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20)      第991章月末(06-20)      第992章情投意合(06-20)     

圣堂885 它只是個猴子

其實就算是白胖子等人都不會真的明白圣堂,外人無論怎么打聽,得到的結果就是更加的神秘。
  而作為核心人物的王猛卻依然沒露面。
  在小千界,一個盛會正在進行,對于趙凌萱來說沒有什么比王猛的回應更重要的了。
  這意味著傳說,意味著神的力量。
  星盟令發往小千界的每個角落,各大星盟成員的宗主聚集圣堂。
  對于一些修士感覺到了王猛的回應,這個消息也傳遍了星盟,當然大多數人覺得是不可思議。
  能得到這個回應只有極少數的人,而且多是圣堂弟子。
  此時圣堂附近的通明城當真是人滿為患,傳送陣的光芒閃爍不斷,來自各個小千界的修士不斷的涌入,雖然夠資格參加的只有各大門派的掌門宗主,但并不妨礙其他修士參與的熱情。
  一年一度的星盟大會,因為王猛的回應而讓一些發生了變化。
  數十年的時間,小千界也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圣堂精神統治者小千界,培養出無數精英的修士,這些修士在自己的小千界開花結果,成就榮耀。
  雖然中間經歷了一場動亂,但最終平息,趙凌萱坐穩了星盟盟主的位置,但每個修士心里都清楚,小千界實在是太大了,隨著擴張依然沒有盡頭,星盟成員已經擴展到一萬多個小千界了。
  可是,趙凌萱畢竟不是王猛,她很強大,也是公認的小千界第一修士,但第一修士只是個人,王猛當年是滅殺天下,一人之力可傾盡小千界。這完全是兩回事。
  隨著新小千界的加入,一些強大的實力并不愿意臣服于星盟,臣服于圣堂,分久必合合久必分,有些種子早晚是要發芽的,只是礙于圣堂的威名,和眾多的弟子,一時之間也沒人敢正面對抗。
  但,任何強大的崩潰其實就是一瞬之間的事兒。
  “你們說這事兒是真是假,修真界萬年歷史中從來就沒有飛升的還能回來的。”
  “法則的力量是絕對的。無人可以打破,這些年來冥盟的人越來越強大,已經形成了對星盟的壓力。說不定這也是星主的招兒。”
  “冥盟的十大冥王據說可都是堪比當年圣堂眾的高手,而且越來越不服星盟的管理了。”
  “冥域本就是一個強大無匹的小千界,當年是震懾于王猛的力量,無人敢鬧事,但時代不同了。王猛最終還是成神的,圣堂榮耀維持了這么多年已經不容易了,坦白說,時代是要更替的。”
  “唉,說實話,我還是喜歡圣堂。圣堂給了無數修士希望,尤其是天賦不那么好的修士。”
  “話是這么說,但修真界向來強者為尊。除了圣堂弟子,其他走過場的,真要出危險的時候還真不一定靠譜,我話撂這里,錦上添花人人都會。雪中送炭可就難咯。”
  “也是,圣堂這種培養模式。本就是吃力不討好,據說冥盟也派精英弟子臥底圣堂好多年了,底子摸得清清楚楚。”
  看似風平浪靜,但何嘗不是暗流涌動。
  修真界本就沒有安寧,在經過了這么多年的大發展,一些小千界力量確實很膨脹,已經具備了挑戰圣堂的力量。
  這也無怪趙凌萱,這就是自然規律,到了今天這個位置,經歷了風風雨雨,趙凌萱已經可以淡然處之。
  只有圣堂的人才知道,那回應并不是幻覺,絕對不是!
  那是王猛在呼喚他們!
  飛升之路被關閉了,但是趙凌萱和圣堂弟子心里卻明白,王猛和胡靜他們不會拋棄他們,而趙凌萱他們更相信,別人一定不行,但王猛一定可以!
