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25)      第991章月末(06-25)      第992章情投意合(06-25)     

圣堂912 王猛的來歷

轟天團對陣飛天舞團。
  轟天團的轟天和舞火,在兩百年前,都留下了無數禁忌的傳說,一個是第一力修,一個是最后的火靈修,這時重現世間,更是為人津津樂道,這兩位現在有多強?
  沒有人知道!
  而飛天舞團,命蟲,問天命,恨天高,望云,十八翼蝠。
  到現在為此,僅僅只有十八翼蝠正式出過手,另外四個,來歷至今仍然是個未知,有時候,未知的東西,會讓人覺得更加可怕。
  命蟲,問天命,恨天高,望云,十八翼蝠,一齊走上了戰臺。
  “群毆還是單挑,你們選吧。”
  十八翼蝠直接開口說道。
  第一力修轟天?
  呵呵,兩百年前的第一,現在是什么情況,誰知道呢?
  至于靈修舞火,最后的靈修,聽起來好像很牛逼,但是,如果真的牛逼的話,又怎么會只剩下最后一個人?
  單挑,誰怕誰?飛天舞團絕對不慫。
  至于群毆,其實飛天舞團最擅長的,就是這個,五人聯手,恐怕整個位面,都要哭爹喊娘。
  十八翼蝠有點囂張,但是……轟天團更囂張。
  轟天走上了戰臺,真的是用走的,平易普通得就連個凡人都不如,一臺階一臺階的走上去的,凡人還會一步邁好幾個階。
  這明顯是在怠慢飛天舞團。
  “你們一起上吧,我一個就行了。”
  好容易,走到戰臺之上,剛一站定,也不給飛天舞團任何開口的機會,轟天就直接說道,“讓你們一個個上,我怕有人會說我不給你們機會,就這樣,男人就不要婆婆媽媽,來吧,一起上吧。”
  只能說哪怕在這個舞臺上,也不缺乏狂放之人,到目前為止,最囂張的人出現了,他叫轟天!
  十八翼蝠臉色有點難看。
  “嘿嘿,那就一起上吧。”命蟲突然發出笑聲,說道。
  問天命和恨天高同時點頭,兩人仿佛一體,不僅身高體型完全一樣,就連行走動作也都完全一模一樣。
  望云冷哼一聲,“轟天,兩百年了,你的脾氣還是這么拽,可惜,今非昔比,今天,你就會死在你的脾氣之上。”
  “別和我套近乎,我不會手下留情的。”轟天爽朗的笑道,雖然很囂張,但旁觀者卻覺得很暢快,當然他的對手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望云臉上一抽,“怎么,連我都不記得了?”
  轟天仰起頭,但他確實不記得了,“要打就快點動手,不要耽誤別人的時間。”
  飛天舞團五人齊怒,就連仿如一體的恨天高與問天命兩人眼中都噴出了怒色的火焰。
  “殺。”
  望云猛然一指點出,指尖浮現一層淡金之光,蒼瀾點金手!
  轟隆。
  一指擊中轟天胸前,只見淡金之色,一下布滿轟天全身。
  醉書生眼中一變,“原來是他,點金邪鬼!”
  不老不小笑了,“還真是他,蒼瀾點金,邪鬼莫測,原來他的本名叫望云,當年不是被那個誰誰誰宰了嗎?”
  老男人一把接過醉書生手中的酒壺,悶了一口,說道:“蒼瀾點金手,是門奇功異法,聯絡天道,據說,可以上通天界,點賜神之金旨,是以,修行時間越長,威力越大。”
  凌玲一笑,“兩百年前的點金手就被稱為邪鬼莫測,兩百年后,又是什么?”
  “看轟天怎么打了。”不老不小不知道從哪里變出一顆糖果,邊嚼邊說。
  這時,望云一招點金,正要不依不撓繼續追殺,但就在這時,十八翼蝠臉色陡變,一把將其拉住,腳下猛然發力,石屑飛濺,疾之又疾的飛閃開來。
  轟隆!
  只見轟天突然出現在兩人剛剛所處的位置。
  這時,被點金手化成淡金色的那一個“轟天”,卻是悄然變得越來越淡,赫然是一具力之殘影!
  望云臉色瞬間鐵青,剛剛一指點下,他的感覺,根本就是點中了正身,而并非是殘影……命蟲,問天命,恨天高,臉色也是難看,他們也沒有看清楚,轟天是如何躲過望云的蒼瀾點金指的,唯一清楚的是,轟天的力量有點可怕,爆發出來的殘影,都帶著強橫的力量,給人一種真人的感覺。
  也即是說,殘影當中,都貫注著強大的力量。
  命蟲冷聲說道:“各位,聯手吧。”
  力修,大多數時候,都是下層修士,但是,一旦力修問鼎巔峰……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單挑一名巔峰力修,就會讓你深刻的了解到,什么叫做打不動的無奈。
  轟天的殘影,登時讓飛天舞團感覺到了一絲忌憚,但是……也僅僅只是害怕打不動轟天而已,力修,也就挨打能力強而已。
  命蟲顯然才是飛天舞團的老大,一言既出,另外四人,一言不發,卻悄然之間,聯手布下一個聯手大陣,五人一陣,氣勢化一。
  轟天哈哈一笑,“這才有點意思,有什么招,趕緊放出來,打完了,我還要去喝酒。”
  命蟲回笑一聲,“只怕,你沒有命去喝了。”
  笑聲剛落,命蟲已然出手,虛影浮現,一只雙尾巨蝎,悄無聲息的出現在轟天身后,沒有任何的動靜,聲音,氣息,殺氣,全部沒有,仿佛就是空氣一般不存在。
  咚!
