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23)      第991章月末(06-23)      第992章情投意合(06-23)     

圣堂881 妖孽補加更3

“鄢雨月是這么說的,她在闖冰原邪窟時,我恰好逃……路過那里,幫了點小忙,聊了會天。”
  林靖皓說到這里,微微一嘆,聊的內容,九成九,都是在說王猛,等待就是一種寂寞,寂寞往往讓人變得不像自己。
  就像李天一與他,兩個人,若不是變得不像自己,又怎么會結伴而行,又怎么會有如此的話可以聊?
  李天一點了點頭,心中騰起一團火焰,總覺得,要在王猛飛臨大千界之前,做出一點什么出來。
  此時,不休城。
  不休尊者失去了神器,雖然隱秘,但是,在高手眼中,卻是一目了然,不休城不再有神器鎮壓,不休尊者也身受重創。
  一場激變,正在醞釀。
  入夜,無數高手,駕馭著各色劍光沖入不休尊者的尊主府中。
  不休尊者怒了,“什么人,敢闖本尊府邸,不想活了?”
  “哈哈,不休老兒,沒有了神器,你算哪根蔥?快出來讓爺賜你一死,死在爺的劍下,也算你死有榮光了。”
  一道沙啞的聲音發出難聽的笑聲。
  “沙行劍!原來你還沒死!”
  “你不死,我怎么敢先死?”
  沙啞的聲音變得陰狠起來,“這些年,你仗著神器,打殺了多少劍修?今天,就是你贖罪之日。”
  “呸!大家都是邪修,談罪論贖,你也有臉?”不休尊者怒道。
  “想拖延時間?殺!”
  沙行劍眼中一狠,卻是看穿了不休尊者的打算,想用說話拖延時間,創造逃跑的機會。
  上百劍光,化作百道長虹,凌厲滅殺之威,一下轟向不休尊者的居住。
  轟隆……
  不二尊者破開房頂沖了出來,半人高的身材,爆出一道道凌烈的火舌,“死!”
  一道宏法法訣,只見無數火舌,分別卷燒向那百道劍光。
  “沒有了神器,你就是個命格一萬的渣啊,去死!”
  噼啪一聲,沙行劍身上猛然一爆,一把圣像長劍從他腦后飛旋升起,兩萬命格之力,在上面流轉凝聚。
  “殺!”
  不二尊者眼角抽搐,一萬命格?他原本有更多,但是,在風林火山禁地……
  嘆了口氣,面對沙行劍比他強絕一倍的攻擊,這時,他只能閉目待死。
  但,就在這時,一道更加兇殘的力量,從地下升起。
  轟隆!
  宏法圣像,卻是一尊數十丈高的巨大的法像騰空而起,對著沙行劍所化的虹劍圣像一拳揮擊。
  沙行劍臉色劇變,虹劍圣像一個扭曲,卻是險之又險的避過了這巨大法像的拳頭。
  “邪拳陰河,你這是什么意思!”
  “奇心宗辦事,無關者退散。”這時,一道冰寒的聲音傳來。
  沙行劍臉龐扭曲,今天是殺死不休尊者的最好時機,錯過今天,就再難有如此好的機會。
  但是,奇心宗,乃是三派六教十二宗之一,大千界鐵律之一,絕對不能惹上這種龐然大物,不僅僅是自己必死無疑,任何你認識的人,與你有關系的人,甚至那些無意中和你打過招呼的陌生人,都會遭到滅絕。
  惹上三派六教十二宗,便是如此的殘酷,哪怕背后有再大仇恨,這時也只能忍住。
  大千界盛傳一句話:三派的滅門,六教的魂燈,十二宗的狠狠狠。
  一連三個狠!
  足以讓人明白,絕對不要惹十二宗的人,三派還只是滅個門,六教也只是抓住本人點魂燈,折磨萬世,但是十二宗的狠,是沒有底限的。
  沙行劍轉身駕駛劍光,便飛遁離去,上百名劍修,也都四散而去,竟然不朝一個方向離開,顯然是深深忌憚奇心宗。
  不過,得救的不休尊者的臉上卻并沒有開心的神情。
  “尊者。”
  轟。
  一道綠煙,從空中炸開,從中走出兩人。
  一人,正是之前爆發宏法法像圣像的邪拳陰河,身材削瘦,與其數十丈的法像圣像,完全是兩個極端。
  另一人,卻是名年輕修士,星眸劍眉,身姿飄逸,一頭長發披散開來,隨風而動,隱約可見黑色魔氣,纏繞其上,無窮魔威,不怒自威。
  不休尊者見到這名年輕修士,臉色扭動了幾下,最終,卻是上前拱手彎腰,一禮到底,“見過奇心宗少宗主。”
  今天之前,除非奇心宗宗主親至,不然,絕對不會有什么好臉色,一個少宗主而已,但是,此時此刻,失卻神器,又身受重傷,不休尊者只能卑躬屈膝。
  奇心宗少宗主,姓宗名玉,這時,微微一笑,“尊者,何必如此大禮,宗某此來,對尊者可沒有任何想法,只是想知道……林靖皓的下落。”
  “這……”
  “尊者的神器,難道不是被林靖皓所破?尊者尾隨本宗長老何耀光之事,可是被本宗耳目看得清清楚楚。”
  宗玉的聲線平淡,但是,其話意中的威脅之意,卻是令不休尊者心中森冷發寒。
  “破我神器者,并非林靖皓,而是另有其人。”
  “哦?”宗玉眼睛輕輕一動,示意不休尊者繼續說下去,高高在上的姿態,油然而生。
  不休尊者低下頭,不敢讓人看到他眼中的不忿,便將當時與李天一交戰的情形一一道出。
  “一劍?”
