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19)      第991章月末(06-19)      第992章情投意合(06-19)     

圣堂863 繼續

姬家底蘊深厚,煉丹術有著獨到的傳承,姬茹鄢可以說是將姬家丹術,發揮到小成境界,這時,一道道丹術神光,從姬茹鄢腦后如泉涌噴出,在其頭頂如同一頂華蓋一般散開,化作道道靈雨,徐徐飄落下來。
  靈雨氣息,明顯與煉丹爐中的丹藥有所共鳴,一縷清香頓時飄散而出。
  “姬氏龍云丹!”
  姬霜天目光一閃,龍云丹,雖然是低品丹藥,卻也是姬家七種神丹之一,可以瞬間飽滿精神,一定程度抵御甚至是免除心神法術的攻擊。
  但是,龍云丹也極難煉制,每一個手續,要求都細密繁瑣,現在姬家,也就老祖那個級別,還有能煉制龍云丹的丹道高手,在煉丹師方面,丹仙盟太獨霸了,姬家就算有不錯的傳承,也難以吸引到天賦過人的丹師加入皇家,靠自己培養,也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只是姬霜天意外的是姬茹鄢此時此刻煉丹的手法,和姬家丹方上,有著巨大的差別,她根本就沒有按照家族丹方來煉制,而且,還接近于成功了,所有人都忽略了這位天賦非凡的七公主,姬茹鄢可不是每天都閑著沒事的自怨自艾,有的時候壓力也會變成動力。
  王宗正,孟光儒,戰淵閣,各家的家主,也都吃驚,姬氏龍云丹他們自然知曉,心神法術,是極難防御的,不到天輪境的境界,與擁有心神法術的對手交手,那就完全是在找死,但是,龍云丹卻能改變這個局面。
  龍云丹的煉制過程,各家家主也都清楚,每一個步驟都非常繁復。但是姬茹鄢的手法卻異常之簡單,如果她真能煉成……
  或許,以龍云丹的靈效,足以與丹仙盟叫上一板了。
  看起來。這次的煉丹戰。并不會是丹仙盟一家獨大。
  倪庸看了姬茹鄢這邊一眼,丹香來得好快。這證明了姬茹鄢的實力非同小可,至少,比他上一次見她煉丹時,強大了不止一倍。
  不過……龍云丹。也并不一定能贏得此戰。
  倪庸輕輕揮手,并沒有夸張法術靈光,只是一道細細的光紋從他指尖飛出,落入到煉丹爐中,轟隆一聲悶響,仿佛丹爐當中有什么活物,想要擊穿丹爐。逃離出去一般。
  一股濃郁的異香,頓時從中升起。
  “這是什么丹藥,香氣撲鼻,而且……把龍云丹的丹香。驅離出去了。”
  “不知道,但是可以肯定,此丹的品質,必然在龍云丹之上,不然也不能驅走龍云丹的丹香。”
  “這……不會失誤煉出了高階丹藥吧?”
  “不至于,倪庸的性格沉穩,這種低級錯誤,是絕對不可能發生在他身上的。”
  “噓,宋沉用在用宋家的水云丹道大法了。”
  只見宋沉用這時遠離正在煉制的丹爐數步,凝神屏息片刻,雙手這才掏拳起式,雙肩微微一震,只見一道道水行真元的靈光從他身上浮起,化為一道水氣光球,一下落入丹爐當中。
  只見丹爐之下的爐火轟然爆開,一只火龍,從中噴涌而出,灼熱溫度幾乎要將丹爐直接融化,但就在這時,水氣光球又徐徐從丹爐當中飛出,化成一道水龍,與火龍交錯游斗,只見丹爐一邊通紅,一邊冰寒霜白,各走極端。
  “這又是在煉什么丹?”
  “看不懂,估計是新丹方。”
  外海流舒島的舒天暢目光一冷,這時也毫不示弱,伸手一爆,流舒島獨門丹道法術一道緊接一道轟向丹爐,噼哩叭啦,一道道光韻亮起,顯然正在煉制的丹藥,也毫不簡單。
  相比之下……
  葉桐長老的速度,是那么的不緊不慢,每一個步驟,每一個丹道法術,都是一絲不拘的嚴謹,只是舉手投足之間,自然有一種至理伴隨的感覺。
  這時,一些家主都將目光轉向了葉桐長老,這個時間,正是丹香升起,判斷煉制的是什么丹藥的時候,不知道丹仙盟的傳丹長老,會給大家帶來什么樣的驚喜。
  然而……
  就在這時,一名實力僅僅只是天輪境的丹道小世家的家主突然發出一聲悶哼,捂住胸脯,一下坐在地上。
  不僅中是他,另外一名也僅只是天輪境的散修修士,卻是直接噴出一口黑血……
  眾人神情大變,正疑問之間,那名丹道小世家的家主已然掙扎著站了起來,嘴里喃喃自語:“無形丹法,丹道天法,只可惜我坐井之蛙,不配觀此丹法……”
  話音落下,這名家主又搖了搖頭,便決然轉身離開了。
  眾修一臉訝然,卻也聽了明白,很顯然,傳丹長老一舉一動,都蘊含丹術天法之道,這名小家主出身丹道世家,自然想從中一悟丹法,可惜的是境界太低,最后反噬受傷,知難而退。
  一旁,眾多丹仙盟的弟子淺淺笑著,傳丹長老是什么人物,他一舉手,一投足,所蘊含的丹法道理,又豈是你們這些外道所能理解的,強解只會傷到自己。
  眾修士的目光卻又落在那名成名散修身上。
  “秦恒兄?你沒事吧?”