  巨蝎雙尾同時扎下,直接刺入轟天體內,只見漆黑如墨的蝎尾顏色一下變得黯淡,那是巨蝎將體內毒素大量射出之后的征狀。
  就在命蟲出手的瞬間,十八翼蝠同時出手,一掌拍出,萬千蝠影落下,這些蝠,并非真實存在,而是特殊法力,隱約可以感覺到,蝠影散發出淡淡的死亡靈韻。
  恨天高與問天命雖沒有直接出手,但是,源源不斷的真元從兩人身上滾滾涌出,落在命蟲轟出的雙尾巨蝎與十八翼蝠的萬千蝠影之上,進行著傷害加持!
  撕裂,不可愈合,恐懼,致盲……無數負面的狀態,朝著轟天涌去。
  望云雙手泛起金光,蒼瀾點金手隨時待發,最后一擊,將會是由他來完成。
  “殺。”
  望云斗然飛出,整個身體化成一點金光,直射轟天。
  咚!
  一指點中,望云身形飛退,又落回到五人布下的聯手陣式當中。
  所有攻擊,轟天照單全收。
  而且,這一次,絕對不是殘影!
  醉書生這時,卻是將飛天舞團中人,一個個認了出來。
  命蟲……當年人稱毒蝎鬼神。
  問天命,恨天高,是兩兄弟,雖是雙胞胎,但是長像卻不一樣,心靈卻是完全連接一起,兩百年前,就是頂尖殺手,死在兩人手中的化神境強者,數不勝數。
  飛天舞這五人,當年都是號稱已死之人,這時卻突然聯手重現。
  望天緊盯著全身泛起金色的轟天,這一記蒼瀾點金手,他已傾盡全力,金光當中蘊含的是能夠崩滅一切的法則之力。
  “還算不錯,能讓我感覺到一點點痛。”
  轟天贊賞的笑聲突然響起,咔嚓!
  只見淡金色的法則,直接從轟天身上崩落下來。
  命蟲眼睛微微一瞇,用常規的招式,對付轟天,果然沒有用處……臺下,老男人搖了搖頭,“轟天當年號稱破禁之體,不死之身,飛天舞的攻擊雖然很強,但是,面對破禁之體,顯然只是送菜。”
  死人團的老五突然現身在臺下,淡淡地看了轟天一眼,似乎在轟天身上找到了什么感興趣的東西。
  轟天的目光,直接與死人團老五對上,“怎么?”
  直接就向老五挑釁!對轟天而言,他的字典當中,就沒有禁忌這個詞。
  “不死?”
  老五目光定定地看了轟天一眼,問了一句,便又如來時一般,神鬼莫測的消失不見了。
  轟天目光微瞇,死亡之道對于不死之道總是有天然的吸引,這時,再看向飛天舞團,卻是沒有戰下去的心情了,“最后一次機會,沒有其他招式,那就都去死吧。”
  轟天根本就沒有將飛天舞團放在心上。
  飛天舞團五人神情異樣,尤其是望云,他的蒼瀾點金指,連接兩次失敗,而且,第二次,直接命中了轟天,卻還是沒有起到任何殺傷的作用。
  這就是所謂的第一力修的破禁之體,不死之身?
  命蟲冷笑一聲,正要說話,轟天身上的氣勢卻是突然一變,無敵澎湃的殺意,海嘯一般,朝著眾人拍打而致。
  “自尋死,不可活,最終召喚,起。”
  命蟲心中暴怒,區區一個力修而已,就算登頂又能如何?所謂破禁之命,不死之身,也只是相對而言!
  “真神,吾等在此召喚您的意志……”
  轟,蒼瀾點金手爆出金光,直入天際,溝通仙界。
  與此同時,問天命與恨天高這兩兄弟身上的真元拼命注入望云體內,不斷增強著點金手爆出的溝通金光。
  十八翼蝠深吸口氣,全身靈力化成一只巨蝠,撲蚩一聲,瞬間遁入蒼瀾點金手溝通仙界的金光當中,化作祭品。
  可以看出,十八翼蝠巨蝠飛出之后,精神明顯變得委靡。
  “獸神仙界,真神意志,遵循古老的約定,降世吧!”
  命蟲主導著這一切!
  他,是天生的領導者,當年被人稱作毒蝎鬼神的緣故,并非是他擅長于召喚雙尾巨蝎陰殺毒人,而是他有如鬼神般的計算。
  任何道法,一學既會,任何計謀一眼看穿……若是其他對手遇到飛天舞團,只需要他一個計算,就能夠輕松瓦解。
  然而,可惜的是,他們的對手是轟天……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