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23)      第991章月末(06-23)      第992章情投意合(06-23)     

圣堂908 大千圣堂眾

大千界,張小江不會和明人講客氣,話說回來,和明人講客氣,那就是跟自己不客氣。
  不過,這靈石的數量,真的有點恐怖啊,嗯,去打聽一下,明人最近干了些什么……
  夜魑之森。
  一道虛影閃過,旋即,一個全身籠罩在黑袍當中的修士靜靜地站在一棵巨樹之下,樹干之上,隱隱閃著一道法印文字,散發著只有通過特殊法術,才能尋覓找到的靈力振動。
  “來了?”
  一道聲音,突然響起。
  黑袍修士身體驟然一僵,不過,很快又放松恢復過來。
  “是,紀十一代鬼塔上下,向明人殿下問安。”
  “廢話就免了。”明人悄無聲息的從空中顯形出來,沒有一絲靈力的波動,也沒有一絲法則的擾動,只是,就那么自然而然的出現在那兒,仿佛他一直都在,只是沒有被人看見而已。
  “是。”
  從明人身上傳來的壓力,實在太大,紀十一低下頭,呼吸了口長氣,才繼續說道:“有一點小道消息,半年前,魔神曾經在大雪山現身。”
  “另外,圣炎教,三年前,曾與魔神有過深度接觸,近兩年,卻沒有任何接觸的跡象。”
  “只有這些?”
  “是,由于各種原因……即便是損失了不少人手,也只得到這一點信息。”紀十一低著頭,額頭流下一滴滴的汗水。
  “這么說來,你身后跟著的這些尾巴,和你們鬼塔無關了?”
  “什么?”
  紀十一一愣,神情大變,就在這時,七道暗影,從四面八方射出。卻是七把漆黑如墨的靈劍。
  殺機凜烈!
  七道暗影靈劍,編織成網,殺機發動的剎那間,整個夜魑之森隨之變得一片漆黑,伸手不見五指,就連靈識感知,也都被黑暗籠罩屏蔽。
  紀十一只覺得喉間一陣翻涌,這時想要躲閃已經來不及了,就連意識,都被黑暗控制。一種絕望的情緒泛起。
  但就在這時,一道熾烈的光亮了起來,像撕碎了黑幕一樣。照亮了夜魑之森,光芒當中,七個身影,正交錯而立,擺出一個七星之陣。
  “七星斗羅陣?”
  只看了一眼。身為鬼塔菁英的紀十一,就認出了這個陣式。
  圣炎教的鎮教陣法之一,最少需要七人聯手,最多,可以是七的任一倍數,陣法千變萬化。毫不墨守成規,在大千界赫赫有名,不知道有多少與圣炎教敵對的強者高手。都敗在這套陣法之下。
  但是,那道照亮這一切的光,卻更加奪目。
  是明人!
  轟然一聲巨響,無數命格直接從結陣的七人體內爆出,滅殺!
  紀十一卻渾身打顫。剛才發生了什么?只是一束亮光,還沒弄清楚怎么回事。那七個人的命格,直接從體內抽離爆出而亡。
  詭異……恐怖,強大!
  這就是明人。
  “殿下……這不是……”當務之急是解釋清楚,紀十一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時候被人盯上了,得罪明人的下場,恐怕整個鬼塔,都承擔不起。
  “圣炎教?”明人沒在意,伸手朝著爆出浮在空中的命格輕輕一揮,只見數萬命格直接飛入明人體內,沒有任何的光華,就像是雨滴打入波瀾壯闊的大海,就是想興起一點波瀾,都感覺無力。
  圣炎教,三派六教十二宗中的六教之一,實力超群,在六教當中,屬于行事低調的類型,明人這還是第一次遇到圣炎教的人來找他麻煩。
  “如果在下沒有眼拙看錯的話,剛才,的確是圣炎教的七星斗羅陣法……”紀十一微微點了點頭,七星斗羅陣只有圣炎教最核心的弟子才有資格習得,此陣非同小可,絕不是外人可以學得來的。
  一片寂靜……
  許久,紀十一眼角抽搐了兩下,鼓足了膽子抬起頭來,夜魑之森,除了樹林,一片空蕩,也不知道明人什么時候離開了。
  雖然這不是第一次,但是,紀十一心中還是惴惴不安,眨了眨眼,紀十一眼中露出了一縷狠色,圣炎教想對明人出手,和他,跟鬼塔,都沒有半點關系,但是,什么時候不能動手,非要在他在場的時候,顯然內有乾坤。
  鬼塔向來低調,但是,絕對不是任人拿捏的軟柿子,雖然鬼塔不會主動出手,那不符合鬼塔一直以來用于示人的風格形象,但是,在大千界,對信息情報的收集,傳播和控制,有時候,也是一件非常可怕的殺器,或許,可以向上面申請一下……是不是將更多的資格,泄露給明人知道。
  就算是明人,鬼塔也不是予取予求,更多的是,一種籠絡和接近,真正核心的消息情報,還是要看是否能鬼塔有利,再決定如何處置。
  葫蘆城,因盛產寶葫蘆而聞名,這里是千峰宗勢力范圍的邊緣,屬于三不管地帶。
  不過,往來這里的修士,稀少見到高手,雖說是三不管地帶,但畢竟是距離千峰宗直轄勢力圈最近的一座城鎮,千峰宗在這里的影響力,不言而喻。
  葫蘆城千峰宗的聯絡據點,一片籍亂,門前門后,不時有千峰宗的弟子奔進走出,氣氛尤為緊張。
  怎么可能不緊張!
