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25)      第991章月末(06-25)      第992章情投意合(06-25)     

圣堂894 斗魂嗷嗷嗷


  這時,華洛宗山門深處,一座溪谷,流水清澈,青郁的草木,這里的一草一木,都是大有來頭,散發著淡淡的不同香氣,匯聚一起,便是一股令人心曠神怡的靈香。
  這里,是華洛宗的修行圣地,別小看這股靈香,聞香之下,心神,反應,甚至智慧,根據個人資質不同,會有不同程度的提升,資質好的,甚至達到數倍之效。
  不過,即便是有靈草靈植時時刻刻分泌香氣,卻仍然是有定數的,一天誕生的靈香,只要一名修士在這溪谷當中呆上三個時辰,便會被消耗殆盡。
  正因為如此,這處溪谷,通常是用法陣密閉起來的,不是宗內天賦過人的弟子到了要沖關破境之時,絕對不會開放。
  但就算如此嚴格,此時溪谷所存留的靈香,也只能讓一名修士在其中修行一個月而已。
  這名修士的面前放著一座塔,正在吸收著里面的力量,半響修士睜開眼,塔的顏色已經孕育著五彩玲瓏光澤了,確實是個好地方。
  長長的吁出口氣,劍修轉身過來,看了看四周的景像,卻是離開溪谷朝外間走去。
  剛一走出溪谷范圍,便立刻有四名老修士散開,分別打出陣法法訣,一座大陣徐徐展開,卻是從天上到地下將整個溪谷緊緊封閉起來。
  同時,有一名姿色誘人的女修迎了上來,一襲青衣遮不住那婀娜多姿的身段,向著花劍雨柳腰輕扭,輕聲話道:“花劍雨,你出來得正好,宗主有事相召。”
  劍修,正是從小千界飛升而上的云龍教的花劍雨,他也是云龍教唯一的飛升者。
  花劍雨笑了笑,對著女修點了點頭,便跟隨其后,朝著華洛宗宗主大殿走去。
  相比千峰宗圈地萬里,華洛宗的宗門,風格顯得有點略小,片刻,便來到了宗主大殿。
  花劍雨對華洛宗的環境還是很滿意的,沒有因為是十二宗之一,就浮夸,處處都透露著一種沉香蘊氣。
  這也是花劍雨飛升之后,會選擇加入華洛宗的緣故,畢竟他不是眾,跟王猛還有那么點梁子,時過境遷,也沒什么好說的,但他顯然會選擇自己的路,沒必要跟眾一樣拼死拼活。
  當然,華洛宗能給待遇確實不錯。
  華洛宗對花劍雨也算是肯下血本,就連輕易不開放的溪谷,也對花劍雨開出了七天之限,要知道,現在里面的靈香之數,最多只能讓一名修士在其中修行一月而已,而花劍雨一個人就獨占了這其中的七天。
  足以見到華洛宗的誠意。
  進到大殿,不只是宗主在場,華洛宗九大長老,十八護法,三十六名堂主,也都在大殿當中。
  這時,看到花劍雨進來,九大長老還好,一個個閉目養神,在華洛宗,長老地位高高在上,卻不能過問宗事,長老長老,高高掛起,在華洛宗,能成為長老的,必然是癡于修行,淡漠權勢的真修士。
  十八護法,則是有點看輕瞧不上花劍雨的意思,也對,一個下界飛升上來的小子而已,除了莫山,這種貨色都是不能適應大千界的規則,最終……
  三十六名堂主的神情,就更不友善了。
  主要原因,還是溪谷一事。
  人不患寡,而患不均。
  三十六堂主,誰不想進溪谷呆上一天,不,哪怕是幾個時辰,都是幸運到沒邊的事情。
  可是,不立下大功,他們這些堂主,除非是到了破境邊緣,得到宗主許可,否則絕不能踏入溪谷半步。
  溪谷資源太有限了,華洛宗想要一直屹立不倒,就要保證年輕一代的成長,堂主老一輩,境界基本上已經定型,溪谷對日常修行的幫助不大,只有沖關破境時,還有些幫助,所以,只有年輕一代有天賦的弟子,才被準許在一定時間內動用溪谷靈香輔助修行,但一般情況,最多一個時辰,大多數,只能在里面呆一刻鐘的時間。
  然而,這個花劍雨,對華洛宗沒有任何功勞,就直接獨霸了七天,雖然現在只用了三天兩夜,但是……
  何等的令人眼紅,羨慕嫉妒恨,全部都有。
  雖然宗主已然警告過,但是眼神里面的那種感覺,花劍雨還是可以感覺得到。
  不過,微微一笑便無視了,花劍雨的心很大,根本就不在乎這些陰暗沓亂的東西。
  華洛宗宗主華青平這時說道:“花劍雨,在溪谷修行感覺如何?”
