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23)      第991章月末(06-23)      第992章情投意合(06-23)     

圣堂87 重視

王薄當大喜,“祖師請放心,我們一定全力以赴!”
  “嗯,索明這孩子是個可造之材,天賦不能說有多出眾,但很專注,很堅定,也是個可靠之人,值得大力培養一下,你好好把握。”
  “弟子明白,不瞞師祖說,我這里也就這么一根苗了。”王薄當說道。
  “是嗎,是你眼拙,有眼不識金鑲玉!”
  雷霆說道,其實他冷靜下來也不著急了,既然索明說是他的朋友,那說明十有八九就是雷光堂的弟子,前一段時間前輩還曾經來過雷光堂,說不定就是因為這個弟子。難道他跟前輩有什么淵源?
  王薄當撓撓頭,實在不知道祖師想說什么。
  雷霆也不點破,“我的事兒,你就不要管了,把雷光堂體修調教好,再給我丟人,下次見面我就把你捶成餅子!”
  “弟子明白,弟子明白!”
  王薄當知道,雷霆這是把他當自己人了,他們下面這些做長老的,如果沒祖師提攜指點,基本上也就到頭了,現在的王長老深深為自己當初主動承擔雷光堂體修長老之職感到慶幸,誰都不愿意來這個破地方,而他覺得,萬一哪天雷霆想起了雷光堂,說不定他就有機會了。
  現在熬了這么多年,老天爺終于開眼了。
  雷霆思索了一下,沒有想辦法追問,事關那位前輩,而且雷霆深悉那位前輩的性格,跟他有關系的人,要慎重,既然已經跟索明說了,如果他想見自己肯定會開口。
  等雷霆他們一走,索明哪兒還有心思鍛造,立刻奔向王猛的住處,還讓影雕觀察有沒有人跟蹤,其實雷霆要跟蹤他,就是一百只影雕也沒用。
  找到王猛的時候,王猛正和靈犀玩耍,這靈犀沒跟著自己倒壯了,跟著周楓吃好的喝好的,這樣下去說不定能進入六轉。
  見到索明神經兮兮的樣子,王猛禁不住一笑,“出什么事兒了,天塌了啊?”
  索明倒是一臉的嚴肅,“老大,你認識雷霆祖師嗎,就是我們體修的祖師,他今天到我那兒看到你打的那把劍,就想要找你。”
  王猛聳聳肩,搜索了一下記憶,根本不知道雷霆是誰。
  “不認識啊,我怎么可能認識,你怎么說?”
  “我說要征詢你的許可,奇怪的是,祖師竟然答應了,說你愿意的話可以找他聊聊,說什么故人淵源的,我聽不懂。”
  “哦,可能是認錯人了吧,別大驚小怪的,他要再問起來你就告訴他,他是我們圣堂的祖師,沒問起來就算了。”
  王猛前世的記憶中能記住的人有限,淵源?就算有,也跟現在的他沒什么關系。
  不管怎么說,若是索明能得到雷霆的青睞倒是一件好事兒。
  送走了索明,王猛也靜下心來,前世的一些事兒說不定能帶到自己身上,有好事兒,恐怕就有麻煩,相比他幫助過的,恐怕得罪過的更多吧。
  神格解封之前,真的盡快提升力量,五行丹這東西王猛了解過,并不是具體的丹方,五行體本就罕見,當初的妄天自是不用操心,魔神教人才濟濟,僅次于半神的丹修都有,也促使妄天一路高升。
  五行丹雖然沒煉過,但以錘煉自己的五行之力是任何一個小圓滿之后的修行者都必須做的,王猛所要煉的木之精丹藥就是要匹配自己的五行之木的特點,這個還真靠不得別人。
  有了這一感悟,王猛也抓緊了培元功和爆引訣的錘煉,已經十三層的他,只要再進一步就可以準備丹藥了。
  別看王猛平時好像吊兒郎當的,其實對于修煉的節奏把握得爐火純青。
  修行可不是天天閉門造車就行的,他擁有的多,表面上看應該很容易晉升,但恰恰相反,他更要注意節奏,穩扎穩打,基礎決定了他的未來。
  周楓也回總堂了,對王猛當然說是回去處理些事兒,但實際上周楓是回去得瑟了,丫的,被盧韻那娘們諷刺了好多年,這次總算到了揚眉吐氣的時候了,爺們要翻身!
  同樣回去的雷霆也心情大好,閉關?閉毛的關啊!
  他也在等百寶堂會,這次好好的露臉,無論那小子是誰,既然要參加百寶堂會,就有機會展現一下,前輩選中的弟子,絕對不會有錯,而且還在雷光堂,這次要大大的露臉!
  同樣心情不錯的還有六大祖師之一的趙天龍,趙凌萱這孩子越來越懂事了,這幾天很努力地在沖刺著二十層,他趙家的弟子中,只有自己這曾孫女最優秀,其他例如趙廣只能說可以,將來當個長老是夠了,可能比趙雅能好些,但要繼承趙家衣缽,成為祖師還差了些火候,趙天龍把希望都寄托在趙凌萱身上。
  家族在圣堂體系中一個特殊的存在,密不可分的同時,又有獨立的榮譽,但前提是,必須有祖師在位,否則,家族必然漸漸消亡。
  以他的功底,再活個半甲子不成問題,但必須為趙家培養好繼承人,就如同李家出了李天一,他們趙家有趙凌萱。
  “啟稟祖師,趙廣求見。”
  趙天龍睜開眼,“讓他進來吧。”
  沒多久趙廣進來,雖然來過幾次,但是每次見到祖師,也是趙家主宰生殺大權的存在,趙廣依然有點心顫,但是他知道,趙天龍最討厭軟弱的人。
  “弟子趙廣叩見祖師!”
  趙廣依照嚴謹的大禮叩拜。
  趙天龍淡淡地點點頭,“起來吧。”
  “謝祖師。”
  趙天龍的目光如刀一樣掃過,他看人跟看一起法器一樣,是不是可塑之才,逃不過他的眼睛。
  趙廣在年輕一輩中還算湊合,如果沒有趙凌萱,趙天龍可能只能選他,但有了趙凌萱,他只是個備選,而趙天龍忌諱內部爭斗,所以一開始就把位置定好,選擇權只能在他心中,當然孩子們可以通過努力來證明。
  “什么事,說吧。”
  “啟稟祖師,這次百寶堂會,我想邀請您參加!”
  趙廣開門見山,富貴險中求,他知道自己并不被看好,但他從不認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