  胡靜大魔頭,剛剛抵達葫蘆城。
  千峰宗的屠殺令下,胡靜沒有任何易容隱藏的意思,一路上,腥風血雨,凡是響應千峰宗屠殺令的,只要遇到,全部都沒能夠回去。
  現在,胡靜來到了葫蘆城,目的是什么?是截殺她?還是……靜觀其變?
  從最近的情況來看,還是靜觀其變,比較能活命。
  只是,屠殺令壓在上面,不做點什么的話,恐怕后果也不堪設想,反正不會比死好上多少。
  “血碧羅城主那里的回覆如何?”
  “先不管血老鬼。他那點力量,還不夠看,去請蠻天刀的人回來了沒有?”
  “這……蠻天刀大人在葫蘆城?”
  “昨天剛到,來采七彩寶葫蘆的,那位大人出手的話,胡靜之流,全然不在話下。”
  “不錯,據說前不久,蠻天刀的命格已經突破八萬之數,晉升金仙!”
  “可是。胡靜能在千峰山門全身而退……”
  “屁話,那是各峰峰主大意了,你也知道。千峰之爭,三十六上峰之間,并不是齊心協力,肯定是互相扯皮,才讓她鉆了空子。”
  據點中。一眾坐鎮的長老,議論紛紛,正這時,陡然一股寒意從空中落下。
  白衣圣潔,雪仙凌世。
  “胡胡胡……靜!!!”
  剎那間,長老們噤若寒蟬。
  胡靜目光一掃。“這里,是千峰宗的據點?”
  “……”幾名長老,不敢發聲。就怕一句話不當,惹來殺身之禍,眼前這個女人,絕對不是好惹的,不過。相信蠻天刀大人很快就會趕來,到時候就有她的好看。蠻天刀大人雖然不屬千峰宗,但是,蠻天刀的幾個兒子,都在千峰宗中修行,彼此關系,勝似一門。
  胡靜柳眉微蹙,“都不說話,看來這里就是了。”
  說話間,素手一揮,只見一顆黑乎乎的東西從空中落下,在地上滴溜溜地打了兩個滾,落在幾名長老身前。
  人頭!
  這是誰的?
  幾名長老更加不敢說話,只是怔怔地看著那顆黑乎乎血淋淋的人頭。
  正這時,一道殺豬般的叫聲,從外面傳來,“蠻天刀大人前往截殺胡魔頭被殺啦,被胡魔頭一劍就殺了,還割去了他的人……頭……”
  一名弟子,沖了進來,然后突然像是吃飯被噎住了一般,雙手捂著脖子,再也說不出話來。
  眾長老這時臉色俱都蒼白!
  地上那顆黑乎乎的頭顱的身份,呼之欲出!
  正是被他們報以厚望的蠻天刀蠻金仙。
  胡說的吧,這可是一位修行數百年,才修到金仙果位的強者,怎么可能一劍?
  一劍就殺死一名金仙?
  難道,胡靜在三十六峰合力之下,還能全身而退的傳聞,是真的?
  “你們不用擔心,我不殺弱者,去告訴你們的主子,不用滿世界找圣堂眾了,九日之后,圣堂將前往貴宗討個公道,另外,不想死的,有多遠走多遠。”
  胡靜淡淡地說道,這幾日,千峰宗的屠殺令,弄得她有點心煩,無論去哪里,做什么,四處都有視線盯著她看,總不能把所有人都殺了吧。
  而且,圣堂也是到了要立威的時候了,上一次,感應到王猛的氣息,很顯然,王真人飛升大千界的日子,快要到了,但是胡靜的心里面,卻是又歡喜,又擔心,歡喜的是,終于可以見到王猛了,擔心的是……明人!
  明人的消息,一天天傳入耳中,每天,都有新的變化,胡靜很了解,明人正在瘋狂的修行,而明人這樣修行的目的,只會有一個——
  王猛!
  這兩個人,是天生的對手,小千界中,明人敗了,但是現在,大千界中,明人走在了王猛前面!
  要變強,變得更強大,要讓圣堂眾更加強大,不僅如此,還要在大千界中,建立起足夠與明人……不,足夠讓明人感覺到一絲忌憚的勢力,這樣,才能夠在王真人安然度過飛升大千界后,最脆弱的那段時間。
  這,也是為什么圣堂眾在大千界中,各自分散修行的緣故,每一個人,都要打出一片天下。
  雖然獨行很危險,還要因為拒絕各大勢力的招攬而面對各種各樣的追殺,但是,大家沒有任何的怨言,過去,王猛為大家做了太多太多了,現在,輪到他們了!
  這個時候,千峰宗又搞出了屠殺令,老虎嘴上撥毛,不知死活。(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