龐泓送容靈戒?而且,看那兩名煉器師對龐泓的神情態度,好像有點不對勁……
  “兩位大師,里面的結果到底怎么樣了?”
  有修士不耐的上前問道。
  那兩名煉器師一怔,“消息不是傳出來了嗎?還沒說?”
  “沒有,那貨腦子進水了,第一名當然是煉器閣顏仙師,我們想知道第二是誰,兩位大師公布一下?”
  兩名煉器師明顯有點尷尬,第二才是顏仙師啊!
  “哼,我們走。”
  其中一人,冷哼一聲,拖著另外一人飛快的躲進了煉器閣中。
  尷尬,太尷尬了!
  那名問話的修士傻了眼了,他說錯什么話了嗎?怎么好像得罪了煉器閣一樣?
  這時,手執傳訊玉簡的那名修士才苦笑著公布了最后結果:“顏仙師名列第二……圣堂龐泓才是這次煉器戰之魁首……”
  語氣無奈,充滿了無法置信!
  也難怪,換誰,都不相信!
  雖說圣堂之前,爆了戰瓔珞這個大冷門,但是,之所以說是大冷門,就是因為不可能一而再的出現,可是,圣堂就做到了,又一次,爆冷!
  眾修士俱是冷汗,戰瓔珞這個冷門,還有理可尋,可是,煉器,是毫無花招可言的,更何況,之前有消息傳了出來……
  “顏……顏仙師不是煉制出了完美的靈性之戒嗎?怎么還名列第二?完美靈性之戒,不應該是一百借靈度?龐泓再怎么走運,也只可能煉出一百借靈度的容靈戒,繼續比斗更高一層的煉器,以龐泓現在的境界,那是必敗無疑的吧?”
  有修士不理智的當眾大叫起來。實在是難以置信,簡直就是在挑戰大家的智商,這完全不可能發生的事情發生了,一時間。大家心里面是異常的扭曲。
  “怎么回事!”
  “我怎么知道為什么。玉簡上面又沒寫。”宣讀玉簡的修士最無辜,被人瞪得體無完膚。
  “有內幕……?”
  “不可能。煉器閣和圣堂的關系,是人都知道,就算不敵對,敵意也很明顯。”
  就在這時。一個聲音響起。
  “是運氣。”
  就看到有資格進場的各大家族和勢力的家主長老們,從煉器閣中三兩結群的走了出來,說話的,正是走在最前面的墨家家主。
  “墨家主,運氣?怎么可能,顏仙師明明已經煉制出了完美容靈戒,一百的借靈度。怎么可能輸給龐泓?”
  “我說了,是運氣,同樣是一百借靈度,龐泓封印的木行兔。在借靈之后,恰巧精神很好而已。”
  什么意思?
  眾修士聽得一愣一愣的,同樣是一百借靈度的容靈戒,除了品階以外,不家其他區別嗎?
  完全沒聽說過啊。
  圣堂的名聲,更加瘋狂了。
  重新定義了煉器的概念,在以往被視作同級別的寶器,都可以再次劃分高低。
  還有什么比推翻舊規則,開創新規則,更加漲聲望的事情?
  在此之前,圣堂只是隱約威脅到三大會的統制,但是現在……這種威脅,已經很明顯了。
  也難怪顏御器,會當眾威脅各大家族和勢力,和圣堂走得太近,就要小心被三大會拒絕在利益圈外。
  龐泓這個時候,卻閉關了……
  說是閉關,其實,只是在睡覺而已。
  徹底開竅,龐泓一直處于一種不正常的亢奮當中,固然進步很大,但是身體明顯有所透支,周謙給龐泓現在的任務,就是任何人都不見,任何事都不管,睡覺!
  周謙稍稍有點忙,剛剛結束了煉器戰,最后一場,煉丹戰又要開始了。
  圣堂這邊確實沒有這方面的人才,所以周真人表示,他要親自上陣,用周真人的話,我就是一塊磚,哪里需要往哪兒搬。
  這個消息,很快傳了出去。
  酒鬼酒檔當中,人聲鼎沸,議論紛紛。
  “怎么又不是王猛?”
  “是啊,不過依我看,王宗主也應該有這個架子,除非三仙出來,不然絕不出手。”
  “平起平坐?不是開玩笑吧?”
  “拭目以待吧,三大戰,圣堂已經兩次奇跡了,你們說,圣堂會不會把三大戰給包辦了?”
  “不可能!”
  “怎么說?我覺得圣堂的氣勢很猛啊,嘿嘿,宗主叫王猛,還真沒叫錯,果然兇猛!”
  不遠處坐著的不老不小和老男人相視一笑,他們對三大戰沒有興趣,三仙弄出來的噱頭,想要在天下第一道場展露三大會的威風,結果反被圣堂搞得灰頭土臉,倒是有意思了。
  “老男人,你覺得那個周謙怎么樣?”
