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23)      第991章月末(06-23)      第992章情投意合(06-23)     

圣堂929 丹

胡靜的火瓶中蘊藏著天道之力,這是她預備克制明人的,但是忽然之間她也沒了底兒。
  明人的進步速度已經超出了她的計劃,胡靜忽然也明白了,這個世界能阻止明人的也只有王猛,只是現在的情況太不利了,王猛在中千界,而明人眼看就要站在大千界之巔了!
  明人的注意力在眼前的孟何身上,禁不住皺了皺眉頭,“你怎么更弱。”
  這口氣,完全把半神當菜了。
  孟何驚恐不定,怎么可能!!!
  “找死!”
  明人已經到了孟何的眼前,抓住了孟何的頭,他對一個更弱的半神完全沒有意義。
  圣光魔坍,天下無敵!
  孟何的掙扎像是一個凡人一樣,力量都施展不出來了,在明人的手中變成了一堆堆的命格消失在明人的手中。
  九萬九千九百的命格在眾目睽睽之下被吞噬,但明人似乎很有些不屑。
  整個過程靜悄悄的……沒人說話,也沒人反抗……
  半神……在他的面前竟然這么不堪一擊……直接吞噬半神,這是當年妄天都做不到的啊!!!
  圣光魔坍體大成了!
  整個千峰的修士都被……嚇壞了。
  縱觀大千界悠久的歷史中就從來沒出現過這樣的妖孽,即便是代表著大千界傳統力量巔峰的妄天,也不是這個樣子。
  妄天是標準的半神,有著雄霸天下的威武和力量,戰斗也是一派宗師的象征,哪怕是魔修,到了巔峰,其實圣魔同歸。
  但眼前的明人卻完全不同。他的身上看不出任何半神的氣質,更別說什么橫掃天下的霸氣,若是他露出一些來,恐怕找他麻煩的人會少一半。
  談笑間,半神灰飛煙滅,這是何等的力量。
  圣炎教完了……兩大半神隕落,這是無法彌補的損失,而明人……所帶來的戰栗卻才剛開始。
  千峰宗的所有宗主一動不動,不敢動。他們的命已經不再他們的手中,胡靜一個人就敢抗衡千峰大陣,在加上一個同是飛升眾的明人,毫無機會。
  只是氣氛確實有點古怪,林靖皓力量也是隱含。隨時可以出手,所有人都盯著明人,沒有王猛的壓制,明人才是這個世界上最危險的。
  明人的目光望向千峰宗數不清的修士,“讓妄天出來,否則我將殺盡大千界半神。”
  平淡的聲音中透著無邊的狂狂狂狂狂狂!
  妄天是大千界的傳說,不但無與倫比。同時也擊敗了小千界的妖孽莫山,當年逆天邪神也差點改變大千界的格局,也許是不成文的規定,大千界是絕對不允許來自下界的力量占據上風。而實際上,也從來沒人能做到。
  莫山天縱奇才,逆天邪神,卻最終功虧一簣。
  但現在不同了。一個妖孽是可以對付的,一群妖孽呢?
  何況里面還有妖孽中的妖孽。……這是拿半神當飯吃啊!
  毫無疑問,這一戰之后,明人的大名將廣播大千界,那些真正的強者肯定要出手了。
  不會有人接明人的話,也沒人有那個資格,明人相信,總有一天妄天會出來。
  沒有理會其他人,明人看到了久違的眾。
  “林兄,一個月之后來找我。”明人淡淡的說道。
  林靖皓苦笑,他露底了,明人已經忍不住了。
  “兩個月行不?”
  所有人瞠目結舌,這也能討價還價?
  明人點點頭,“胡師妹,好久不見。”
  明人并沒有表現出太強烈的敵意,還是那么的平靜。
  不過這可把周圍的修士嚇了一跳,……這幫人竟然是來自一個門派?
  這是什么可怕的存在,總共就這么幾個人,力量已經很可怕,據說還有不少人因為某種原因并沒有出現。
  胡靜微微一笑,“明人師兄,妄天的痕跡也不是不能找到。”
  “呵呵,師妹天縱奇才,正要請教。”
  “斷天涯。”
  斷天涯,妄天最后出現的地方。
  明人輕輕一拍額頭,“最明顯的地方卻被忽略了。”
  不是被忽略,而是斷天涯現在根本無法靠近,半神都不行!
  但明人呢?
  一群大千界的修士看著這幫人來自下界的修士侃侃而談,心中也是說不出的滋味,堂堂千峰宗連個屁都不敢放。
  “他快來了,我能感覺到。”
  話音未落,明人的身形已經消失了……
  戰罷,天下第一道場的溫度變得熾熱,整個位面,都在沸騰。
  死人團被王猛收走!
  甚至沒人清楚發生了什么,死人團確實沒有再出現,凌亂的修士一堆接一堆,難道王猛才是真正的禁忌修士?
  誰強誰弱,并無定數。
  擲骰子的馬戲團對陣影團,又將會出現什么樣的戰況?
