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23)      第991章月末(06-23)      第992章情投意合(06-23)     

圣堂869 半死半活

封神塔能阻擋圣堂眾嗎?
  戰淵閣恍惚之間,感覺到了戰家無限光榮的未來,戰瓔珞做了人生最重要的一個決定,也是對戰家最重要的決定。
  因為戰瓔珞無疑是圣堂重點培養的下一代圣堂眾,而且最關鍵的是,圣堂卻沒有一般門派的那種嚴苛要求。
  元家登場了,這樣的歷練機會,元家自然是不會放棄,由于火皇不能代表元家,元昊的目標立刻降低,變成了家族子弟的一次歷練。
  沒辦法,元家是知道內情的,這次第一道場不是他們的舞臺,太執著只能受傷。
  元聚火當仁不讓,一場惡戰,他的對手是化神境初期的高手,元聚火確實爆出沖神境巔峰的力量,艱難的戰勝了對手,但自己也是傷痕累累。
  贏了的元聚火沒有任何的開心,他的信心受到了嚴重的挫傷,不是來自于對手,而是來自于孟凝紫。
  孟凝紫,一個曾經跟他同一實力的,甚至比他還要弱一些,現在竟然……
  勝利了,元聚火抬起頭,有歡呼聲,不是給他的,而是旁邊場地的。
  十大禁忌團里的歲月不朽團登場了。
  登場的是一個落魄書生,對于這位奇特的禁忌團高手眾人并不陌生,……因為這家伙到處騙吃騙喝,一件破衣服當了很久也沒當出去。
  誰能想到,這騙吃騙喝二人組竟然能在十大里面排名第四。
  只是并不是所有人都對禁忌團這個名號買賬,尤其是有實力的。
  歲月不朽團的對手是一個體修組合,一看這身材就是域外的,一個純金色,一個純銀色,整個人都透著一種剛硬的物質光。體型巨大,一看就是力量型。
  馱神牯神兩兄弟。
  兩人并沒有一起上,而是馱神登場,個頭是醉書生的三個大小。
  王猛笑了笑。把大個召喚出來。對別的真元獸,這樣的戰斗用處不大。但是對大個就完全是另外一回事了。
  大個的出現還是引起了一陣轟動,畢竟是戰勝了成年帝龍的超級強者,以大個展現出來的實力,恐怕不是一般化神境修士可以企及的。
  當然王猛并沒有派大個上場的意思。圣堂的陣容可是相當的華麗。
  對王猛看來,大個正在一步一步走向成熟,總有一天會獨擋一面,他的世界可能并不在這里。
  現在市面上,三轉金角猿的價格飆升了十倍,誰知道自己的金角猿會不會也能進化成這樣的超級神猿。
  一切皆有可能!
  大個靜靜的躲在王猛身后,他知道王猛讓他看什么。
  轟……
  一邊的戰場上一聲爆響。醉書生那邊動手了,這域外的修士給了全場一個驚爆。
  一擊就把醉書生砸飛了。
  獨特的煉體之術,正面對抗,醉書生第一擊就被擊飛。
  誰也不會真把醉書生的體格當成劣勢。對于體修這不算什么問題。
  好歹是頂級禁忌團,難道傳言有誤?
  馱神相當狂傲的望著對手,捶了捶胸口,發出金屬交錯的響聲。
  “呵呵,失傳許久的定身混煉法術,沒想到到了今天還有傻子練。”
  “雖說會把自己搞的不人不鬼,但這招兒威力可不小,抵抗法術,可抵御力量,確實很麻煩。”
  “可惜,遇到了醉書生。”
  說話的是十八蝠翼和飛天舞組的修士,顯然對醉書生他們是相當了解的。
  轟轟轟轟……
  馱神的每一擊,都帶著石破驚天的力量,像是要一擊把醉書生碾死一樣。
  醉書生的身體卻像是風中的落葉,飄忽不定,任憑對方怎么狂攻就是打不到,但是觀眾們可不買賬,這丫的也敢號稱禁忌團,兩個番外的蠻子都只能抱頭鼠竄。
  醉書生顯然不在乎這些人的噓聲,自己玩的可是不亦樂乎。
  牯神一聲爆響也加入了戰團,絲毫沒有打招呼的意思,一道銀光一道金光對著醉書生發生閃電般的狂攻。
  轟隆隆隆……
  不知怎么回事,牯神擊中了馱神,馱神擊中了牯神,兩人的混煉之體乃是強防強攻,外力很難破壞,但是撞到一起,確實矛盾之爭。
  刺激之下,更是瘋狂,但是命中不斷增多,醉書生就是不斷的搖晃飄忽,相當的瀟灑。
  但是大多數修士還是不買賬,相比其他禁忌團,這個有點遜色,結果馱神和牯神確實自相殘殺,就把自己給打廢了,沒多久兩個人只能面對面趴著喘粗氣了,身上出現了數十條裂紋,都是自己給打出來的。
  醉書生聳聳肩,掃了掃衣服,回到自己的位置,“怎么樣,我表現不錯吧?”
