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23)      第991章月末(06-23)      第992章情投意合(06-23)     

圣堂893 另類就是另外一種天才

距離千峰宗山門最近的弟子城中,看到千峰宗山門御敵大陣開啟,一個個神色難看,神仙打架,災及凡人,更可怕的是,以千峰宗十二宗之一的地位,竟然還有人敢打上門來,天知道對方是什么來歷。
  魔典宗?
  不可能,魔典宗與千峰宗十年前有過一場大戰,雙方不分勝負,不可能這么短時間內,又再次掀起戰火,而且,雙方實力相近,要打也不可能打到對方山門……那不是攻打,而叫送死,主場作戰的一方,明顯能干死另一方。
  到底是什么人敢攻擊千峰宗?
  而且,有那個實力,讓六名實力卓絕的峰主,只有兩人回歸,其中一人,還喪失一手一腿。
  眾目睽睽,神情各異。
  風云變幻,轟隆,一道符篆沖了出來,符篆散發青紅白三色光華,有青白二氣流轉其上,仿若兩條龍蛇,這時,滴溜溜轉動,卻是一下又鎖定了那兩名奔逃回來的峰主。
  嗡!
  一道刺破耳膜的鳴聲,從符篆之上響起,仿佛是龍血異獸的龍吼,一下鎮壓眾修心神,恍惚間,只見符篆一下劃破空間,印在了羅浮峰峰主背后,霹靂爆開,火光四濺。
  “哇啊!”
  羅浮峰峰主右腿陡然爆開,替死**!
  轟然一聲,只見符篆爆發出來的威力,一下全部涌向羅浮峰峰主的右腿,一道湮沒,只見羅浮峰峰主的右腿齊根消失不見。
  羅浮峰峰主神情木然,極限已到,一頭向下栽倒過去!
  這時,眾人看得明明白白,羅浮峰峰主的四肢,竟然是被一枚符篆逼迫施展替死**而爆開失去……
  更震怖的是,那枚符篆,在湮沒了羅浮峰峰主的右腿之后,竟然沒有消失,而是滴溜溜一轉,又追了下去,至死方休!
  眾人驚呆,這是什么鬼東西?真的是符篆?
  符篆是符修的手段,符修,在大千界實力實在有限,在各大宗派當中,一般是為其他修士服務的。
  “御陣。”
  轟隆隆!
  千峰宗的山門大陣一下迎上,眾峰峰主紛紛出手,暴怒的氣氛,在眾峰主中流轉,竟然有人敢在千峰宗山門之前,對千峰宗出手,而且手段如此殘忍。
  這時,只見符篆一下撞在山門大陣之上,卻是連續幾下,都未能破入大陣當中,只能在空中滴溜溜的亂竄,似乎想要找到大陣破綻侵入其中。
  然而,眾峰主一齊主持,大陣沒有任何缺漏,渾然一體,九百九十九座山峰,也都散發出淡淡靈力,與山門大陣相互輝映,一道道強橫無匹的力量蓄勢待發。
  然而……
  除了符篆,沒有任何敵蹤可言。
  “滾出來!”
  “偷偷摸摸,算得什么本事。”
  “出來與我一戰!”
  眾峰主怒喝不止。
  很顯然,他們并不以為,符篆是真的有力量的,應該是有高手在暗處,借符傳力,這才讓符篆有了這樣可怕的力量。
  然而,這時,凌云峰峰主發出喝聲,“攻擊符篆,符篆,就是那枚符篆!”
  眾峰主聞聲愣住,不過,還是依言打開山門大陣的攻擊,一道靈光一下轟中了符篆。
  噼啪一聲,符篆在空中搖晃一下,卻是將千峰宗山門大陣的攻擊靈光御開,但是很顯然,符篆上面的三色光華,變得黯淡了一些,青白二氣的龍蛇,也變得更小了一分。
  “是誰!”
  不可能是符篆本身的力量,竟然能抗住山門大陣的蘊勢一擊,怎么可能是符篆的力量?符修算什么東西?怎么可能會有如此強大的力量?
  千峰宗數萬弟子也都怒視空中,一定是另有其人!
  只是這人究竟是誰,竟然敢來千峰宗的地頭找茬???
  “何方前輩,竟然來我千峰宗鬧事,不怕我千峰宗屠滅你十族嗎!”
  所謂人有九族,高祖、曾祖、祖、父、己、子、孫、曾孫、玄孫,總共九族,第十族,便是與己關系密切的一切人,門生弟子,鄰居酒友,青梅竹馬等等不一。
  十二宗中,大多數宗派的凜凜之威,便是以屠十族而建立起來的,這里所屠的不是凡人的十族,而是門派上上下下,所有弟子的十族,一個門派,少說也有百余名修士,多則上千,可想而知,這株連屠殺,有多么血腥恐怖。
  “圣堂眾,是圣堂眾!”
  羅浮峰峰主這時清醒過來,很顯然,連續不斷的使用替死**,羅浮峰峰主的意志已然脆弱到了極致,心神也仍然處于驚慌大亂當中,任他過往鋼鐵意志,這時,卻脆弱得如同路邊的一朵凋零小花,風一大,便會掉落。
  一陣大叫,卻是蘊含靈力,四面八方,都回蕩著他驚慌難定的叫聲。
  圣堂眾!
  是圣堂眾打上千峰宗了?
  要說大千界現在什么最攪動風云?
  飛升眾!
