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23)      第991章月末(06-23)      第992章情投意合(06-23)     

圣堂911 星盟之主的心

話音落下,蕭望云的眼神,漸漸由笑意吟吟,變得凌厲起來,仿佛刀割般的目光,流轉不定,在地皇身上探視不止。
  地皇哈哈一笑,“同屬于大地,來吧。”
  轟!
  地皇力量猛然一爆,土行真元瞬間在他身上形成一具虛影石鎧,身為地皇,對付一個蕭家的小輩,自然不會主動出手。
  蕭望云深吸口氣,修行數十載,籍籍名,除去皇兄,就再也沒有第二個人知道他這一身實力,今天,是時候揚眉吐氣,一鳴驚人的時候。
  蕭望云向前邁出一步,“地皇前輩,小心了,崩,解,化,蟒!”
  隆隆……
  大地震顫,蕭望云身前大地崩碎裂開,凝重的土行真元從裂隙當中噴涌而出,瞬間化成一條巨大的石蟒,向著地皇卷殺過去。
  石蟒吞天。
  石蟒腥黑大嘴張開,向著地皇一口吞咬過去。
  “這個蕭望云,有點意思。”元罡眼中一亮說道。
  宋一道面帶異色,這個蕭親王,他見過數面,卻從來沒有在他的身上感覺到過力量,過去的感覺,充其量,也就只是個天輪境而已。
  但是,此時此刻,蕭望云身上的氣勢,明顯達到了化神境后期,距離巔峰不遠。
  藏得越深,越是可怕,這個蕭望云,絕不是個簡單之輩。
  不過,以大地之道,去對地皇,的確太不明智,而且,化神境后期,半步巔峰。對四皇而言,還是有點弱。
  轟隆。
  地皇伸手輕輕一觸,瞬間,撕咬上來的石蛇寸寸崩散。就看到一條奇異的紋理。被地皇抓在手中。
  只見這道紋理陡然一轉,卻是從地皇手中一下消失。又回到了蕭望云的手中。
  地皇一怔,“地紋?”
  在中千界,真元有靈,其名為紋。地有地紋,水有水紋,任何真元,只要修出“紋”,便可得其真髓。
  很顯然,這道地紋,是由蕭親王轟出的招式。這是已得大地真元之真髓的標志。
  “原來如此,修到地紋,任何與大地相關的法術招式,都對其攻擊效。難怪蕭望云敢出戰,有蕭家人的風格。”宋一道淡淡一笑。
  地皇也是一笑,地紋?這個蕭親王,有點意思。
  大地主守,原本就缺少有力的攻擊法術,若是對手還是個掌握土行真髓的家伙,就加力了。
  蕭望云深吸口氣,這時,卻沒有再次發動攻擊,而是凝神守一,轟然間,十數道地紋浮顯出來,化成一套石鎧覆蓋防御。
  從一開始,蕭家就沒打算要贏,所求,不過是一平手爾,能與四皇團打成平手,蕭家絕對只會是面上有光。
  “小心了。”
  地皇也不啰嗦,伸手一揉,只見土行真元一涌,化成一顆石炮,轟向蕭望云。
  蕭望云凝神以對,地紋戰鎧在身,任何大地法術,對于他,都是效,陡然伸手接向石球,只見石球在半空當中突然一滯,瞬息之間,石質瓦解落下,消散不見。
  這時,地皇又是伸手一點,大地轟鳴,只見地面隆起,一道沖擊靈波朝從地下朝著蕭望云轟殺過去。
  蕭望云又是伸手一抓,咔嚓聲中,只見那道大地靈波,竟然是直接從他身前繞過,轟到戰臺邊緣的護壁之上,轟隆巨響,護壁直接粉碎,地皇這一招,若是擊中,蕭望云不死也要重傷,絕對沒有留情。
  眼見這一幕,四周一陣嘩然,地皇的攻擊,完全落空,根本就是連靠近蕭望云都不能。
  “完全掌握,真的是完全掌握。”
  元家家主元昊有點感嘆,元家主火,身為家主,他在火行功法之上,其實也摸到了一點火行真髓,火紋這東西,只要給他時間,他也能夠轟殺出來。
  但是,懂,并不一定能掌握,轟殺得出來,也不一定是所有都能控制。
  若是完全掌握,才能夠真正做到免疫基于這一行真元的所有攻擊。
  姬軒轅目光有點沉,蕭望云藏得太深了,這不僅僅是完全掌握土行真元的真髓,實力上,蕭望云也有化神境后期,高端戰力之上,蕭家走在了姬家前面。
  火皇元罡樂了,“就是不知道蕭望云的地紋修到了幾條,要真是完全掌握,土老頭就要丟人了。”
  “畢竟只是個小輩。”宋一道搖了搖頭,不能一招解決,的確有點丟人。
  這時,地皇似乎打到興起,哈哈一聲長笑,再次出手,轟出一道地龍,大地震顫,黃氣彌漫整個戰臺,從四面八方壓向蕭望云。
  然而,再一次的,土行之力在半空當中突然凝滯停住,只見一道道奇異的地紋浮現空中,卻是將一點點將地皇轟出來的地龍瓦解成最初的土行真元。
  地皇的目光有終于有點變化了,剛才的地龍萬奔,是土行非常之道,乃是他不久之前,才領悟到的一道土行力量,應該不會被對方地紋免疫瓦解才對。
  蕭望云深吸口氣,身上地紋陡然一合,真元吞吐,轟然一聲,蕭望云身上的地之鎧甲,變得加凝實堅固。
  四周一陣嗡鳴,地皇的實力是毋庸置疑的,老牌強者,盛名虛士,可蕭望云竟然能夠在地皇的連續攻擊之下安然恙不說,還一副尚有余力的瀟灑模樣。
  火皇加樂了,蕭望云根本就是沒打算進攻,打算防御到結束,就賭地皇攻不破他的土行效的地紋之鎧了。
  地皇曬然一笑,還真有點處下手的感覺,不過……
  “你很不錯,只是,地紋之法,不是你這樣用的,有些境界,你還不懂。不過,在你這個年紀,能修出如此深奧的地紋,各種土行法術對你失效。值得贊賞。就破例讓你領悟一下,什么才是真正的大地。”
  話音落下。地皇雙瞳陡然一變,化成琥珀之眸,法眼通!