  不老不小翻翻白眼,其他人立刻跟他拉開距離,凌鈴無奈的搖搖頭,“你啊,從來都抓不住重點,所有人等著你一拳搞定,你非顯擺。”
  醉書生撓撓頭,“啊,不是吧,我還特地展現一下步伐,就是為了我們團隊爭光啊!”
  只可惜曲高和寡,能領會其中妙處的又有幾人?
  醉書生的每一步,張揚都死死的盯著,因為兩人非常像,不是同一種節奏,可是進階之后的張揚,在此看到這樣的技法,卻產生了極大的沖動,那步伐太精妙了,給他打開了全新的世界。
  這是基礎,他可以在此基礎上創造出屬于自己的力量。
  王猛給了他一個可能,一個機會,站在力量的巔峰上。
  這就是圣堂嗎?
  張揚笑了。
  大個看的很認真,身體時不時的還會有節奏的晃動著,他正在處于狂熱的成長期,人類的技法都會被他吸收,當以他的力量使出來就是改天換地了。
  忽然之間,競技場響徹著驚天動地的歡呼聲。
  因為,圣堂要登場了。
  不知什么時候。圣堂成了無數鎬京人的驕傲。
  當年桀驁不馴的王仁才,浪子回頭,成為傲視天下的王猛,這種反差。在這一刻。反而成就了神話。
  這是鎬京的驕傲,大周的驕傲。
  姬瑾兒也歡呼雀躍。一個勁兒的往上跳,姬霜天沒法勸,因為父皇已經默許了,除非圣堂和王猛沒那么實力。
  面對強大的圣堂。對手并沒有敗退,因為他們依然有實力沖擊,在他們看來,最強的對手依然是木皇和雷神,其他人……
  御魔團對陣圣堂。
  敢自稱這種團的,多是禁忌團,圣堂一上來就遇上強硬對手了。
  御魔團的三個修士身披黑袍。這年頭,出來混,敢穿黑袍的都是高手啊,基本上算是高手的徽章了。
  在他們看來。即便是木皇什么的,也不過就是頂著個名頭。
  圣堂這邊派人上了,所有人一驚,不是木皇、不是雷神,甚至不是周謙和幽冥教教主,而是……張揚。
  元聚火雖然有傷,但依然沒有退場,他不想退,他看著,每一個重要的場面,這對他非常重要。
  倪庸等人也是一樣,在第一道場,也許沒有他們的舞臺,但是,年輕一代有年輕一代的舞臺,雖然沒那么大的目標,卻也戰出自己的風格。
  雖然不知道孟凝紫有什么奇遇,但激發出圣像,孟凝紫已經提升了一個臺階。
  張揚來到場上,迎接他的依然是歡呼聲,在鎬京,張揚可是號稱婦女之友,人氣可是相當之高,狂放的性格自是受歡迎。
  張揚感受著這個氣氛,他知道,這樣的地方,給他機會并不會太多,他要把握每一場。
  對手御魔團還在決定拍誰上,張揚笑了,“你們一起吧,否則一點機會都沒有!”
  御魔團的三個人一愣,周圍的觀眾可是潮水般的呼嘯聲,大家喜歡這種囂張的家伙,要來就來點有挑戰的。
  御魔團本來還沒什么想法,也不想跟一個小嘍啰浪費時間,但這么一鬧,也是臉面難看。
  “好大的口氣,小子,你能從我手底下走過十招,就算你本事了。”
  御魔團走出一人,劍修,但是并沒有動劍的意思。
  張揚無所謂的聳聳肩,“一會兒輸了別怪我沒提醒你們。”
  了解張揚的禁不住捂住了頭,這家伙的癲狂病又犯了,跑到第一道場上發瘋,他也不看看對手是誰。
  御魔團的劍修于燎對這種年輕狂妄的修士可沒任何憐憫之情,劍勢起,澎湃的真元浩浩蕩蕩的壓向張揚。
  張揚,張開了雙臂,目光都不在對手身上,對于一個見識通天神威的他,對于這種氣勢的壓制已經毫不在意了。
  威壓源自于內心,張揚的內心毫無疑問是強大的。
  骨子里,他是永遠不服輸的。
  于燎瞳孔收縮,自己的威壓對一個年輕修士竟然一點用處都沒有?
  真元上漲,籠罩張揚,張揚身上沒有任何的反應,甚至沒有抵抗,目光緩緩定在對手身上。
  “就這點水準嗎?”張揚淡淡的說道,太差了,太差了!
  對手太差了,他自己也太差了!
  多么渴望,能跟那樣的對手一戰,時間啊,若是給他十年的時間,他絕對有一戰之力!
  不甘心!
  于燎大怒,長劍光芒四射,驀然,一道道劍氣殺向張揚。
  張揚的頭猛的一樣,驀然一聲爆響,地面砰的一聲,身形瞬間消失,陡然之間來到了于燎的面前。
  此時的張揚,須發飛揚,他心中的不敢和渴望,通通釋放出來。
  “殺!”
  撞碎劍氣,一拳轟下。
  他是體修,狂放的體修。
  于燎念動劍訣,展開劍屏,速度相當迅猛,但張揚的拳已經下來。
  嗡……轟!
  地面炸裂,于燎已經被放平了。
  彈指間,敵人灰飛煙滅。
  誰說這是禁忌團的舞臺,他,張揚偏偏就不服!(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