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25)      第991章月末(06-25)      第992章情投意合(06-25)     

圣堂901 斗龍加更

剎那間,一切完結,在李天一睜眼的瞬間,劍靈劍心爆出無數靈光,超脫一切的劍意,沖天而起,一下將空中霸道之氣層層洞穿,一具具復蘇的霸道存在,在靈光之下,就如同遭遇驕陽的冰雪,冰雪消融的瓦解開來。
  靈光,最后落在了雷天霸道祖劍的劍靈之上,想逃,都無處逃竄,劍靈之間,有一種冥冥牽引的法則鎖定。
  祖劍劍靈在空中劇烈顫抖,陡然間,爆裂開來,無數靈光化成一顆橢圓靈珠,仿佛舍利,靈珠舍利在一道玄奧的法則之下,卻是一下飛到雷火天叢劍的劍靈身前,靈蘊波動中,光球形態的劍靈陡然將這顆靈珠吞入進去。
  說時遲,那時快,這一切,其實都只是電光火石,幾個念頭閃過的時間。
  雷祛火全身顫抖,手中的宗中令符上面,多出了一道裂紋,正是用于操縱雷天祖劍的符印,上面原有一縷劍靈之靈,主靈粉碎,這點副靈,自然也就隨之爆裂而散。
  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
  雷祛火心中震怒,卻怎么也想不明白,雷天祖劍為何會敗,以劍靈相斗,千年修行,已然是人型的雷天祖劍劍靈,明顯要力壓雷火叢天劍,劍本身的力量,與劍靈是兩回事,所以,雷祛火才放任祖劍劍靈去戰,單以劍斗,恐怕祖劍占不了便宜,劍靈的話,千年修行可不是白修的。
  可是,即便如此,還是敗了,而且是徹底的消亡,劍魄已然化成靈珠舍利讓對方劍靈吞噬奪走。
  劍靈之間的戰斗,就是如此殘酷。沒有任何的還轉余地,不是你死,便是我亡。
  雷祛火目光冰寒地盯著李天一,“你們到底是什么人!”
  “我們不是一起的。別誤會了。”林靖皓擺了擺手。李天一是眾,他嘛。逍遙自在,自封逍遙眾,星盟里面也有一些人和他一樣,樂得逍遙的。所以,林靖皓說不是一起的這話,也是實在話。
  只是雷祛火聽了卻更怒了,不是一起的?這分明是在污辱他的智慧,站在一起來闖雷天宗,竟然說不是一起的。
  “你們都得死!”
  雷祛火卻是再沒有興趣管李天一和林靖皓是什么人了,深吸口氣。雷祛火手中的宗主令符散發出一道道法則韻律,霎時之間,整個云夢水澤,都散發出一股強烈的敵意。針對著李天一與林靖皓二人,仿佛,整個世界都在與兩人敵對。
  林靖皓笑了笑,對李天一問道:“是跑路,還是干個痛快?一定要打個招呼,我好有所準備。”
  跑路?
  李天一笑了。
  準備?
  雷祛火目光冰冷,以為擊敗了雷天祖劍就能在雷天宗來去自如了?
  把雷天宗當成什么地方了!
  之前,只是他想重奪雷火叢云劍,所以祭出祖劍,想以葵水大陣配合劍靈相脅,從而奪回神器,這只是個意外。
  咬牙切齒,雷祛火全身燃起赤色火焰,朝著李天一疾撲過去。
  一撲之間,整個水澤響應,空中演化出一條巨大的水龍虛影,爆發出無窮無盡的冰寒水氣,向著李天一狂涌而去。
  這時,無數雷云宗弟子從四面八方趕來,只聽說祖劍劍靈被噬,雷云宗三大底蘊永遠失去其一,群情激憤,這時,一個個望著空中演化出來的水龍虛影,眾多弟子心中卻又是一愣,宗主瘋了?對付兩個小雜碎,竟然動用云夢水澤御龍陣!
  這何止是殺雞用上宰牛刀,根本就是用足以碾碎一個世界的力量去捏死兩只螞蟻。
  云夢水澤御龍陣,與雷天霸道祖劍一般,乃是雷天宗三大宗門底蘊之一,可以說是御守宗門的最強力量之一,只有持有宗主符令,才能夠動用此陣。
  嗡然間,水龍虛影籠罩下來,方圓十里,水霧彌漫,世界變得亦幻亦真。
  林靖皓眨了眨眼,朝李天一望去,這個陣法有意思,可惜,他現在還不方便出手,不然,手還真有點癢癢。
  望著漫天虛虛實實撲來的各種陣法虛影,李天一能感覺到,突突地殺機,從四面八方,天上地下,層層疊疊地撲涌上來,這時,他卻突然一笑,對林靖皓之前的說話回答說道:“當然是殺個痛快再走。”
  話音未落,劍指捏訣而出,劍破萬法,一劍在心,天下我有。
  李天一身后,爆出圣像,火心圣劍,不過,與小千劍有所不同的是,圣像當中,多出一把劍鞘,冰藍色的火焰搖曳晃動,看起來卻不像是火,而是幻動的冰。
  李天一向著圣像探手伸出,冥冥當中,融入體內的雷火叢云劍,卻是與圣像相互結合。
  火心劍,出鞘!
