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20)      第991章月末(06-20)      第992章情投意合(06-20)     

圣堂871 第三圣堂眾

“呵呵,朋友,鬼塔無所不能無所不知,只要你開得起價。”
  元好問非常好客。
  年輕人點點頭,“我想知道妄天是否還活著?”
  頓時,整個鬼塔里面變得一片死寂。
  妄天,這是個禁忌的名字,當年魔神妄天,橫行大千界,人擋殺人,神擋殺神,無人能擋,在強者如云的大千界,妄天可謂是前無古人了,圣魔邪三大都要避讓他的魔威,半神連續被殺,簡直是噩夢。
  但終究,妄天遭遇了莫山,一個逆天邪神,這次莫山真的逆天了,兩人在斷天涯一戰堪稱大千界最驚艷的一戰。
  最終莫山敗亡,妄天不知所蹤,之所以知道莫山敗亡,是因為妄天回過魔神教,但不知什么原因,再度消失,而魔神教失去了妄天的庇佑,樹敵太多,才開始衰落。
  妄天的蹤跡成了謎題,有傳說妄天已經成神,也有傳說他是受了重傷躲起來閉關了,當然也有人說,其實莫山并沒有死,妄天在等莫山歸來。
  各種傳言,也有人試圖尋找這位大千界的最強者,若是得起傳承,將又是一個獨一無二的存在。
  找妄天的不是第一個,但眼前個年輕輕的家伙是想做什么?
  最關鍵的是,元好問竟然還笑瞇瞇和他聊,千萬別被元好問的外表騙了,但凡能負責鬼塔的,不一定是最強的,但絕對是所在地最狠最毒最不要臉的。
  “小兔崽子,你是什么東西,敢問魔神的事兒!”
  無論妄天是什么情況,但他確實是勝者為王的大千界的傳說,從沒有一個半神能強大到那個地步。
  年輕人慢悠悠的轉過身,一步步走向剛剛叫嚷的修士。
  “你是在和我說話嗎?”年輕人笑道。
  “尼瑪。老子還要拿你下酒!”高大的魔修爆吼道,瞬間全力出手,與此同時,跟他一桌的兩個魔修也同時出手。三路合擊,完全沒有任何征兆。
  年輕人似乎傻眼了,竟然沒有反抗的動作,三人同時命中!
  但是最奇怪的事兒發生了。強橫的力量轟在年輕人的身上竟然沒有任何反應,而三個人像是黏住了一樣。
  緊跟著面色大變,因為他們的命格竟然不受控制的涌入對方的體內。
  在大千界,命格是生存的唯一。從沒聽說過有任何一種功法可以吸收別人命格的。
  三人軟軟的倒下,連掙扎的能力都沒有,周圍的修士如同見了鬼一樣連忙散開。在這個世界上最可怕的不是死亡。而是失去命格,沒了命格就一切都沒了,生不如死。
  這三個人沒有死,但是失去了力量,恐怕連夜鬼海都走不出去。
  活著,恐懼,才是最可怕的。
  年輕人微微一笑。環視眾人。
  而這一刻,所有人都意識到眼前這個年輕人是誰了!
  當今大千界,名頭最響亮的圣魔——明人!
  下界瘋狂,上來三波破壞規則的家伙,一伙是眾,一伙兒是星盟眾,但這些都在其次,最可怕的就是明人。
  他可以一夜屠城,又可以釋放數萬命格拯救一個沒必要的村落,一群如同豬狗一樣的弱者。
  自從出現在大千界,就被各大勢力爭搶追殺,但無人能從他手中逃脫。
  他是罕見的圣體——圣光魔坍體,這種圣體已經數千年沒有出現過了,更別說是從下界上來。
  一般像圣光魔坍體,各大勢力是根本不會給他成長的機會,直接扼殺在搖籃中,但此人顯然沒給任何人機會。
  元好問臉上依然是笑哈哈的,一點沒有意外,在看到明人第一眼的時候就認了出來,只是不會說,總會有找死的人,先看個樂子再說。
  “圣魔大人大駕光臨,鬼塔蓬蓽生輝,這個消息免費奉送,魔神活著!”
  鬼塔里面靜悄悄的,都望著元好問,心里大概都是翻天覆地,魔神竟然還活著,還在!
  明人微微一笑,“找到他!”
  “呵呵,大人請稍等,我先把小事兒處理處理。”說著元好問把門關了。
  臉上還是那謙和的嚇人,但是下一刻,無數針管一樣的東西從元好問身上爆射而出,瞬間秒殺了屋內的所有修士,管子一股一股的,很快屋子里只剩下兩人和一堆干癟的死尸。
  “讓大人見笑了,這些消息確實不方便外傳,鬼塔無所不知,我們是根據客人的級別辦事兒。”
  元好問笑瞇瞇的說道。
  “你們有什么條件?”
  “鬼塔可以負責幫您找魔神的下落,只是我們的交易的條件是,我要知道,眾和星盟眾要等的人究竟是誰,還有您找魔神做什么?”