  “不錯,只用了一劍,便破滅了我的宏法烈日圣像。”
  “這人是誰?”宗玉眼中露出興趣的神情。
  “此人……自稱是圣堂李天一。”
  “呵呵,據聞,不休尊者追蹤本事,在整個大千界也能排上前十,不如,尊者替我帶個路?”
  “這……”不休尊者心中敲鼓,奇心宗惡名在外,與奇心宗合作比與虎謀皮還要更加可怕。
  “怎么?難道尊者不想報仇?”
  金川靈原,這里是一望無際的草原,大地蒼茫中泛著一縷縷金色的光輝。
  這些金光,是一種名為金川的小草,金川靈原,正是因為這種小草而得名,金川草,是煉丹中和藥性的上佳材料。
  不過,一眼望去,看起來到處都泛著金光,實質上,想找到這些惹火的金川草卻并不容易,那些金光,是這些金川草的偽裝,順著金光而尋大多數時候只會無勞而返。
  胡靜在這里……卻是例外。
  一拔一個準,這已經不知道是第多少把金川草了。
  這讓在一旁帶路的修士許樂加看得嘴都合不攏了,奇跡,這真是奇跡。
  胡靜淡淡地看了大呼小叫的許樂加一眼,其實,她并不需要什么引路帶路,不過在進入金川靈原之前,一時順手,從一群窮兇惡煞的修士手中,將許樂加救了出來之后,許樂加便硬是要用帶路金川靈原的方式來報答胡靜。
  據許樂加所言,他之前之所以會惹上麻煩,全是因為他擅長尋找金川草,有著一套法門,對方是想強奪他的法門。
  很顯然許樂加以為胡靜是來尋找金川草的,來金川靈原的修士幾首沒有不是因為金川草的。
  越行越遠,胡靜無聊的時候,就拔幾棵金川草玩玩,在她想來,這種煉丹材料,等王猛來了,或許對他有用。
  漸漸地,許樂加也視若無睹了,還能怎么樣,他那點尋金秘法,根本就報答不了別人相救的恩情。
  許樂加是個一根腦筋的人,讓他有恩不報?這么無恥的事情,他干不出來。
  然而一直無所事事也讓許樂加有些沮喪,他這算什么報恩?
  “仙子……你聽說過最近最火熱的圣堂眾和星盟眾嗎?現在他們又多了一個稱謂,飛升眾,從小千界飛升上來的這些家伙,沒有一個是弱者……”
  “不過,我總覺得傳聞有夸大,可能是因為圣魔明人太強了,所以讓大家都以為飛升眾都強,其實,以謬傳謬了吧……”
  “據最新傳聞,無論是圣堂眾,還是星盟眾,都在等一個人,也不知道在等誰……”
  許樂加只能用一些新消息,來暫時打發一下心中的沮喪,看仙子的神情,似乎有些意動,應該是沒有聽說過這些消息。
  正說得起勁,陡然間,許樂加眼睛一亮,終于找到了他跟在后面的意義,清咳一聲,上前叫住了胡靜,說道:“仙子,再向前,就是金川靈禁,我們還是換個方向前進吧。”
  胡靜微微點頭,“你可以回去了,辛苦你了。”
  什……什么辛苦了?
  難道,仙子一開始,就是打算去金川靈禁?
  而不是來找什么金川草的?
  “還有事?”
  “沒……不過,仙子,你可知道金川靈禁,之所以被稱作‘靈禁’的原因?”
  “嗯?”
  許樂加搔了搔后腦,勸說道:“靈禁當中,有無數強大的禁獸,命格三萬以上的高手進去,都是九死一生,只有六萬命格的強者,才有一定把握活著回來。”
  胡靜一笑,“沒關系。”
  “仙子,你沒聽懂我的話,靈禁中的禁獸,最弱的,也有神獸血脈,而且,一旦發生戰斗,這些禁獸會像人類一樣聯手……”
  “謝謝。”
  許樂加愣了愣,難道……這位仙子有六萬以上的命格?
  這……
  可能嗎?
  命格,在大千界,是衡量實力的最常見方式。
  命格能有三萬,就能雄霸一方,超過六萬,就能建宗立派,達到九萬,就是站到了大千界的頂層。
  “仙子你是……什么人?”
  許樂加呆呆地問道。(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