  再說飛升眾中,以誰為最?
  當之無愧,要屬明人,圣光魔坍體,圣魔明人的恐怖,是用一場場血腥的殺戮,硬生生殺出來的。
  而明人之下,便是圣堂眾!
  單獨將圣堂眾拿出來說事,是因為,其他飛升眾,都是來自下界不同的門派,唯有圣堂眾是一堆人,來自同一個門派。
  這就有點可怕了,一個門派,能有一個強者飛升,都是非常了不起的事情,若同時有多名強者飛升,何止是逆天了,這個圣堂簡直是把天道當成什么了……這,一個輪一個的上啊?
  一般而論,飛升到大千界,無論你在下界如何風光,有什么門派背景,都是浮云,孤家寡人,又是在大千界,能掀得起什么大風大浪?
  唯有圣堂眾……一堆人飛升上來,圣堂,還是圣堂。
  連帶著其他飛升眾,也不太接受大千界的門派招安了,一個個都說要等一個人。
  傳聞,等的是圣堂中的一個強者。
  無論大家是信了,還是不信,圣堂眾的名聲,在大千界,并不會比三派六教十二宗差。
  現在,圣堂眾要攻打千峰宗了?
  千峰宗諸峰峰主也都愣住了,圣堂眾?
  瘋了嗎?圣堂眾瘋了!
  區區下界飛升上來的幾個東西,竟然敢打千峰宗的主意!
  “是誰!”
  “一個女人,女人,胡靜,她說她是圣堂胡靜!”
  羅浮峰峰主說完這句話,便再次昏死過去,替死**,替死的不僅僅是他的肢體,還有他的靈魄,如果這時抽出羅浮峰峰主的靈魄就會發現,他的靈魄也只剩下一只右手,左手左腿右腿全部齊根而斷。
  人,便是斷手斷腳,靈魂也仍然是健全的,正所謂,殘破的身體,健全的靈魂。
  靈魂斷肢,心神之創,羅浮峰峰主算是徹底完了,就算活著,修為也肯定會大大退步,而且,很難再有寸進。
  兔死還有狐悲,諸峰峰主怒視天空,那枚符篆仍然滴溜溜的企圖攻入山門大陣當中,徹底擊殺羅浮峰峰主。
  “發屠殺令!屠滅圣堂眾!”
  一聲聲轟鳴,諸峰峰主紛紛響應。
  “屠圣堂眾!”
  “屠!”
  “滅殺!”
  這時,山門大陣再爆,一道比之前更加恐怖的靈光一下擊中那枚符篆,這一次,總算是將符篆上面的力量完全消耗殆盡,化成一道輕煙消失不見。
  千峰宗上下爆出吼聲,數萬弟子齊聲吶喊!
  “屠滅圣堂!”
  在他們看來,隱身暗處的圣堂眾,肯定是為千峰宗爆發出來的氣勢嚇退了。
  也幸虧能藏,不然,被消滅的就不是符篆了。
  不過,現在逃走,也沒有關系,凡是圣堂眾,腦門上已經被千峰宗寫上了死字,千峰宗屠殺令,引動的可不是千峰宗一宗之力,還有無數散修客卿強者,更有與千峰宗結盟交好的大型門派。
  這股力量,除非對手也是三派六教十二宗之一,不然,足以橫掃整個大千界。
  轟轟烈烈,千峰宗要屠滅圣堂眾的消息散播出去。
  一刻鐘后……凌云峰中。
  凌云峰峰主,算是揀回一條性命,只是修為有所下降,很顯然,抵御符篆,對他的命格也造成了一定的傷害。
  “究竟怎么回事,文峰怎么沒能回歸,另外幾人呢?文堂寺何在?”
  一大堆責問,朝著凌馳轟去。
  凌馳深吸口氣,簡單地說了兩個字:“死了。”
  “誰干的!是圣堂眾埋伏了你們?文峰到底怎么了,文堂寺死了,文峰應該會回返才對!”
  凌馳眼角一抽,文峰……文峰被那個女人,破成兩段,完全崩毀了!然后,那枚符篆,看起來沒有什么大不了的符篆,就算他們破開空間,也一直追在他們的身后,殺了一個又一個,力量卻仍然沒有一絲減弱。
  “不是圣堂眾……只是一個人,胡靜,圣堂胡靜,就只是她一個人,就把文峰毀了。”
  “毀……毀了?”
  “你是說,這個叫胡靜的女人,把文峰毀了?”
  “難道……她是半神?”
  “呸,就算是半神,在千峰宗的屠殺令面前,也只有一條死路可走!”
  華洛宗。
  十二宗中,相對來說,最溫和的一個宗派,與千峰宗一般,是屹立于十二宗中數百年不倒的老牌超級門派。
  不過,華洛宗從來沒有誅過任何對手九族十族,也不需要,華洛宗以丹術煉器術著稱于世,大千界中,有將近三成的寶器,都出自于華洛宗,憑借丹藥與寶器建立起來的人脈,沒有任何宗派敢對華洛宗起心思,恐怕還沒動手,就會被無數修士殲滅,甚至不需要華洛宗開口,自然就會有無數渴望得更強大的神兵、丹藥的修士主動出手示好,而那些強大的門派顯然也不會允許任何獨吞華洛宗,何況華洛宗自身的實力也是深不可測。
  (不好意思,身體不適,手也痛,NND,天氣什么時候能清爽一些,明天會給力,把昨天的也補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