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19)      第991章月末(06-19)      第992章情投意合(06-19)     

圣堂89 攔路拉客票


  恐怕是到了反擊的時候了,排名第一的分堂所能得到的可是其他分堂望塵莫及的。
  作為百草堂的弟子,張良除了搜集情報,也通過自己的關系網倒賣些靈草,最近雷光堂的靈草和礦石的需求量直線上升,增幅是各分堂最大的,據說為了百寶堂會在精心準備。
  張良確實搞不懂雷光堂的狀況,就那么莫名其妙地贏了橫山堂,可是總的來說,橫山堂的大意是失敗的主因,而百寶堂會是展現各堂底蘊的時候,這不是臨陣磨槍就行的,真不知道雷光堂會制造出什么熱鬧。
  因為現在雷光堂的人來的好多。
  “那邊,那邊,別亂了,丹、符、兵器什么的都要分開。”周謙說道。
  正指揮著一幫師弟們分配布置會場。
  雷光堂的位置是最差的,但一點也沒有妨礙弟子們的熱情,跟其他分堂冷靜有序面帶驕傲不同,……雷光堂這邊像是趕集一樣。
  解開心結,拋棄那毫無價值的自卑心,百寶堂會對雷光堂的弟子就像是節日。
  “周師兄,我們的符是不是前面一點。”一個師弟擠眉弄眼的說道。
  “你這小家伙,讓給體修,據說雷祖師要來,我們要有犧牲精神。”
  “唉,什么時候我們符修也出個祖師啊。”
  “就等你了。”
  “呵呵,等我還不如等周師兄。”
  眾人一陣大笑,周謙也搖頭,自己還真進入角色了,上了賊船想下來就不太可能了,最關鍵的是,他自己還樂在其中。
  “啊,張小江呢?”
  “師兄,張師兄和柳師姐去打探其他分堂的情報了。”一個弟子說道。
  周謙一愣,無奈地搖搖頭,這也行,明明是戀奸情熱,柳眉也是雷光一枝花了,打破頭都想不到,她竟然喜歡張小江,而且還是倒追,無語啊,這世道變了,審美也變了。
  胡靜聞言露出一絲淡淡的笑容,她也為張小江高興,兩人是朋友,但不存在那種感覺,張小江的喜歡更多的是被胡靜的優雅和善良所征服。
  當柳眉勇敢地做出表白時,用周謙的話,就是干柴烈火、奸夫淫婦、天雷勾地火,一發不可收拾!
  在胡靜沒來之前,柳眉雖然大大咧咧,為人豪爽,但是在眾雷光弟子中間人氣相當之高,也有不少人追求,但都沒有下文。
  當然張小江也不差,人緣特好,能說能干,只是柳眉倒追張小江有點無法接受罷了。
  雷光堂熱鬧得跟集市一般,卻并不影響其他分堂的節奏,道光堂的場子是最大的,位置也最好,位于整個堂會的正中心,其他八個分堂只能依照座次排位。
  在圣堂,或者說在圣修的體系中,排位和地位是極其嚴格重要的。
  道光堂在布置的時候是不允許其他分堂的弟子參觀的,這是規矩,歷年如此。
  靈隱堂這邊,李天一望著一眾師兄弟在忙碌,自己在那里玩劍,劍在手指尖不停地跳躍著,反正他是想不明白,大家為什么會對百寶堂會這么在意。
  明人則帶著弟子們一起搬東西,這就是靈隱堂的大師兄,如果你不認識,真能把他當一般的弟子。
  飛鳳堂……還沒開始就已經人山人海了,為什么干活的都是些男弟子呢???
  飛鳳堂是純女弟子的分堂,這些爺們從哪兒鉆出來的。
  “師姐,這個放哪里?”
  “師妹,這個擺這里行不行?”
  男修們那是一個熱情,看樣子給自己堂內做事也沒這么熱情,也就怪了,以他們的實力,根本出不了什么汗,怎么一個個都汗流浹背,赤裸著上身,恨不得把自己全部有魅力的地方都展現一下。
  在一眾熱情男弟子的幫助下,飛鳳堂布置得最快。
  在內室,楊穎和飛鳳堂的四朵金花則在商量著未來幾天的計劃。
  “百草堂和御獸堂這次照例會開拍賣會,張良傳來的消息是,有好貨色。”
  游雨晴說道。
  “百草堂和御獸堂年年如此,但真正的好東西又不見他們真的拿出來拍賣,就會用那些次等貨色糊弄我們。”
  舒柔搖搖頭,“百草堂和御獸堂應該是為整個圣堂服務的,結果現在等于為他們自己服務。”
  百草堂擁有的仙山和御獸堂擁有的馭靈谷,其實都是圣堂整體的資源,但漸漸的就劃歸分堂所有,說實在的雷光堂也沒爛到那個程度,無論哪個分堂擁有這樣的資源都可以吃老本。
  楊穎笑了笑,“別抱怨了,他們也有他們的打算,總堂認可這種形式自有道理,我們需要做的是提高自己,換個角度,百草堂和御獸堂的弟子戰斗能力差,也是受到了這些資源的拖累。”
  “拖累,我倒是想有這種拖累。”萬芳華說道。
  “芳華,大師姐的意思是說,正因為有這樣的資源,修行的動力就小了,很多時候都會有惰性。”
  高丹丹笑道。
  “呵呵,丹丹說的好,道光堂、靈隱堂、仙源堂一直霸占著三甲,可這三堂卻也沒有資源優勢,從建立九分堂機制以來,占據資源優勢的分堂就從沒獲得過首堂的位置。”
  楊穎說道,在圣堂歷史上,除了道光堂,靈隱堂、仙源堂、雷光堂、飛鳳堂都曾經問鼎過首堂。
  “唉,雷光堂淪落得也太快太厲害了。”高丹丹無奈地說道。
  在雷師祖的時期,雷光堂風光無二,什么分堂都要靠邊站,體修弟子的數量一時之間也成了圣堂最多,簡直就是無敵的象征。
  興衰成敗是規律,但雷光堂一跌就跌到了谷底。
  “雷光堂差不多也要觸底反彈了。”楊穎說道,她對雷光堂和橫山堂的堂戰印象深刻。
  “大師姐很看好胡靜啊,不過她畢竟還年輕,以后怎么樣真不好說,最關鍵的是,雷光堂的弟子太薄了。”游雨晴還是不看好。
  想要反彈,哪兒有那么容易。
  “啟稟諸位師姐,道光堂的劉心語來了。”一個弓修女弟子進來說道。
  楊穎點點頭,算算時間也差不多了,寧志遠作為年輕一代第一人,擁有這個權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