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20)      第991章月末(06-20)      第992章情投意合(06-20)     

圣堂919 節操加更

“對了,圣堂眾的那些不擅長戰斗的人,怎么辦?”
  “殺了。”
  “貶為靈奴不是更好?像是郭榮金的礦魂,很有利用價值。”
  “這樣想,就大錯特錯,別忘記那句話,不患寡,而患不均,這次響應屠殺令的門派這么多,雷天宗,圣炎教那邊,怎么分?”
  三十六上峰議論紛紛,但無一例外,都是自信滿滿,根本就是在討論如何處置的善后問題了,這次為了屠凈圣堂,千峰宗開出了無數前所未有的條件,向天下群雄許下了無數諾言,事后要如何一一兌現,又如何保障千峰宗的利益等等不一。
  這,根本就是沒有將圣堂放在眼中。
  雖說胡靜以一己之力,滅殺三十六上峰中的數名上峰峰主,但在諸峰看來,那只是意外,諸峰峰主,十有八九是輕敵了,所以連靈峰之力都沒用上就被直接滅殺。
  事實的真像,總是容易被人忽視,尤其是這種漲敵方士氣的想法,更是不容于眾。
  此時,羅浮峰中……
  前任峰主羅霧此時無比凄慘,替死大法,靈魂大損,顯然不再適合擔當峰主之位,主動退位,讓出靈峰之靈,也才只是讓他保住了一條小命,被扔在羅浮峰后山靜養殿,名義上是養傷,其實是任其生死。
  凌云峰峰主凌馳此時卻出現在這里,他的峰主之位,也有些不保,三十六上峰聚會議事。有意無意,都在排擠他,原因并非是他敗給了胡靜,而是他始終認為。胡靜乃是一名半神,很顯然,這種說法,得不到認同。覺得他是上一次被嚇得膽小怕事了。
  羅霧對凌馳的到訪卻沒有多少好臉色,“怎么?難道你也丟了峰主寶位?要來羅浮峰的凈養殿養老了不成?”
  “羅兄,何必如此,其實我這次來,是勸你和大家說明,當時的情況,你知道的……”
  “我知道胡靜,就算不是半神,她也有著類似半神的力量。半只腳踏入了半神的領域當中。”
  “現在眾人都不把圣堂眾放在心上。我恐怕會……”
  “莫非凌峰主想說會吃虧?哈哈哈。凌兄啊凌兄,那又與我何干,我現在可是在凈養殿呢。凈養殿啊,是個好地方。清凈,沒人打擾,其他的事情,都與我無關了,不是還有圣炎教嗎?”
  圣炎教,乃是六教之一,是圣修領袖門派,派中擁有兩名半神,其中一名,乃是新晉半神,這一次來千峰宗的,正是這名新晉的圣修半神。
  圣炎教,已然答應了千峰宗的請求,將派出圣炎教兩大半神中的一人,前來千峰宗。
  “話雖如此,但是,請神容易送神難啊。”
  凌馳搖了搖頭,卻也無可奈何。
  “也不一定會要那位半神大人出手的地步,只要他沒出手,萬事好說。”
  千峰宗的底蘊,何其可怕?只要一旦認真,什么圣堂眾,全部都要化為灰灰。
  上一次被胡靜攪得灰頭灰臉,顏面盡喪,那只是沒有準備,若是真正開啟千峰宗山門的無數禁制,千峰……現在是九百九十九峰一齊飛天,別說一尊半神,哪怕是兩尊三尊,只要他們敢來,不敢說一定能留下,但是保住千峰宗的顏面,絕對不是問題。
  問題只有一個,在世人面前盡露底牌,對千峰宗并沒有多少好處,底牌底牌,越是不為人知,就越能震懾外人,曝光的底牌,遲早會被人用各種手段針對破解。
  羅霧并非不明白這個道理,只是,他連峰主都不是了,又被打入凈養殿中,名為養傷,實則軟禁,又有何所謂?只要能屠盡了圣堂眾,哪怕事后洪水滔天,他也不放在心上,圣堂眾固然讓他恨之入骨,但千峰宗的炎涼冷暖,卻更加令人心寒。
  凌馳無言以對,無奈一嘆,時辰已到,只能離去。
  來到山門道場之前,這時,道場之上仙云飄蕩,只見一尊尊道骨仙風的強者紛紛登場。
  “冥河老祖暨月海先生駕到!”
  冥海老祖與月海先生,都是金仙巔峰的修為,跺一跺腳,大千界都要為之抖三抖的風流人物。
  兩人向來獨來獨往,這一次卻陪襯而至,對千峰宗的支持支援之意,不言而喻。
  道場之上,設有賓客席,這時,上面也是仙云蕩漾,各種強者人物端座其上,每一個,都代表著一個勢力,很顯然,能在這里坐著的,都是與千峰宗有著盟屬關系的大門大派。
  雷天宗宗主雷祛火便坐在首位,雷天宗與李天一的糾葛,整個大千界已然是人盡皆知,雷天宗這次過來,顯然不只是來露個臉,表示與千峰宗的友好關系的。
  雷祛火的面容嚴肅,不怒自威,上一次,讓李天一“溜走”,雷天宗三大傳承覆滅,可以說,雷天宗不僅僅是顏面盡失,更重要的是,大千界開始懷疑雷天宗,是否有資格列入十二宗當中,在宗門之前,連一個沒聽說過來歷的小子都留不住,還能稱十二宗之一嗎?
  這時,望著從空中徐徐落下的冥海老祖與月海先生,四周其他門派前來觀戰的修士之間,一陣笑議。
  “聽說冥海老祖對圣堂眾早有不滿,似乎是徒弟被圣堂眾教訓過。”
  “呵呵,教訓過算什么,月海先生的兒子,被圣堂眾打成了廢物一事,還沒結呢,在此之前,月海先生一直在追殺圣堂眾。”
  “話說,圣堂眾有不少人都在被各大勢力追殺啊。”
  “這不奇怪,圣堂眾,太囂張,太目中無人了,真以為因為是同一個門派飛升上來的,就可以在大千界站住腳根了。”
  “移情宗宗主駕到!”
  轟隆……一道遁光直接落入賓客席中,卻是一名翩翩少年模樣的修士,白衣勝雪,舉手投足,有霧相伴,一縷縷異香,充斥全場,只是……這修士,是個道道地地的男修,作派卻是帶著些女修的氣息。
  只是,現場卻沒有人敢有所表現,惹不起啊。
  移情宗宗主景繁離最是睚眥必報,一點小動作,或許換來的就是移情宗不死不休的追殺。
  景繁離目光一閃,便看到了雷祛火,身形一閃,便坐在了雷祛火身旁,笑道:“雷宗主,前不久,你們三大傳承被圣堂眾給毀了,怎么也不見你們雷天宗有所行動?”
  (八月份只剩一天了,求月票,晚上還有一更,感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