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25)      第991章月末(06-25)      第992章情投意合(06-25)     

圣堂875 圣堂眾威武

蒼煌冷冷的望著張揚,他顯然是不會答應的,以他的身份和地位,三打一,贏了也是輸,這種愚蠢的事兒,他可不會做。
  荒陌自是知道蒼煌的心意,微微一笑,“年輕人,恐怕已是強弩之末了吧,這種激將法是沒用的,不過我很好奇,你真有辦法對付我們嗎?”
  張揚眉毛一挑,“少廢話,今天就是爺揚名立萬的一刻,一個還是一起,隨你們便!”
  暴云冷笑,“死鴨子嘴硬,你以為肅血的本命誅魂劍是用來看的嗎!”
  張揚面色不變,“我呸,這是第一道場,不是你們蠻荒野場,嘴皮子功夫沒用,爺今天就是拿你們練手了,要戰便戰,不戰就痛快點認輸,爺就大度的放過你們了!”
  張揚鼻孔朝天,絲毫不把對手放在眼里。
  “張揚是不是太過了,這能行嗎?”
  戰瓔珞疑惑的說道,她沒想到張揚會強大如斯,但就算有圣像,面對這么強大的對手……
  “他是在玩命了。”馬甜兒微微一笑說道。
  玩命?
  為什么,以他的實力戰到這個地步完全可以退下,讓給其他人了,圣堂擁有如此強大的力量,何必呢!
  戰瓔珞不懂,倪庸等人就更不明白了,他們已經被張揚展現出來的力量震驚了,但卻沒想到張揚竟然這么不理智。
  激怒對手是沒有什么好果子的。
  荒陌和暴云來到臺上,“既然你這么想死,我們就送你一程。”
  荒陌和暴云自然知道張揚應該是想玩命,越是這種時候越要小心,兩個人肯定要比一個人保險。
  張揚看了一眼蒼煌,知道蠻神教教主是不會出場了。眼前兩個對手就是一定要戰勝的。
  轟隆……
  張揚還沒等反應,就已經被荒陌踢了出去,而暴云冷笑,法訣一點。一道道轟雷對著半空的張揚一陣狂轟亂炸。
  張揚的反應還是遲鈍了!
  肅血的詛咒正在發揮作用。身體正在變緩慢,可是卻沒有意識到。
  連斬蠻神教兩員大將。蒼煌可是相當的不開心。
  張揚使徒反抗,但是一切反抗都是徒勞的,圣像剛一出現,立刻被打爆。
  這就是一個化神初期敢向兩個化神高階高手挑戰的下場。
  何況他已經是強弩之末。
  狂妄是要付出代價的。
  荒陌和暴云像是在戲耍對手一樣。把張揚從地上打到空中,又從空中打到地下,力修的身體就像是一個活靶子。
  蒼煌斜著眼睛望著王猛這邊,這個時候就算王猛想認輸都不行了,連折兩員大將,張揚是必須死的。
  圣堂這邊兩極分化,戰瓔珞等人著急的如熱鍋上的螞蟻。而王猛、馬甜兒等人卻是非常的平靜。
  孟凝紫靜靜的望著戰場,也許,在曾經的朋友中,她是唯一能明白張揚心情的。
  自卑和渴望融合在一起。這是任何一個接觸到圣堂眾,都會產生的感覺。
  她是女孩子,可能還好一些,但張揚是男人,而且是同一類型的。
  他是多么多么的渴望!
  渴望,跟圣堂眾一樣。
  那是突破一個又一個極限之后形成的王道霸氣。
  這才是真正的強者,所應有的,不是膚淺的力量,那是超越力量之上,超越意志之上的,一種最玄的東西。
  轟……
  張揚被重重的拋在地上,他的一直胳膊已經被折斷了。
  蠻荒修士崇尚殘忍和殺戮,這種方式不是針對張揚,而是針對圣堂眾。
  荒陌和暴云是在挑釁圣堂眾了,他們在等圣堂認輸,然后在認輸的時候把張揚殺掉,讓對手陷入矛盾的內心后悔。
  而他們則是享受這種快感,但圣堂那邊似乎很麻木,根本不在意張揚的生死似得。
  “小子,看來人家根本沒把你當成自己人啊,天賦不錯,若是你加入蠻神教,今天就饒你不死!”
  蒼煌開口了。
  坦白說,他喜歡張揚這種個性,這種人太適合蠻荒法則了。
  張揚胸口的傷痕正在擴大,顯然詛咒正在奪去他的力量。
  張揚搖搖晃晃站了起來,臉上還是那放蕩不羈的笑容,“你不懂啊,這才是自己人的認可,今天一戰,我,張揚,就是圣堂眾!”
  張揚又拿出了一壇子酒,這是外人根本喝不到的。
  酒鬼酒秘傳——兄弟!
  僅剩的左手掃開壇子,酒在沸騰在跳躍,鮮紅的如火焰。
  一壇酒下肚,酒壇炸裂,張揚的左手在胸口一拍。
  真元轟然燃燒起來,空氣仿佛凝滯了。
  殺!
  張揚的身形驀然消失,瞬間全場出現無數個張揚。
  酒里乾坤萬醉拳!