  明人淡淡的望著元好問,元好問這個殺人如麻的主兒竟然也感到渾身冰冷,下意識的后退一步。
  “咳咳,圣魔大人,我只是提個建議,鬼塔向來只做生意,不牽扯任何勢力紛爭,您就算殺了我也沒用。”
  圣魔殺的人五花八門,誰都不懼,自是不會在意鬼塔的威脅,只不過要辦事兒的話,卻不是實力強就行的,元好問依然笑瞇瞇的。
  問明人要資源什么,對鬼塔沒有價值,而他們得到的情報自是可以從其他宗派那里得到更多更多。
  明人的目光中多了一點期待,“我們等的是一個人,只不過目的不同,至于妄天,我是要在那個人上來之前,殺了他。”
  元好問舔了舔嘴唇,不知怎么有點興奮,他自覺自己的興趣就挺特別的,但是眼前的圣魔大人更特別,他感覺到了要殺魔神的時候,明人有一些興奮的波動。
  “圣魔大人,這活,我們鬼塔接了,請您等候消息。”
  元好問恭敬的說道。
  “怎么找你們?”
  “這個您放心,無論您在哪兒。我們都能找到。”
  明人點點頭,轉身離去,元好問忽然問道,“圣魔大人。可以問個問題嗎?”
  明人停住腳步,元好問說道,“為什么?”
  “寂寞。”
  參加第一道場大戰的修士數量要比第一階段第二階段多太多了,前兩個階段頂多就是預熱。而在這一階段,來自中千界的修士幾乎都比撬動出來了。
  戰斗也異常的激烈,越是這樣,各大家族也是卯足了勁兒希望搶占一個名額。但現在看,即便是殺出資格賽都是件很困難的事兒。
  三大會也亮相了,作為中千界最強的勢力。三大會聯手在外界看來就是不可戰勝的。三仙當然沒有露面,出戰的是一個名字叫做莊志東的修士,也沒什么名頭,看起來三四十歲的樣子,表現中規中矩,化神境的實力,戰勝了對手。卻也沒有太華麗。
  顯然在之前的戰斗,這些實力強橫的勢力并不打算提早揭開底牌。
  四皇組這邊,火皇露臉了,火皇的個性向來喜歡熱鬧,也是禁忌高手里面最不介意的,戰斗的過程也無比輕松,輕輕松松,四皇組就拿下一場勝利。
  十大禁忌團中,轟天團是唯一的兩人組,一男一女,但的看起來也就三十,體格魁梧,臉上始終帶著一種陽剛霸氣的笑容,女的二十多歲的樣子,留著一個長長的大辮子,身材非常的矯健,皮膚泛著健康的色澤,很是誘人。
  轟天團第一次亮相的對手是滄海域外的修士炎爆組。
  炎爆組是三個渾身通紅的修士,炎木、炎修、炎輪,一看就是五行之火的修行者,而且修行到了相當高的程度。
  望著所謂的十大禁忌團,可沒有任何怯場的意思。
  “這一場就讓我來吧。”舞火微微一笑,輕輕甩了一下辮子。
  轟天點點頭,舞火輕松一個翻身跳到了臺上,炎爆組的修士也上來一個。
  舞火笑著搖搖頭,“三位一起上吧。”
  還別說,并不是所有的修士都一定要占便宜,“先戰勝我再說!”
  炎輪的聲音很沉,充滿了一種燃性,一旦靠近似乎連空氣都要燃燒起來。
  轟……
  真元迸裂,熊熊的五行之火轟轟烈烈的燃燒起來,炎輪的雙手出現了兩個巨大的紅色半弧狀的武器。
  “久聞中土修士口氣大,小姑娘讓我見識見識你的本事!”
  弧月刀嗖的一聲旋像舞火,舞火輕松一讓,弧月刀呼嘯而去,炎輪嘴角泛起一絲冷笑,一會兒,那互相聲越來越響,炎輪的手猛然一抖,打出一串首印。
  驀然間漫天圓弧,熊熊烈焰布滿全場。
  “鐮刀收割!”
  弧月刀帶動著火焰徹底籠罩舞火,一連串的暴擊直接炸的斗場轟鳴聲不斷。
  炎輪升空,嘴角的笑容變得舒心起來,這就是中土嗎,也沒什么大不了的。
  噌……
  火焰中,一個火紅的身影騰空,舞火還是那樣青春靚麗的笑容,“還是在玩火的階段,這種程度是傷不了我的,你們三人一起肯定有陣法,說不定還有點機會,我也想見識一下滄海老頭的弟子這些年到了什么程度。”
  炎輪的表情驀然凝固,一副不可思議的樣子,“你認識家師?”
  “炎滄海還沒死吧,看你們的功法應該是他的徒子徒孫,大概一百多年前,我們交過手,他難道沒跟你們提起過我?”
  舞火笑著說道。
  炎輪目瞪口呆的想了一會兒,瞬間臉色大變,臺下的炎木和炎修也竄了上來,“你就是不知火的舞火?”
  “怎么不像嗎?”
  三人面面相覷,在他們印象中,不知火的舞火應該是一個超級恐怖的壯漢,但……竟然是一個如此可愛的女子,這反差實在是太巨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