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23)      第991章月末(06-23)      第992章情投意合(06-23)     

圣堂874 強勢晉級

力修是什么,只是修煉身體嗎?
  錯,力修一樣是深奧的修行方式,他的技法的要求更高,這不是修行一個功法就能解決的。
  這是源自于全身的武器。
  無所不能!
  狂殺的一輪攻擊氣勢如虹,卻愣是連張揚的邊都沒摸到,一招落空,張揚雙眸爆睜,雙手驀然一個擒拿。
  狂殺一愣,猛然收力防御,可是力道卻用了一個空,張揚完全是虛招,一拉一推,狂殺一個趔趄,空門大開。
  此時的張揚如同猛虎下山,一拳直接切入中門。
  “殺殺殺殺殺~~~~~~~~~~~~”
  瞬間,晃晃悠悠的張揚如同爆裂的猛虎,一拳接一拳的轟在狂殺身上,不帶一絲的間歇的,每一擊都在連環,變幻著角度和位置,務必不給對方喘息的機會。
  瞬間爆出八十一套連擊,最終狂殺的真元防御硬生生被一個差了自己兩階的后輩砸開。
  一擊鎖喉帶骨,狂殺翻滾著摔了出去。
  張揚的身體從傾斜中硬挺拉直,一個回酒扣杯的姿勢。
  而且霸道到沒有趁勢追擊。
  這一情況一下子掀翻了在場所有鎬京人的激情。
  鎬京八圣,本就屬張揚最接地氣,傲氣張揚卻又不失真誠的個性,最受鎬京人喜歡。
  狂殺站起來吐了口唾沫,掉了兩顆牙。
  作為橫行蠻荒的魔修,怎么也沒想到會在這種地方吃虧。
  “小子,你這是自己找死!”
  嗷~~~~~~~
  狂殺的雙眸變得血紅,身體的血管開始膨脹鼓動,魔氣彌漫,手也開始變形。血紅的利爪彈出。
  狂魔**,瘋狂嗜心!
  噌……
  地面一爆,狂殺已經來到了張揚的前面巨大的爪子抓向張揚,張揚一擋。但狂殺的爪子一口。直接抓住了張揚。
  “小子,你還嫩的很!”
  狂魔**并不是瘋狂。瘋狂的外表下,狂殺變得更冷靜,把殺戮的本能發揮到極致。
  轟……轟轟轟~~~~~
  張揚的真元直接被掐滅,被狂殺當棒槌一樣在地上砸來砸去。
  緊跟著一腳朝著張揚的頭部踩了過去。
  轟……
  張揚的身體直接陷入了地面。狂殺狂笑著朝著張揚的心臟掏了過去。
  血魔心法需要補心,強者的心,年輕的心,無疑是最好的補充。
  砰……
  一個圓溜溜的東西,擋住了爪子,張揚的身形一滑溜了出去。
  摸了摸自己的臉,“丑鬼。打人不打臉,你不知道老子是鎬京的婦女之友嗎!”
  狂殺微微一愣,嘿嘿一笑,“小子。你很有趣,還有什么招兒都用出來吧,否則就只能帶到地府了。”
  “你知道,這世界最瘋的東西是什么嗎?”
  “少廢話!”
  “是酒啊,人生如夢,酒里乾坤!”
  張揚拍開了酒壇,酒,酒鬼酒,一醉萬年!
  清澈醇香的酒入身體,一壇子,當真看的全場不少酒鬼饞蟲都快出來了。
  這一醉萬年乃酒鬼三大極品之一,常人喝都喝不到啊。
  醉書生心都顫了,真是浪費啊,還是禁不住咽了咽口水,高手的形象其實也很有限。
  啪~~~
  酒壇粉碎,張揚的身形一晃,露出暢快的笑容,真元微微一撐,轟然漲開。
  狂殺冷笑一聲,殺向張揚,“上路酒喝完了,把心拿來!”
  轟……
  張揚沒有閃避,硬接一擊,兩人幾乎同時后退,而這瞬間,第一個展開第二輪攻擊的竟然是張揚。
  張揚的步伐搖搖晃晃,卻瞬間來到狂殺的面前,狂殺的爪子直接拿向張揚,卻被張揚恍惚的讓過,緊跟著一拳命中。
  這一擊看似緩慢,張揚自己也是一個后仰,但緊跟著的攻擊,卻像是彎弓射箭一樣,閃電一樣殺出。
  轟轟轟轟轟~~~~~
  暴擊之中,張揚的真元在身后形成了巨大的影像。
  圣像!
  酒里乾坤圣像!
  這是張揚的世界,我心張揚!
  暴殺!
  狂殺畢竟真元要強勢,生死關頭,硬借了張揚的攻擊,一口血噴出,開始還擊,但是攻擊再度落空,而張揚的攻擊他卻躲不過去。
  張揚搖搖晃晃跌跌撞撞,卻像是在自己的乾坤世界中行走,攻擊時而搖晃時而迅若閃電,打的狂殺昏頭轉向。
  瞬間,一個個殘影出現,忽然之間疊加在一起,一連串爆響結束。
  張揚已經退到了十步之外,狂殺的身體僵硬,嘴角露出獰笑,“真元不足嗎,我……”
  剛賣出一步,身體發出一連串的爆響,數個大洞爆開。
  “這上路酒是為你喝的。”
  噗通,狂殺的身體頹然倒下。
  這是張揚的成名戰,人們是不會吝嗇歡呼聲的。
  “下一個是誰!”張揚指著蠻神教的人。
  “我來!”
  肅血上了,劍指張揚,“我要用你的魂魄點燈!”
  “蠻神教的屁話都挺多的!”
  話音一落,張揚已經出手了,他很清楚,真元有限的情況下,不能過于消耗,要速戰速決!
  肅血冷笑,血煞劍上的環嗡嗡作響,如同鬼哭狼嚎一樣,劍訣起,一個四方的陣法把張揚困在中央,無數的冤魂咆哮而出,張牙舞爪的撲向張揚。
  力修遇到邪法是最難對付的,肅血也是殺機濃重,他要整死這個小混沌。
  驀然,血煞陣一聲爆響,張揚不知怎么沖了出來。
  酒里乾坤至剛至陽,萬邪不侵,這些蠻荒的修士還不是不懂啊。
  張揚一把抓住了血煞劍,不給對方施展的機會,同時直接縮向對方的喉部。
  肅血哪兒想到會這樣迅猛的變故,這像是久經沙場的修士才能做到的。
  驀然最張開,一把紅色的小飛劍射向張揚。
  兩人都是近在咫尺,張揚的鬼步讓了一下,卻沒有完全讓開,但是停止攻擊可不是張揚的風格。
  依然是把肅血的脖子打斷,而他的胸口被紅色的飛劍劃破。
  張揚的傷口并沒有愈合,能讓體修受傷,這肅血的攻擊而已不是鬧著玩的。
  張揚的臉上浮現了一層紅光,但是很快又被壓了下去,恢復了平靜的張揚望著對手。
  “你們可以一起上了。”
  你能想象嗎,一個年輕的修士,在干掉了兩個化神境高階的修士之后,竟然還有這種膽量。
  張揚指的人中包括了蠻神教教主蒼煌,他這是要挑戰七絕了!
  全場沸騰了,越來越多的修士開始關注這邊的戰場,誰能想到張揚真要逆天了,連續戰勝兩個強力對手,向七絕發起了挑戰。(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