  無數的身影徹底包圍了兩人,同時發動攻擊,每個影子的攻擊方式都不一樣,而且還是連環的。
  暴云和荒陌全力防御,但每個攻擊一接觸就有一種灼傷感。
  跳動爆裂的真元明明要比他們弱一些,卻蘊含著一股子執拗,一定可以戰勝!
  嗡~~~
  兩股殛爆沖天而起。
  真元散盡,三個身影都顯得破破爛爛,表情都是僵硬的。
  荒陌和暴云一臉的難以置信,他們,聯手竟然擋不住一個年輕人的法術。
  力修法術!
  這都是什么玩意啊。
  荒陌和暴云頹然倒下,但是那一刻,竟然有一絲的欣賞。
  蠻荒出瘋子,他們也喜歡瘋子。
  瘋狂,他們不知道張揚為什么瘋狂,但是張揚的嘴角卻留下一絲苦笑。
  他離圣堂眾還是差了一線,他有盡頭,但圣堂眾沒有盡頭。
  這是為什么?
  張揚的身體緩緩的倒下,他是多么渴望,真正的成為一名圣堂眾。他想達到那些人的標準,想和他們一樣,他可以把生死置之度外,但到了這一刻。依然是鴻溝一樣的差距。
  一個身影出現在場中。扶住了張揚,把張揚緩緩的帶到場邊。
  沒人阻止。沒人說話,因為扶張揚的是雷神索明。
  來到中千界,索明并沒覺得這個世界有什么了不起,盡管它在位面上比小千界高。但那又如何,這里的修士太脆弱了。
  張揚算是唯一能入法眼的。
  “圣堂眾不是一朝煉成的,小子,你很可以!”
  索明把張揚交給了周謙,周謙笑瞇瞇的擺弄著張揚的骨頭,雖然欠缺了點火候,但用周真人的話說。孺子可教啊。
  放下張揚的索明回到場中,“圣堂索明,誰來指教!”
  蒼煌的身影出現在場中,“索明。身為堂堂七絕之一,何必聽命于一個毛頭小子,加入我蠻神教,副教主的位置就是你的!”
  有的時候二貨見多了也有抵抗性,索明平靜的望著蒼煌,不得不說,張揚這小子的血性點燃了索明。
  “三招能擊倒我,算我輸!”
  這就是索明的回答。
  這時,大家才明白一個道理,張揚在圣堂眾里真是算低調的。
  同為七絕之一,索明這口氣當然牛大天了,讓蒼煌都禁不住怒極而笑。
  “圣堂眾還真敢點火啊,蔑視天下英雄嗎!”
  “索明在七絕中只能算后輩,這口氣也真逆天了。”
  “但愿實力也能逆天。”
  “嘴巴狠是沒用的。”
  蒼煌拿出了他的絕世神兵——荒錘!
  這是號稱蠻荒第一神兵的存在,乃是上古兵器,是蒼煌在一個遺跡中找到的,并發現了一套匹配的錘法,可引動天地之力,修行一甲子,奠定了他雄霸蠻荒的地位。
  到了今天,依然沒有人能撼動他在蠻荒的地位,而在這第一道場上,真是活見鬼了,都把他當成了路人。
  金色的荒錘上鐫刻著一道道復雜的不知名的符號,這并不是屬于千年來的傳承,而這股可以接天地的力量卻可以被蒼煌操縱。
  荒錘輕輕一動,晴天一聲悶雷,瞬間,烏云籠罩了第一道場的上空,天空暗了下來,而荒錘則散發著燦爛的光芒,不斷的有咒符閃爍飛出,在空間中飄蕩。
  七絕之間的對抗,放在以前絕對是重頭戲,這可不是一般的化神修士能比的。
  蒼煌望著自己的荒錘,嘴角泛起傲然的笑容,一錘在手天下我有!
  轟然發出,一錘轟向索明的頭部。
  轟……
  荒錘直挺挺的砸在索明的身上,地面炸裂,所有人驚呆了。
  索明傻了嗎???
  竟然連這么直接的攻擊都沒躲過?
  索明的頭緩緩抬起頭,“一招!”
  蒼煌目瞪口呆,雖然只用了五成的力道,但也沒有瘋子敢硬接啊。
  這他娘的難道是不死之身?
  所有人都在議論紛紛,注意力都集中在蒼煌身上,索明的霸道也吸引了不少禁忌團。
  就算是禁忌團的人,恐怕也沒多少敢硬解蒼煌的荒錘吧。
  蒼煌深吸一口氣,對手竟然不閃不避讓他三招?
  這他娘的是把他當成三歲小孩了?
  真元爆裂,荒錘光芒四射,天空一連串的轟鳴,
  荒錘陡然變成了十數米的超巨型金錘,猛然砸向索明。
  轟……
  爆裂的波紋炸開,但是索明紋絲不動,一只手就接住了蒼煌的進攻。
  手一彈,荒錘驀然被彈開,索明聲音一沉,“第二招!”
  蒼煌踉踉蹌蹌的后退,他怎么也沒想到,這世界上竟然還有這種打不死的怪物,他已經用上了八成力道,對方竟然這么輕松就接了下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