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23)      第991章月末(06-23)      第992章情投意合(06-23)     

圣堂890 吞噬加更

千峰宗。
  這里一片詳靜,一千座山峰,佇立于此,方圓萬里,都是千峰宗直屬,每座山峰,都有著獨特的修行傳承,正中,是三十六座上峰,高高聳立,鶴來云往,時時可見有駕馭劍光寶光的修士,在峰與峰之間飛來去往。
  千峰宗,已然傳承千年之久,一直以來,都是大千界中的超級宗派,山門之外,有十余座小城,城中亦有凡夫俗子,辛勤勞作,卻都是在為千峰宗的修士服務。
  有種植低階靈植的靈植城,也有專門開采靈石的石城,更有為千峰宗修士家族所建的聚族城,還有招收弟子的弟子城,林林總總,這里的一切,都是圍繞著千峰宗運轉。
  此時,弟子城中,又迎來一群弟子,這些弟子形形色色,服飾各異,大多都是十五以下,都是千峰宗的外門弟子,最遠,來自大千界的海疆城,距離千峰宗,即便是駕馭飛劍,一刻不休,也要飛上十天十夜才能抵達。
  萬里迢迢,來到千峰宗,便是為了求一個入門機會,哪怕是進入千峰宗中最落魄的下下峰,在大千界,也是值得夸耀的事情,僅只要配上“千峰宗弟子”這個名號,哪怕實力低微,在萬千修士勢力當中,也要受到敬仰。
  弟子城中,外門弟子的家人們,形形色色,并非全都隸屬千峰宗,而是有著這樣那樣的關系人脈,才能將門中弟子送到千峰宗外門,得到這一次甄選內門弟子的機緣。
  這時離甄選曰還有時曰,三三兩兩,關系相近的人們聚在一起,飲酒聊天,互相拉近關系,有天賦的弟子的家人,更是倍受尊崇。
  “千峰宗越來越強了,在十二宗中的排名,或許,下一次要再向前挪一兩個位置了。”
  “呵呵,雷天宗也算是勁敵,少宗主遭遇大機遇,大仙緣,憑空拾到一把雷火之劍,所向披靡啊。”
  “但也不過如此了,比起底蘊,十二宗中,有幾個能拼得過千峰宗?”
  “那倒是,千峰宗,一千峰頭,一千傳承,傳說當中,每座山峰,其實都被初代千峰宗大宗主以大法力凝煉過,說是千峰宗遭遇滅宗之禍時,這些峰頭能夠力挽狂瀾。”
  “這個我也聽說過,只不過,千峰宗屹立千年,還從來沒遇到過要動用到千峰底蘊的災劫之禍。”
  “傳說會不會有夸大,這可是山峰,怎么凝煉,也只是山峰,可能是某種強大的山門大陣,能夠抵御半神強者的那種……像是雷天宗的雷火誅仙大陣。”
  “呵呵,只是山峰?這位仁兄,你可能還不清楚千峰宗吧,知道三十六上峰嗎?位列中央,但是,上峰之位,并非天生,而是競爭而來……”
  眾人神色一變,有人笑道:“這個我清楚,千峰的山峰,是可以挪移位置的,在千峰宗,山峰,就像是靈獸一樣,是可以移動的,而且,據說,哪座山峰弟子杰出,靈力豐沛,就會不斷拔高,若是弟子凋零,山峰就會縮小。”
  不知道千峰宗內幕之人,紛紛嘩然,只能感嘆,仙家手段,匪夷所思,竟然連山峰都可以騰挪移動。
  眾人正聊得興起,陡然之間,大地轟然震動。
  地震?
  不可能!
  你當這是何處?這里乃是千峰宗宗門所在,千峰之力,鎮壓萬靈,在這里,絕對沒有任何的天災,有的只是風調雨順,靈力豐沛。
  “不……不好啦,三十六上峰中的文峰,飛,飛……飛走啦!”
  街頭之上,一個消息,如暴風雨般席卷而來。
  眾人驚詫莫名,紛紛移步屋外,朝著天空看去,只見一座宏偉壯觀的山峰,飛在云端之中,上面有著無數法術符文,流轉中,散發出無窮無盡的威能。
  在文峰四周,有上百名仙風凜凜的修士,布下法陣,似乎想要阻止文峰飛走,然而,這只是徒勞,文峰陡然爆出一道白光,卻是直接爆發空間法則,遁離遠去。
  千峰宗,上下震怒!
  “追!”
  千峰宗大宗主并不管事,宗內大小事物,都由三十六上峰的峰主輪流主事,今曰主事的三十六上峰的六名峰主臉色鐵青,在他們主事之曰,竟然發生這種事情,六人齊聲喝道,紛紛爆出靈光,各展手段,破開空間,追蹤著文峰的軌跡而去。
  此時此刻,金川靈禁……天空劃過一道道驚蛇亂竄般的閃電,空間法則的秩序徹底錯亂,文峰峰主文堂寺臉上已然是一片瘋狂,他的圣像,的確是完全崩解了,再也不可能再得到恢復。
  “文峰降臨!”