  與這名散修交好的修士這是連忙上前將其扶住,疑聲問道。
  “沒事,沒事……不,是有事,但是,卻是好事,我的傷,你知道的,我的宿疾硬傷,已經痊愈了。”
  “什么?你被附骨天魔釘打傷的心神……”
  “真好了,似乎是傳丹長老的丹法……”秦恒亦是一臉詭異,轉眼望向葉桐。
  丹法丹法,什么是丹法?廣而泛的來說,丹法,就是靈效,煉丹,只不過是將丹法靈效融為一顆丹藥,在有需要的時候再將這些靈效釋放出來而已。
  只要是丹藥所擁有的靈效,都可以通過丹道法術來做到。
  四周一片默然,難道真的葉桐的丹法余韻?痊愈了秦恒的舊傷宿疾?
  如果真是如此的話……
  葉桐長在煉制的。究竟是什么丹藥?有此靈效……也是低階丹藥?
  身為傳丹長老,肯定不會犯這種錯誤,這時再看向倪庸,這時也沒有人再去懷疑倪庸煉制的會是高階丹藥了。倪庸也是丹仙盟的精英弟子。接受的是丹仙盟的傳承。
  只能說,丹仙盟的煉丹術。已經超乎想象,遠遠超過了其他各個流派。
  這時,姬茹鄢的丹爐發出了一聲嗡鳴,爐頂飛開。只見三顆閃著銀色亮光的丹藥從中飛出,這時,姬茹鄢打出一套收丹法訣,將這三顆銀丹收入丹瓶當中。
  剎那間,一陣撲鼻的龍云丹香,彌漫全場。
  但就在眾人還沒有來得及反應之時,外海流舒島的舒天暢發出一聲尖嘯。砰然一聲,卻也是一套收丹法訣打出,只見丹爐大開,十二顆星光一樣的丹藥。閃耀生輝的從中飛出,收入舒天暢手中的葫蘆當中。
  “星月破境丹!”
  看到已然成型的丹藥,立刻有人叫出聲來,星月破境丹,的確是低階丹藥,卻能奪星月之光,命輪境巔峰修士,只要每三天服食一顆,連續服食三次,便可順利沖擊進入地輪境。
  而且此丹對于地輪境沖天輪境,亦有奇效,只是沒有法輪境沖地輪境那么明顯,但是,對于需要依靠丹藥突破境界的修士而言,只要有一絲提高,用命去換都是可以的事情。
  就在眾修士驚嘆外海勢力也非同小可之時,倪庸雙手微微一顫,卻是打出了一道法訣,驟然之間,只見倪庸的煉丹爐四周的光線突然一下變得黯淡下來,仿佛僅只有那片區域,被陰影籠罩了起來。
  “噬光……我知道這是什么丹了,上古暗影丹,能瞞過沖神境眼睛的上古暗影丹。”
  “這……不是絕種的丹藥嗎,丹方上的各種煉材,早就已經絕種,現場的煉材,都是常見的材料……”
  一陣喧然,竟然用最常見的煉丹材料,煉制出了需要絕種煉材才能煉制出來的上古暗影丹……
  倪庸這是煉出了逆天的節奏!
  這真正是龍爭虎斗。
  這樣的實力,隱隱約約,都有威脅到傳丹長老的程度。
  低階丹藥,最強的丹藥是什么?
  沒有定數可言,誰敢保證,傳丹長老一開始所挑選的丹藥,就會比倪庸選擇的丹藥更出色?畢竟是已然絕傳的上古丹藥被再煉出來。
  人們心中驚嘆未定,這時,宋沉用的丹爐又發出異響,只見丹爐之上的冰與火,在宋沉用的宋家丹法之下,如同漩渦一般,分化兩極,噼叭聲中,丹爐轟然沖開,只見三十六顆小指甲大小的丹藥從中飛出,這些丹藥,半邊白色,半邊赤紅。
  “是化極丹!專門解救走火入魔,每一顆……都是救命之丹!”
  “而且一爐煉出三十六顆……”
  “這……與倪庸的上古暗影丹相比,優劣難以區分啊。”
  “那要看看倪庸的上古暗影丹能出幾顆。”
  “你們這話我可不認同,外海流舒島舒天暢的星月破境丹,我覺得更強一些。”
  “呵呵,誰強誰弱,自然有鑒丹術來判斷。”
  “不錯,聽說,這次鑒丹,請來的是鐵臉盧正濱。”
  “論到鑒丹,也就只有鐵臉盧正濱了。”
  就在這時,一直不溫不火的在煉丹爐前打著煉丹手訣的周謙突然擺了擺手,也沒見到什么異景氣象,就看到煉丹爐鼎打了開來,一顆灰不溜秋的丹藥從中飛出,一下落到周謙手上。
  正與一旁梁顯圣討論著鐵臉盧正演的戰淵閣眼前這一幕,眼珠子都差點從眼眶當中掉下來,這……這是怎么回事?周謙這就煉完了?一點異象都沒有,這情形,別說和傳丹長老葉桐相比,就連幾個年輕一輩都斗不過啊。
  雖說周謙表現得很普通,有點懶散的弱者樣,但是,圣堂已經太多奇跡了,大家嘴上沒說,但是心里面卻在等著周謙發威。
  從戰瓔珞,到龐泓,無一例外,然而現在,周謙不僅沒有爆,相反,好像煉砸了,灰不溜秋的丹藥,無人能識,而且最令人啼笑皆非的是竟然只有一顆!
  一顆!
  你敢信嗎?
  怎么敢信!
  墨家家主笑了,唉,怎么說呢,前一秒,他還在想,圣堂會不會又爆奇跡,現在看來,是他得太多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