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24)      第991章月末(06-24)      第992章情投意合(06-24)     

圣堂898 一往無前

雷天宗,夢澤水鄉,無數大殿,如同巨艦一般,漂浮在這片水澤之上,這里,才是雷天宗真正山門。
  雷云殿,乃是雷天宗宗主會客之所,這時,雷天宗宗主雷祛火,正在與千峰宗使者秦括談話。
  “呵呵,雷宗主,這次事情,必將令千峰雷天兩宗,關系更近一步……”
  “哎!此言差矣,何止是更近一步,此事了后,就是兩宗聯姻之日,以后,兩宗情同一家,這件事,我想,沒有問題嗎?”
  “自然沒有問題,我千峰宗宗主膝下有三女,宗主有言,任由雷宗主挑選。”
  “如此甚妙。”
  “雷宗主滿意就好,我還要回去稟報諸位峰主,就不打擾雷宗主清凈了。”
  “既然還有事辦,我就不留了,來人啊,送客。”
  送走秦括,雷云殿后,走出一人,身姿昂揚,一臉傲色,腰間,別著一把無鞘長劍,劍身之上,貼著一枚符篆,正是最近風頭頗勁的雷天宗少宗主雷少典。
  “父親,何必與千峰宗的宗主一脈聯姻?三十六上峰,才是處理千峰宗一切事務的吧?”
  千峰宗情況特殊,相當于是千派聯盟,所謂宗主,其實有點擺設給外人看的感覺,在千峰宗真正的話事權力的,乃是常年競爭而上流的三十六上峰。
  雷祛火盯了雷少典一眼,“這你都想不明白?看來,這把劍,當初就不該給你。”
  雷少典連忙低下頭去,說道:“父親可是想要……”
  “好了,不必說出口來,你懂了就行。”
  雷祛火揮了揮手,在他看來,什么圣堂眾,都是小事,與千峰宗之間的競爭。十二宗排名之戰。才是真正的重中之重。
  雷少典這時卻抓了抓頭,“父親,只是有一點,我想不清楚,圣堂眾雖然有點強勢,但是,以千峰宗的實力。足以絞殺,何必發出號召天下的屠殺令,還開出各種條件?”
  雷祛火皺起眉頭,其實他的心中,也有同樣的疑問,對付一個小小的圣堂眾。何必弄出這般大的動靜?開出許多條件,事實上,千峰宗付出了巨大的成本。
  光是那些拉出隊伍的外門內子轉內門,要消耗多少宗門資源?
  身為雷天宗宗主,雷祛火想到這個問題時都禁不住皺眉,只覺得,千峰宗有點不智。
  這,或許是三十六上峰聯合發言。缺乏一個擁有絕對權威的宗主的緣故。上層權斗所產生的不合理,身為宗主。雷祛火再清楚不過,正是不合理,才越能體現出權字的可怕。
  “這件事,不是你要想的,你的劍,現在還沒法動用?”
  說到劍字,雷少典的臉筋明顯有些抽搐,他的修行天賦其實還算不錯,若是在大型門派當中,必然會成為核心弟子,但是,放在人才濟濟的雷云宗,就顯得有些邊緣了,哪怕是宗主之子,沒有實力,也不會受到尊重。
  直到他得到這把劍!真正是一劍在手,天下我有。
  不僅僅是雷云宗上上下下,所有年輕一代都被他打遍無敵,更是在外,闖下了雷火叢云劍的名謂,一些名宿高手,也都紛紛在他手下落敗。
  雷少典很清楚,這一切,都不是他自身的實力,全部,都是來自這把揀回來的劍上。
  雷火叢云劍,其實是從天而降,落在雷云宗水澤禁地當中,此事甚為隱秘,就連雷云宗中,都稀少有人知曉,這把雷火叢云劍并非偶然落下,而是與埋藏禁地的雷云祖劍相斗,劍靈之爭,當時的場面,雷少典回憶起來,至今都覺得發抖,最后,是雷祛火親自出手,執掌祖劍,這才將雷火叢云劍鎮下,隨后,又用血承秘法強行拴住交給雷少典,憑借血承秘法,雷少典可以借用劍中的力量。
  然而,雷少典很清楚,他所借用出來的力量,還不足雷火叢云劍威能的百分之一……偶爾,雷少典都會感覺到,或許,連雷天宗的那把雷天祖劍,都遠不及這把雷火叢云劍。
  “我已經溝通到了劍靈,但是,此劍劍靈對舊主還有懷念,無法割裂,恐怕,得不到裂金變神石,始終無法令劍靈臣服于我。”
  “無妨,裂金變神石雖然稀有罕見,但是,也不是沒有辦法,只是需要時間而已。”
  雷祛火點了點頭,這把劍中帶著一種獨特的天道韻律,這種韻律,并不屬于大千界,有一種下界而來的感覺。
  但是……從來只有修士飛升,并沒有聽說過連劍都能奪天道造化而飛升的。
  大概,是有特殊來歷,還記得那天,這把劍,從天外直穿而過,雷云宗山門秘陣在這把劍的面前,形同虛設,徑直便飛到禁地,一下與祖劍斗在一起,似乎是想要取祖劍靈魄,增強己身。
  也幸好,那天并沒有外人看到,這把劍,才堂而皇之的落在了雷少典的手中。
  只是,數日前開始,這把劍,突然開始反抗他施加其上的血承秘法,想要飛走,不得已,雷祛火又在劍身之上貼上了鎮封條,這才勉強鎮住。
  雷少典的神情說明了一切,雷祛火皺了皺眉,伸出手,卻是給鎮封條中又補充了一道靈力。
  “暫時先鎮住,這幾天,不要外出爭斗。”
  “是,父親大人。”
  兩人話音剛落,雷少典腰間的長劍陡然一顫,只見剛剛補充了一道靈力的鎮封條竟然一下爆碎,長劍靈力震顫,劍身之上,一道光明亮起,正是劍靈,明亮閃爍,散發出欣喜的氣味。
  “父親?”雷少典面容一驚,伸手一下抓住劍柄,有那么一瞬,他以為父親剛才注入鎮封條中的靈力并非是鎮壓之力,而是解除之力。
  雷祛火也呆了一瞬,心中勃然大怒,這是挑釁,他才剛剛加重鎮壓,下一剎那,長劍就破開鎮封,雖然沒有外人,但是當著兒子面前丟人,讓雷祛火心中更加盛怒。
  “封……”
  一抖手,正要打出雷云宗永鎮永封大法,就算不能再動用這把劍的力量,現在也要把他給封印起來,總比任其飛走之后,成為別人的利器要好,得不到的東西,別人也休想得到。
  然而,劍靈陡然一閃,空間法則一陣序動,咔嚓一聲,長劍竟然裂破空間,一下甩開握住劍柄的雷少典,消失不見。
  “哼,逃得了嗎!”
  雷祛火心中更是暴怒,同時,也是震驚,一把劍的劍靈,竟然就能獨立做到撕破空間,利用空間法則逃遁,這把劍……也太強了一點吧!
  他不懂,當劍與主人,心劍合一時,離主人越近,劍的力量也就越強。
  “父親!”
  雷少典驚慌了,好不容易憑借這把雷火叢云劍成為了萬人敬仰的高手,他不想失去這把劍,又被打回原型,他不想啊!
  “哼,逃不了的,這里,是雷云宗,空間震!”
  雷祛火怒喝一聲,四周空間陡然一震,一道空間裂隙瞬間打開,卻是追蹤上了雷火叢云劍的空間波動。
  雷祛火一把提上雷少典,沖入空間裂隙當中。
  (各位師兄師姐,求月票)(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