  百余名文峰修士,臉色卻是變得煞白,瘋了,瘋了!
  “不要!峰主饒過我吧!”
  其中,修為最弱的一人,發出一聲慘叫,胸前陡然爆出一道靈光,只見靈光瞬息之間,形成一道山峰形狀,正是文峰,仔細看進去,文峰形狀的靈光當中,有一個小小的靈魄正在掙扎,正是這名修士的心神靈魄。
  “祭!”
  文堂寺噴出一口鮮血,失去圣像,生不如死,既然如此,不如同歸于盡,大家,所有人,全部都去死,眼神猙獰,文堂寺猛地一指點出,只見那山峰靈光,一下飛入空中,沒入錯亂的空間法則當中。
  靈魂獻祭,文峰降臨!
  每一個文峰弟子,胸前都烙有一個文峰法印,平常,這個文峰法印,能夠讓文峰弟子與文峰溝通,危機之時,可能通過法印秘法,得到山峰靈力的一次幫助,這種溝通異常緊密,并不會因為遠離文峰而失去效果,這是文峰弟子的最后殺招之一。
  但此時此刻,這個一直以來,為文峰弟子所洋洋自得的殺招,卻成為了殺死他們的死咒。
  “峰主,我對你沒有異心……啊……”
  任何求饒,都無法打動瘋狂之下的文堂寺,看起來瘋狂的他,心里面卻無比清楚,失去了圣像,很快他的峰主之位就會受到挑戰,到時候,眾多監視之下,他就再也沒有艸控文峰靈力的可能了。
  最后的結局……以他這些年來的囂張,恐怕就算活著,也只會比死了更慘,不如現在轟轟烈烈,至少,還能親自殺死這個奪去他圣像的女人!
  文堂寺一指又一指的點出,只見被他指中的文峰弟子紛紛慘叫,胸前爆出山形靈光,禁錮著他們的靈魄飛向空中,作為獻祭。
  說時遲,那時只是瞬息之間,幾次眨眼,上百名文峰弟子被文堂寺獻祭得一干凈,一人不剩。
  轟隆隆,龍身一般巨大的閃電,劈開天空,空間,被打了開來。
  文峰降臨!
  巨大的陰影籠罩下來,龐大的山峰靈力,瞬間鎮壓全場,而這些靈力的中間,是文堂寺!
  以峰主之名,施獻祭秘法,這是千峰宗最后底蘊,足以應對亡派滅宗之禍,但這時,卻只用來針對胡靜一人。
  轟隆隆,文峰上上下下,環繞著驚雷閃電,一朵朵靈力激蕩的白色靈氣之云,從文峰當中噴薄而出,這是文峰一千年來,所汲取的天地靈氣,千年積累,此時此刻,完全爆發出來,就算是一尊半神,也要退避三舍。
  嗡然聲中,文峰爆出無窮威壓,這時,文峰當中,原本還活著的修士,禽鳥異獸,這時,統統喪命,文堂寺瘋狂了,瘋狂的獻祭,不過,失去圣像的他,也只有利用峰主身份,獻祭弟子來獲得眼下這樣的力量了。
  暗處,許樂加已經傻了,這種小角色從一開始就沒人在意他,胡靜僅以一招,便破滅堂堂文峰峰主文堂寺的圣像,白衣女神,人型圣像。
  原本,許樂加以為這就算結束了,文峰峰主根本就不是對手,就算還有一百多文峰精英,也不可能是胡靜一人對手,畢竟別人知道,他可是清楚這位的身份。
  但是……沒有想到,文堂寺竟然會如此喪心病狂,竟然獻祭峰下弟子的靈魄,強行將文峰從千峰宗召喚于此!
  關于千峰宗最后底蘊之說,許樂加也一直有所耳聞,此時此刻,親眼見到文峰降臨此地,絕望……是的,絕望!
  胡靜必死無疑,什么圣堂眾,女神圣像,在文峰鎮壓面前,這一切都是浮云。
  許樂加朝著胡靜望去,想必,胡靜這時,也是一樣的絕望吧?
  然而,令許樂加驚愕的是……胡靜的臉上沒有一絲的驚慌,也沒有一絲的絕望,細薄的紅唇彎過一個上弦新月的弧度……她在笑!
  真的是在笑!
  無法理解,她在笑什么?
  眼下這是一個必死的局面,她怎么還能笑得出來?
  胡靜當然要笑,飛升以來,圣堂眾當中,她是運氣最好的,一路順風順水,修行起來,毫無障礙可言,而且,剛飛升上來的最初的幾年,大千界根本就沒有人發現她的存在。
  但是,順利,有時候并不是一件好事,她的修為與境界的提升確是沒有障礙,但是,溫文不火的速度,在胡靜看來,節奏太慢了。
  只有戰斗,才能加快她的境界提升的速度,真正的戰斗!
  能讓她將圣像完全爆發的戰斗,整個飛升眾已經度過了最艱難的階段,也許是應該改變節奏了。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