  舒不起,是三次渡劫失敗,還能活得無比滋潤的老怪物,爵不賭,能夠與舒不起對賭,也是那種一不小心,就會引來天劫的終極高手。
  兩個大光頭,身上的氣息讓人捉摸不定,看上去,就像有點懦弱,但是能跟在舒不起和爵不賭兩人邊上,怎么可能是凡人?
  酒鬼酒檔,由于王猛的金字招牌,這里已然成為各種高手暢談聊天的寶地。
  青春不朽團的一群人,一日三餐,定點來食。
  半死半活團,跛子也經常一個人來,點一壺酒,喝半壺,打包半壺,也不知道是不是給天瞎和地聾帶的。
  “現在就說天下無敵,還為時過早,收走死人團也不是無敵,半死半活團,跛子就能徹底壓住死人團。”洛神團的洛風在酒檔當中,大肆點評。唉,敗歸敗了,話還是要說的,帥氣的男人,怎么可能會為一次失敗而郁郁寡歡?喝酒聊天,一切照舊,什么都不能少,這才有洛風的氣派。
  “秩序對秩序,誰優誰劣。太難說了,就拿舒不起來說,三次渡劫的無敵人物,你敢說他打不過王猛?”敢這樣拿舒不起說話的……赫然是瀚海三圣中的沙圣。
  沙圣和洛風的關系,最近有點走得近。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兩人聊得正歡,篤篤……門口傳來一陣盲杖敲擊地面的聲音。
  是天瞎來了。
  “一壺酒鬼酒,最普通的。”
  天瞎徑直坐到了跛子經常坐的位置上,很直白的點單。
  一下子,酒檔安靜下來,跛子沒來,瞎子來了。今天有點古怪,而且為什么點最普通的?有點不匹配身份啊。
  “我佛慈悲。”
  突然一聲喧號,擲骰子的馬戲團的靜云出現在了酒檔當中,禿頭上面一點戒疤。格外醒目。
  靜云直接坐在瞎子面前,拿過酒壺便自斟自飲起來。
  “條件?”
  天瞎突然開口了。
  “御神七則,方便之門,對施主只是外物。對我等,卻是圣物。”
  天瞎手一揮。只見兩件奇異之物落入靜云手中,滴溜溜一轉,便又被靜云收入囊中。
  靜云笑瞇瞇,手中又是一轉,卻是不知又將什么東西,交到了天瞎手中。
  天瞎點點頭,卻轉過頭,和左京右京說道:“記跛子的帳。”
  話音落下,人便消失不見了。
  靜云抱起酒壺,也消失了,這些禁忌高手,來去無蹤,真要賴帳,根本就沒有辦法。
  洛風和沙圣眨了眨眼,他們剛才好像看到了不得了的東西……靜云給天瞎的,似乎是……
  “不可能吧,一定是眼花。”
  “不是那種東西的話,以天瞎的性子,怎么可能把那兩件寶物交出來?”
  “說得也是……外海修士,佛門法度?”
  佛門修士不知是從什么時候出現的,獨樹一幟,信仰也很奇怪,講究的不是渡劫殺戮成神,而是通過犧牲自我煉獄成神。
  只是很少為修士們所接受,畢竟誰也不愿意犧牲自己,而且這樣也能成神?
  第二日。
  擲骰子的馬戲團與影團正式開戰。
  舒不起,爵不賭,靜云,靜空來得早了一點,舒不起想搞賭局,不過,這一場,沒人接他的莊。
  “我是那種你買我贏我就故意輸的人嗎?”
  舒不起有點火大,抓住了醉書生,抱怨問道。
  “你別拉我,我沒錢下注。”
  醉書生兩袖清風……
  “沒錢可以用寶物啊,當我不知道,你有件秘銅壺,里面裝著玲瓏珍露,一滴珍露抵五百金如何?”
  醉書生苦笑,換過去,他也就賭了,雖然說,一滴珍露是萬金不換,但是,好玩而已,多少金都一樣,重在參與,然而現在,“唉,一言難盡吶。”
  舒不起眨了眨眼,直到凌玲第三次從一旁“路過”時,他才終于明白過來,果然真真的是一言難盡。
  就在這時,影團露面了……
  五個人,都包裹在寬大的黑袍當中,一齊飛上了戰臺。
  嗡……
  凝重的殺氣,從五人身上爆出,瞬間,全場安靜了下來。
  影團,戰到現在,卻仍然沒有人對這個禁忌團有實質的了解,只知道,這是五個頂尖的刺客,實力未知,只是曾有人說過,以單人而論,影殺的五人,與不殺相差極大,但,若是影團五人聯手,不殺也只有退避三舍。
  影團一路殺上來,幾乎都沒有用過真正的力量,異常順利,對手大半都是主動投降了,凡是沒投降的,都沒有能夠活下來的,而且,誰都不知道,影團是什么時候動的手。
  神出鬼沒,出神入化,用來形容影團,最是恰當不過。
  舒不起卻沒有上臺,對這種在陰影暗處搞來搞去的家伙,他提不起任何的興趣。
  靜云和靜空齊聲宣揚了一聲禪號,聯袂飛上了戰臺。
  “五位施主,見諒了,萬般皆苦,不如回家納涼,何必執著呢。”
  靜云一臉呵呵,苦口講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