  時間,哪怕是天荒地老也要等待下去,一定會到來。
  在圣殿之內,趙凌萱一干圣堂核心都已經到了,他們這些天一直在想辦法回應王猛,但卻杳無音訊。
  相隔位面,其實趙凌萱他們也不知道該怎么做,唯一想到的就是虔誠的呼喚,可是依然沒有效果。
  趙凌萱召開這次大會,是想借更強的力量試試,無論是否能成,她都不會放過任何一個可能。
  更多的修士,更多的呼應。
  “宗主,冥盟十大冥王都到了。”張良說道。
  趙凌萱點點頭,“靜觀其變。”
  意料之中,星盟內部也分三大派,一部分是親圣堂的,當年一起戰斗過的小千界,比如潮汐小千界等等,也有中立派的,當然也少不了有野望的。
  星盟御前會,只有一百零八個席位,是從一萬多個小千界的無數門派中挑選的最強門派的代表。
  經過這么多年,排名也發生了一定變化,有新型力量起來,也有傳統力量下去。
  但無論什么時候,太陰門都是圣堂最堅定的支持,這種圣魔結合,一直到現在都是修真界的傳說,而王猛和太陰門之間的事情也都是傳說的一部分,太陰門弟子一直堅守著這一點,無論發生什么事兒都固執的站在圣堂這一邊。
  在龍族和凈土封閉退隱的時代,圣堂失去了強有力的外族支持,內部的力量顯得尤為重要了。
  而無幻魔宗現在已經跌落到前十開外,若是龍魔林靖皓知道,不知道會不會哀傷,當然無幻魔宗的衰落跟他也不無關系,這家伙太不務正業了。
  冥教是目前的正印第二位,冥教教主冥無常也是現在星盟的第二實力者。
  在趙凌萱進來的時候,所有的宗主站起來行禮,趙凌萱點點頭示意眾人坐下。
  “兩個時辰之后,就是祭天大典,各位宗主可準備好了?”
  冥無常微微一笑,“星主大人的命令,我等當然是謹小慎微,早就準備好了,只會有驚喜!”
  趙凌萱波瀾不驚的看了一眼冥無常,淡淡的點點頭。
  接下來就是安道詳述一些事宜,眾多宗主也在等待最近沸沸揚揚的前星主事件,但問題是,凡是感覺到的,都是跟圣堂關系密切的門派。
  在圣殿之外,云霧散開,護山大陣打開,從山頂綿延到山腳,以及環繞著整個圣山的空中,無數的修士,來自各大小千界的宗主。
  而圣堂九大堂,所有的圣堂弟子也都恭敬的等待著這神圣的一刻。
  大典在即,趙凌萱靜靜的等待著,直到十二聲鐘聲響起。
  圣殿大門打開,趙凌萱走了出來,一縷光芒應下,萬千的歡呼聲直沖云霄。
  此時無數的傳送大陣正把影響傳送到各個小千界,見證這盛大的一幕。
  在歡呼的陣容中冥主冥無常嘴角也帶著淡淡的笑容。
  多么美麗的女人啊,很快這所有的一切都是他的了。
  風水輪流轉!
  硬撼圣堂和星盟,都是愚蠢的行動,時代已經變了,那種發動叛亂從里打到外的事兒簡直愚蠢透頂。
  只有實力和聲望積累到一定程度,就一樣的有機會。
  在趙凌萱出現之后,無數的陣法,一道道圣光從天而降,炫目華麗到了極致,而在這一切繁華之中,趙凌萱卻只有平靜。
  她的心思早就不在這里,她提前大典,一切都是為了那一絲渺茫的機會,所有的圣堂眾也都知道。
  就在趙凌萱準備開始的時候,最前面的冥無常忽然上前一步。
  “天下之主,有能者居之,本尊冥教教主,冥盟盟主冥無常,借此大典,向圣堂宗主星盟盟主趙凌萱挑戰!”
  一語天下驚!
  誰也沒想到,冥無常會這種時候像趙凌萱發起挑戰,圣堂眾臉色大變。
  冥無常嘴角卻帶著淡淡的笑容,冥盟乃現在星盟內部的第二大實力,這跟當年極道盟一樣,星盟并不是唯一的,內部也存在其他的聯合體。
  地位上冥無常有資格,剩下的就是實力了。
  “冥無常,你算什么東西,也配跟星主交手,先過我這一關再說!”一位身材修長的宗主平靜的說道,并沒有把冥無常放在眼里。
  敢這么說話的,無疑是星盟排名第三的太陰教教主于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