  轟。
  一道精粹的土行真元,從地皇雙眼爆出。并不是法術,而是純粹的真元。
  蕭望云眼中比凝重,地紋從他雙手涌現,任何土行法術,在他面前,都會像家養的小狗一樣,或許會有點頑皮。但是,絕對逃不離他的指掌控制。
  地紋捕捉上地皇琥珀法眼射出的土行真元,地紋旋轉,就要停滯這道土行真元。
  道場之上。各大勢力卻看得有點稀里糊涂,地皇話里說得玄乎,真正的大地,但看他此時所用的招式,不就是一招很普通的土行法眼通嗎?
  蕭望云的地紋,完全可以瓦解這種程度的土行法術。
  但,就在這時,法眼通土行真元陡然一個流轉,閃爍之間,蕭望云的地紋陡然落到空處。
  “什么!”
  蕭望云一愣,只見法眼通再次閃爍,土行真元轟然聲中,化作黃氣彌漫的巨龍朝著他撲擊而下。
  “地紋逆轉,大地之道,起!”蕭望云心中一沉,地紋旋轉,身上地紋之鎧,嘎吱作響,運轉極致,但是……
  兩道發出的地紋穿過土行巨龍,再一次落到空處,他的地紋徹底失效。
  轟!
  巨龍砸下!
  地搖天動,大地的土行真元,如噴泉般從地下狂涌噴出,蕭望云一動不動,在他身前,是一個巨大的深坑。
  四周一陣寂靜,難道,最后關頭,蕭望云還是阻止了地皇的法術?
  但,就在這時,“我……認輸。”半晌,蕭望云頹然的聲音響起。
  地皇留手了,剛才那一擊,并不是蕭望云的地紋起了作用,不是地皇打偏了。
  只是,蕭望云想不懂,為什么,他的地紋會制不住那道法術,如果是高深的地行法則,他也就認了,但是,明顯只是很熟悉的法眼通中的地龍嘯天而已,一個在過去被他破解了不下百次的土行法術……這一次,連續三道地紋都沒能破解。
  這時,地皇淡淡一笑,“對土行之法,你很有天賦,能修成地紋,只是很可惜,你的路子走錯了,什么時候能拋下秘典,或許,下一位地皇,就是你了。”
  蕭望云一嘆,他也算是盡了全力,這時聽到地皇對他夸贊,連忙拱手問道:“前輩謬贊了,只是不知道前輩是如何令地紋效的……”
  “土行有靈,名為地紋,地紋大成,地法不侵,只是,這里所謂的地法,是死搬硬法,若是法也有靈呢?呵呵,這是另一個境界,等你真正化神境大成時,自然就會明白。”
  蕭望云怔怔不語,法術也能有靈?還是有點想不明白,法術與五行真元不同,法術是通過秘法組成,就像是人為制作出來的傀儡,而真元,是自然而生的靈物。
  雖然不是很懂,但蕭望云仍是深深一揖拜下,以弟子禮謝過,這才退回蕭家本陣。
  各家家主都是默然不語,蕭望云的深藏不露,固然令人吃驚,但是,面對能令土行法術絕對效的地紋,地皇最后卻仍然使用最普通的土行法術將蕭望云徹底擊敗……
  法術有靈?
  什么意思?
  看起來,對四皇的真正實力,也要重評價,絕對不會比禁忌團要差。
  四皇團勝出,其實也是意料當中。
  蕭家雖然底蘊強悍,但四皇畢竟是四皇,老牌老資格,若不是各大禁忌勢力,天下第一道場,最大的熱門其實就是四皇,所以蕭家的戰略跟孟家一樣,皇族對自己的認識也很清晰,獻丑不如藏拙了,只不過也引起了一陣驚嘆,家族力量太愛惜羽毛了,長期的俗世生活讓他們顧忌太多。
  不過,相比四皇團與蕭家之戰,倍受人期待的,卻是接下來的這一場……
  第二搞定,求月票,感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