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24)      第991章月末(06-24)      第992章情投意合(06-24)     

圣堂870 風云際會

他要試試!
  也許他沒有十年,但是既然碰上了,就決不能放過。
  他是張揚!
  “你們兩個是要一起,還是一個一個來!”
  兩個御魔團的修士對視一眼,怎么也沒想到這個年輕人竟然也是化神境初期的修為,而戰斗力這么兇猛,兩人都沒看清動作。
  修為只是個基礎,力量是需要技法發揮出來的。
  馬甜兒微微一笑,“他跟以前的你有點像。”
  “不是吧,我記得我可是走低調路線的。”王真人會心一笑。
  “甜兒姐姐,少爺以前是什么樣子?”婉兒好奇的問道。
  “破壞王。”周謙說道。
  “周謙,少造謠!”王猛默默婉兒的頭,其實也是感嘆命運,當初他在婉兒體內確實留下了一點神識,并沒有指望太多,但就是這一點神性給了婉兒第二次生命,幽冥教教主確實要施展幽冥傳承,只不過這傳承卻是以婉兒的體質吸收力量,把力量過度成溫和的,然后提供給她,可是承受了混合力量的破壞,婉兒的身體也就廢了,卻沒想到神性關鍵時候發揮作用,幽冥教教主的法術被逆轉,結果自己成了爐鼎。
  當然最后一刻,她還是選擇了保存幽冥教,促成了這個傳承。
  只可惜,婉兒的性格始終不符合幽冥教教主的要求,成不了恨遍天下男人。
  御魔團的另外兩個劍修一起上了,而且相當謹慎的跟張揚拉開劇烈,一個牽制,一個攻擊,顯然是把張揚當成了勁敵。
  張揚的身形在劍陣中搖擺,享受著對方的攻擊。享受著這戰斗。
  瞬間就來到了對手的面前,雙目爆睜,獨屬于張揚的豪邁氣場橫掃而出,對手身形為之窒,一聲暴殺,對手的真元防御直接被轟爆,應聲飛出,而那身形如同行云流水般讓過了攻擊,直接切入另外一個劍修的身前。
  一肘非常順暢的轟出。
  倒地。
  真正的體修。每個部位都是武器。
  張揚環顧四周,發現了醉書生,伸出了右手,直指醉書生。
  第一道場歡呼聲震天,這才剛開始。似乎就有恩怨上演了。
  “哈哈,窮酸,年輕人已經迫不及待的取代你了!”老男人笑道。
  “這年輕人有沖勁,嗯,我很看好。”不老不小說道。
  醉書生無語了,“你們兩個有沒有搞錯,跟誰一伙兒的啊!”
  “唉。我們是實在人,看看人家,年輕有為,有潛質。這次多大,就化神境初期了,你那時候還在打醬油吧。”
  不老不小調侃道,醉書生聳聳肩。一張嘴說不過兩張。
  “這小家伙不錯,剛才的步伐里面頗有你的神韻。”
  凌鈴說道。難怪圣堂敢讓張揚上,確實有兩下子。
  張揚選定了對手,若是有機會,他一定要跟醉書生再次交手,這次,他可不會像以前那樣隨隨便便就被擊倒。
  年輕人需要的就是激情!
  熟悉張揚的人,可是著實被張揚嚇了一跳。
  他們是很清楚張揚的力量的,張揚沒這么強,怎么可能這么強?
  孟光儒目瞪口呆,“張揚竟然能拼成這樣?”
  孟凝紫搖搖頭,“他連一半的實力都沒用出來。”
  孟家的人,有種吐血的沖動。
  “凝紫,王猛對你們做了什么?”孟光儒有點不敢相信了,怎么會有這樣的存在。
  “我也不知道。”
  孟凝紫也不知道,現在兩人距離近了,卻感覺更遠了。
  這就是強大之后的代價,有的時候無知一些,可能更開心一些。
  怎么努力,都無法靠近的差距。
  閻洛奇臉上帶著古怪的笑容,一反常態,一貫喜歡高調的他,在整個第一道場的第一和第二階段,幾乎消失了,而實際上,這第一道場能有今天,他至少有一半的功勞。
  金皇等人都很平靜,無論張揚怎么表現,都不是他們這個級別,他們等待的是三大會的反應。
  第一天的資格賽就相當激烈,卻也沒出什么冷門,十大禁忌團也都展現了相應的實力,而且在前面這種程度也看不出高低。
  只是家族實力確實遭受了重創,他們都想在第一道場揚威,結果都成了陪襯,禁忌團的實力不可撼動。
  一般來說,那些專心于修行的修士多數是不會對家族的招徠感興趣的。
  第二天資格賽依然繼續,場面也是火爆異常。
  飛天舞組是由十八蝠翼出場,對手也是禁忌團,五個化神境散修組成的隊伍無敵魔神團。
  面對五個化神境高手的圍攻,十八蝠翼使出了名動天下的斷空十八點殺。
  力修的神奇絕技,直接點殺了五個對手。
  一戰動天下,為真正的禁忌團正名。
  這讓無數對十大實力產生懷疑的修士心存敬畏。
  能進入十大的,才是真正的禁忌。
  四皇組的對手直接棄權了,四皇的實力不像其他禁忌團需要驗證,他們已經戰斗多年了。
  排名第二的禁忌團,半死半活團出場的是天瞎,他只是上來,然后下去,對手就全掛了。
  驚悚的力量。
  根本無法反抗。
  擋在禁忌團面前的一切都要被搬開。
  中千界戰的如火如荼,在大千界,戰斗也沒停止過。
  無限美景的夜鬼海,海不是海,是城,這里是大千界暗黑世界的一個據點,販賣著各路情報和資源,只要開得起價,就一定有人敢接。
  一個格格不入的年輕修士來到了熱鬧非凡的鬼塔,但是他一進入,立刻熱鬧就變得安靜下來。
  坦白說,游蕩在夜鬼海這樣地方修士,參差不齊,而且在這個圈子里是不講規矩的,像這個年輕修士這樣招搖的,確屬罕見,因為他穿著一身白衣,在黑色為主基調的地方,簡直就是找死。
  不遠處吊著一些人,卻沒人敢動手,而這個年輕人也毫不在意,臉上帶著似笑非笑的表情,像是在游覽野鬼海。
  大宗派的弟子行走大千界,都有一個準則,那就是不要進入野鬼海這樣的城市,這是在大千界殘酷制度下行程了另外一個世界,另外一種秩序,他們有他們的生存方式,只有那些走投無路的修士才會到這種鬼地方生存。
  那里的生存法則更殘酷。
  這樣的城市一般也都存在于一些奇特的地方,比如夜鬼海,只有夜晚,一到白天就是霧蒙蒙的,鬼哭狼嚎,若是隨意行走很容易失蹤。
  但凡這樣的地方都有一個鬼塔。
  年輕的修士來到了鬼塔,鬼塔整個都籠罩在幽光之中,毛骨悚然的嘯聲在這里更是像伴奏。
  鬼塔里的熱鬧因為這個年輕人的到來而被打斷。
  年輕人直接來到柜臺前。
  “我要打聽一個人。”
  負責夜鬼海鬼塔的是一個溫和的中年人,胖乎乎的,個頭不高,非常可愛,叫做元好問,綽號什么都好問。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