  斬天地。
  轟隆,整個云夢水澤,方圓百里,俱是一陣地震般的激蕩震動。
  雷祛火臉色蒼白有如金紙,悶哼一聲,額角的黑色,卻是延伸出幾縷白色,顯然是受創嚴重。
  雷天宗不少弟子倒在地上,七竅流出絲絲血痕,顯然是在剛才的震動當中受創不輕。
  李天一臉色微微泛起一縷紅光,火心劍圣像微微一墜,卻是化成萬千螢光消散隱去。
  林靖皓眨了眨眼,說道:“李兄,你好像……把別人的山門大陣給打碎了。”
  葵水大陣,一劍斬滅也就罷了,畢竟是以無數雷天宗弟子為主的宗門之陣,嚇唬一些普通修士也就罷了,在真正的強者面前,亦不過爾爾。
  然而,這個云夢水澤御龍大陣,卻是不同,這是雷天宗經營數百年之久,無數陣法高人,無數次鞏固增強而成的真正山門大陣,名列三大底蘊。
  卻是眼尖地見到雷祛火手中的宗主符令上面,又多出了一道豁口,林靖皓笑歪了嘴,雷天宗三大底蘊。都由雷天宗宗主符令控制,底蘊被破,符令亦會有所感應,在大千界并不是什么秘密。這時。看到符令裂開一道豁口,自然知道。雷天宗的山門大陣,在李天一剛才那一劍下,已然粉碎。
  雷祛火全身顫抖,這是做夢。這一定是做夢,他有一種想自己騙自己的沖動,然而,這卻是再真實不過的事實。
  雷天祖劍劍靈被噬,雷天宗水澤御龍陣,崩。
  三大底蘊,瞬息之間。便失去兩大。
  對于宗主而言,沒有比這更大的恥辱!
  “你們,究竟是什么人!”
  雷祛火咬牙切齒地再次問道。
  李天一淡淡一笑,“。李天一。”
  “我和他不是一起的,你別找我麻煩,我從頭到尾,都沒動過手,大家有目共睹啊。”林靖皓把自己撇得一干二凈,這年頭好人難做,看熱鬧有風險!
  !
  聽到這兩個字,雷祛火全身上下抖得更加厲害了,雷天宗響應千峰宗,要對眾進行屠滅,這還沒開始著手,竟然就打上門來了!
  “好,好好!好一個!”
  雷祛火又怒又驚,怒的是,竟然敢對雷天宗對手,驚的是,這個李天一,之前從來沒有聽說過,卻又是一個突然冒出來的新眾,眾……在大千界當中,究竟有多少人?
  一下子,變得未知起來。
  不過,開弓沒有回頭箭,更何況,三大底蘊傳承,就有兩大終結在眾手上,這就是永世不解的深仇大恨。
  李天一笑了,“第一家,雷天宗。”
  隨著李天一的話音落下,火心劍圣像再次浮現出來,只是相較上一次,明顯要黯淡一些。
  林靖皓眨了眨眼,看來,李天一剛才一劍斬碎雷天宗山門大陣,并沒有他表現得那么輕松寫意,應該是命格消耗過度,想起來,飛升以來,就一直受困于禁地當中,所以,李天一對命格的提升,方法相對單一簡單,所以,李天一的命格其實并不算多,但在大千界中,命格是維持圣像的唯一手段。
  李天一并不了解大千界的命格,他只知道,雷天宗敢屠殺眾?他不可能置身于度外。
  劍指法訣,一齊轟出。
  殺!李天一的雙眸充滿了殺意的波動。
  一招轟出,剎時間,數十史雷天宗的弟子,被一道巨力掀飛起來,重重的摔在地上,一時半會竟然是爬不起來。
  李天一的嘴角扯出一個弧度,這只是開始,“林兄,都說雷天宗有三大底蘊,最后一個是什么?”
  林靖皓笑了,“最后一個,是玉髓凈瓶,據說,連死人都可以一救。”
  李天一臉上的弧度變得更大了一分,體內,剛剛享用過“大餐”的劍靈,也躁動起來,渴望一場真正的大戰。
  林靖皓微微一笑,大千界的修士太小看眾了,至少目前為止眾還沒發威呢!
  大千界,舉世震驚。
  雷天宗被破!
  三大古老傳承的底蘊,就被破其中兩大,最后一個玉髓凈瓶,也被奪走!
  當時,足有上千名雷天宗弟子在場,什么葵水大陣,雷天誅鬼滅魔陣,全部都擺了出來,結果……卻是被人破得干干凈凈。
  太可怕。
  究竟是什么人,能讓十二宗之一的雷天宗陷入如此境地?
  李天一!
  這個名字,一下響遍大千界中。
  “也是眾?”
  一處酒樓,一群修士正在議論紛紛,受到千峰宗屠殺令的促動,大千界風起云涌,隨處都可以見到這樣聚群的修士高手。
  大多,都是準備響應千峰宗屠殺令,看看是不是能夠撈到什么便宜的。(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