  “有點看不懂,硬要說感覺,那就是普通,太普通了,全身上下都讓人覺得平凡,仿佛過目就忘,但是……”
  老男人笑了笑,沒有再說下去。
  不老不小點了點頭,越是這樣看起來普通平凡得無趣,就越是令人覺得可怕,只是對方的年紀跟現在的狀態很不匹配啊。
  鎬京丹仙盟,此時此刻,一片肅然。
  此時的三大會,同氣連枝,馭靈會和煉器閣在各種的領域輸掉兩戰,丹仙盟自然有所反應,再輸,內褲都沒了。
  武立言,顏御器,這時也都在丹仙盟中,平時是競爭關系,你不甩我我不甩你,但似乎從諸神空間出來的,并不敵對。
  “顏兄也覺得那是運氣?”武立言問道,難兄難弟,武長老心里其實有點幸災樂禍。
  “說不清,不過,龐泓的確有天賦,可惜。腦后有反骨,投靠圣堂,不然,我倒是可以引薦家師再收一徒。”
  顏御器冷冷說道。就算龐泓是運氣。但是,結果就是。龐泓的確煉制出了借靈度一百的容靈戒,而且,借靈之后,對真元獸并沒有損傷。這就證明了實力,可惜這樣的人才卻不能為煉器閣所用。
  “呵呵,兩位,這次請你們過來,可不是討論這些的。”
  這時,一人開口說道。
  說話的這人鶴發童顏,雙眉火紅。名叫葉桐,與武立言一般,是丹仙盟的大長老,老牌煉丹仙師。由于眉毛是紅色,有個雅號,叫做赤眉仙師。
  武立言和顏御器聽到赤眉仙師開口說話,神情都是一肅,以這二人的身份和實力,竟然是對赤眉仙師露出了恭謹的神情大態度,這赤眉仙師的輩分可非同小可。
  “仙師,家師那邊,有什么消息,還請示下。”顏御器說道。
  “呵呵,自然有所安排,對你有些不滿,但也知道,只是意外而已,這是各項安排……”
  葉桐分別將兩枚玉簡,交到二人手上。
  “好了,我還有些事要做,你們離開吧。”
  葉桐對武立言和顏御器有種高高在上的態度,話語間,帶著淡淡的威嚴。
  很顯然,三大會,在世俗當中,看起來是彼此各立,甚至在某些地方還存在著劇烈的競爭關系,實際上,在諸神空間的總會上層,關系就像是一塊鐵板,只是知道的人不會對外面說,而不知道也只能看熱鬧,這是三大會統治這個世界的方法。
  而但凡從俗世進入了諸神空間加入核心,在明白這個道理之后,就更不敢反抗,也不會反抗了。
  葉桐的身份,明顯比武立言和顏御器二人要更加接近三仙。
  葉桐目送二人離開之后,微微一笑,自言自語說道:“圣堂?呵,有點意思,看來,這次的煉丹之戰,還是由我親自出手吧。”
  要是連煉丹戰都輸了,三大會就全軍覆沒,對三仙的名望,是個巨大的打擊,原本,葉桐是安排他的大弟子出手的,現在不得不親自出手了。
  圣堂有點古怪,三大戰的最后一戰,絕對不能大意,就好像是顏御器,輸得簡直就是莫名其妙,完美容靈戒都煉成功了,結果卻輸給了一只木行兔的精神狀態,而這里面蘊含的技術是馭靈會完全不曾掌握的。
  權柄越重,責任越大,葉桐固然高高在上,但是,身為三仙的代言人,三大戰若是真的全軍覆沒,責任一定也會算到他的頭上。
  第二日。
  煉丹戰開始了。
  與煉器戰一樣,各大家族和勢力,都派出了年輕一輩。
  外海修行勢力仍然名列其中,參戰的是流舒島年輕第一煉丹師舒天暢。
  來自大夏的各大勢力,對舒天暢明顯十分熟悉。
  梁顯圣到場觀戰,梁家與圣堂已經有所接觸,而梁家顯然也不在乎三大會的想法,過去,梁家自號真元獸天下第一,就已經與三大會有所舊怨了。
  這時,梁顯圣就站在周謙身旁,對周謙的感覺,以真實而論,梁顯圣,真不覺得周謙是個高手,但是,目前出現的圣堂眾,一個個都是站在世界頂點的大人物,周謙既然也是圣堂眾……應該是有特殊之處,不在乎實力,而是其他方面。
  “周兄,這個舒天暢,絕對不能小看,說是外海流舒島的弟子,實際上,是在大夏修行的第一丹道高手。”
  梁顯圣淡淡提醒一句。
  不管周謙需不需要這樣的信息,但是,這是一種梁家向圣堂發出的友好態度的信號。
  周謙微微一笑,“多謝提醒,名次不重要,重在參與,重在參與。”
  梁顯圣無語。
  這時,丹仙盟的人出場了,沒有像馭靈會和煉器閣那么大的排場,葉桐只帶著他的大弟子,流云邁步,自有一股氣勢鎮住全場,神情淡然,仿如丹仙入世。(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