  花劍雨裂嘴笑了笑,“還行,不過,我覺得已經不用去了,剩下的時間……”
  “剩下的時間,你自己決定吧,想自己去就自己進去,也可以分給你覺得可以的人。”
  華青平微笑說道,華洛宗上下,有多么嫉恨花劍雨,他知道得一清二楚,不過,花劍雨的天賦,他親自試過……必須將花劍雨留在華洛宗,此子,將會是華洛宗未來強大的保障!
  只是想要改變大家的態度,不是以宗主之名就可以的,但是,若是花劍雨有能將溪谷時間分配出去的權力……恐怕人人討好花劍雨都來不及。
  花劍雨笑了笑,雖然沒說話,但他心里面清楚得很。
  這時,三十六堂主再看向花劍雨的眼神,又起了變化,有點復雜了,不過,還是有不少的嫉恨在這里面,早知道會這樣,之前就和花劍雨這木瓜搞好關系了,現在似乎有點遲了。
  但是九大長老卻有睜開眼的,誰家里沒有后輩?十八護法也有些意動的。
  花劍雨笑了笑,在華青平給他七天時間的時候,他就知道,這是個手段,華宗主應該知道,以他的能力,溪谷的作用其實很小,心劍心劍,心中有劍,便無境界。
  “宗主相召,不知有何要事?”
  華青平點了點頭,“是關于眾的。”
  花劍雨的眼神微微亮了一下,點了點頭,“宗主請說。”
  華青平一笑,注意到了花劍雨剛才眼神的變化,說道:“你和眾很熟?”
  “算是吧。”
  花劍雨點了點頭,從小千界來的,誰不知道眾,何況是他了。
  十八護法當中,立時有泰半皺起眉頭,似乎對花劍雨的這個回答有些不滿。
  華青平眼中沒有一絲波瀾,好像真的只是在聊天。
  又說道:“呵呵,胡靜,實力如何?”
  花劍雨皺了下眉頭,“宗主?我閉關這幾天,發生了什么事情?”
  “千峰宗,對眾發動了屠殺令,聽說,這件事,是因為胡靜攻打千峰宗而起。”
  華青平好奇的是,從千峰宗宗門飛走的文峰,下落到底如何,應該和胡靜有關。
  花劍雨嘆了口氣,“有回旋的余地嗎?”
  “沒有,十二宗的屠殺令豈是兒戲。”
  屠殺令?
  花劍雨眼中,這簡直就是搞笑,如果說,眾剛飛升上來時,搞出這么個屠殺令,還有點效果,現在?連他的修為都到了這個地步,何況眾,更別說胡靜了。
  這位的大總管,有人說小千界是王猛的,其實是胡靜的,因為所有的決定都是胡靜做出的,這個女人才是最可怕的。
  在沒有王猛的時候,這個女人就是當家做主的。
  那不是什么屠殺令,而是自殺令,找死令才對。
  當然,當著這些人的面,花劍雨也懶得說太多,只是點點頭,畢竟骨子里,大千界都是看不起下界的修士。
  華青平是什么人,能夠成為華洛宗一宗之主,謂之老怪物一點也不過,花劍雨眼中的神情雖然隱諱,卻被華青平看得一清二楚,便一笑繼續問道:“劍雨你覺得這次千峰宗的屠殺令,我們華洛宗,是否要有所響應呢?派出幾個弟子去歷練一下?”
  聽到這話,十八護法,三十六堂主當中,泰半都露出了異樣的神情,很顯然,他們,是想要響應屠殺令的。
  花劍雨皺起眉頭,“華宗主是認真的?”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若不是,我就當是玩笑,笑一笑便好,若是的話……我即刻就走。”
  花劍雨神色嚴肅的認真說道。
  大殿一陣嘩然!
  反骨!
  花劍雨也不在意,只是盯著華青平的雙眼。
  “夠了,都閉嘴!”
  華青平一直淡笑的雙眼陡然圓睜,怒聲喝道。
  宗主怒撫袖,大殿雀無聲,華青平能當上宗主,可不是什么善碴,亦是腥風血雨,才走到如此地步。
  不過,一眨眼,華青平身上的怒氣完全斂藏起來,對著花劍雨,淡淡一笑:“劍雨的話雖然不好聽,但是真心話,哼,千峰宗發個令,我們華洛宗就蠢蠢欲動,倒像是比我的宗主令還好使了啊。”
  花劍雨笑了笑。
  華青平這時又揮了揮袖,示意眾人退下,不過卻叫住了花劍雨。
  眾人皆退走之后,華青平這才和花劍雨問道:“劍雨現在就剩我們兩個人,眾有多少人,實力在什么水平?”
  這對花劍雨來說確實是個難以回答的問題,“坦白說,你們已經錯過了最好的機會,現在已經沒什么能阻擋眾的了,宗主,我剛才話難聽,但卻沒有危言聳聽的意思,千峰宗必然消失!”
  (各位師兄師姐,月中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