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25)      第991章月末(06-25)      第992章情投意合(06-25)     

圣堂932 鑒丹

影團,徹底敗了。
  舒不起一笑,向著洛風和轟天伸過手去,“愿賭服輸,寶器金錢,統統拿來。”
  洛風苦著臉,“這都能翻盤?”
  轟天摸了摸鼻子,奶奶的,又賭輸給舒不起這賭棍了,贏他一把有這么難嗎?
  爵不賭看了轟天一眼,搖了搖頭,也就只有轟天,才會和舒不起一賭再賭,像他,賭過一次,任由舒不起再怎么糾纏,他也絕對不賭,很干脆,連名字都改成“絕不賭”,以絕舒不起找他的賭心。
  逆天光頭!
  真不知道這兩光頭是怎么被舒不起騙來的。
  影團皈依了,靜空靜云出名了,其實,他們第一個遇到想要感化的人就是舒不起。
  所以他們悲催的輸了,但是這個世界上只有一個舒不起,這種瘋子并不多見,哪怕是影團這種怪物面對他們也只有皈依一條路。
  這一切,都在天下第一道場之上進行。
  佛道里面含有強大的精神控制,這種力量擴散起來會有連鎖效應相當的強大。
  這時,再看向舒不起,大家的感覺又變了,原舒不起天天賭這賭那,雖然明知道他是競技高手,但舒不起的平易近人總是會讓人忽略一些東西,但隨著道場的深入,就算是豬也能分出高低了。
  作為團長,能收服這樣兩個光頭,自身實力可想而知,還有個爵不賭沒出手呢!
  當然,相信這消息的人,除了各大禁忌團,幾乎沒幾個……
  王猛覺得很有趣,舒不起的法則很有趣,法則組成的秩序。就更有趣了,別人的法則秩序,講究一個井然有條,不紊不亂,有法有度,才能控制自如。
  但舒不起的秩序,雖然只是驚鴻一瞥,但王猛從中感覺到一種未知的亂流,舒不起的法則秩序,就像是賭搏。有一種機率性的東西。
  只是不知道最終會是什么?從靜空和靜云那一戰看,似乎是能影響到因果,但卻又似是而非。
  對于擲骰子的馬戲團。王猛產生了濃郁的興趣,說不定是可以讓他更進一步的力量!
  一戰比一戰強悍,大家對剩下的兩場戰斗,三會對陣姬家,不亂團對瀚海三圣。更是充滿了期待。
  三大會,三仙仍然沒有露面,但是,沒有人會懷疑三仙的力量,按正常情況,三仙的實力。遠超五皇,而四皇在這次天下第一道場所展現出來的實力,足以匹敵禁忌團!
  也就是說。三仙的實力,或許比大多數禁忌團還要強。
  當然,這只是人們的猜想,事實如何,還要一戰定勝負。
  對姬家。大家也沒有敢小窺,之前大夏皇族的蕭家已經展示過了。皇族的底蘊,永遠是你想象不到的,看姬軒轅的態度,姬家就算不求勝,也會給大家帶來驚喜。
  不亂團的將神和一點尤,都是活了數百年的老怪物,除去不知道年齡到底有多大的不老不小,大概就是這兩個老家伙活得最久了。
  活得越久,自然也就越可怕,不僅僅是真元修為,更多的是對法則秩序的領悟,哪怕是頭豬,活上幾百年,也能悟出點東西了,天知道,這兩個老怪物領悟到了什么法則秩序。
  瀚海三圣,神出鬼沒,三人早就已經宣布,他們三人一體,要打,就要一起上,單挑敬謝不敏,來自洛風的消息,瀚海三圣聯手,就能掌握著三種可怕的秩序。
  三種秩序!
  哪怕是死人團,也只有黃泉這一種死亡秩序,而且是死人團五人聯手筑成。
  瀚海三圣的威名,顯然不比死人團,不過洛風的話,絕不會是空穴來風。
  尤其是瀚海三圣中的沙圣,最近跟洛風經常喝酒,似乎有著交易,洛風知道瀚海三圣的一點秘密,也就再正常不過了。
  三大會對陣姬家,人們議論紛紛,焦點在于,三大會,會派出誰?
  很顯然,那些所謂的長老,都不夠資格了,元神境轟動天下的現在,派出化神境,簡直就是有辱三大會的威名,除非掌握了法則。
  沒有人會懷疑三仙的境界,絕對早就達到了元神境,不然三會也不會有如今雄主天下的無上地位。
  三仙,是否會出戰?一切,都是未知。
  不過姬家卻是先一步揭開了帷幕,出戰的,是姬無影,以及皇家四大供奉。
  姬軒轅,這次是鐵了心,要打出姬家的皇族威風,對手是三大會也無所謂。
  四大供奉分別為,常,信,雨,鐵,傳出來的消息,四大供奉,在兩百年前,上上代姬皇還在位時,就已經在供奉院中修行,論歲數,往三百歲上靠,是絕對靠譜的說法。
  “同樣是禁忌有沒有?”
  “只是身在皇家,格外低調而已。”
  “呵呵,主要是因為身為供奉,除非是姬家生死存亡之際,否則都沒有出手的義務,這次出手,似乎是見獵心喜。”
  “也就是說……這四大供奉也是……那個?”
  “元神境無誤!”
  四大供奉的消息不徑而出后,鎬京上下,像是打了雞血,興奮起來,說到底,這畢竟是他們的主場,大周只有一個王猛能擺上臺,還是有點不夠味道,若是姬家能打進八強……那整個鎬京都要發光了。
  大夏雖然也是皇族,但畢竟臨近蠻荒,跟大周還是沒法比的。
  各色人馬,使了勁的打探三大會的消息,到底,會是誰來應戰。
  三仙?還是其他長老?三大會雄霸天下百余年,元神境的長老,或許也是有的。
  就算是三仙,到底是三仙中的哪一位?
  然而,無論怎么打探,三大會都是滴水不漏,沒有任何的消息傳出。
  決戰日來臨。
  戰臺之下,空前盛況,整個鎬京的激情都調動起來。相比王猛,大家更加偏愛皇族,這是骨子里的一種認同,別說姬家有四大供奉,就算是沒有,大家也會祈禱姬家獲勝,最多,暗暗在心里面祈禱,然后爛在肚子里面了事,現在。四大供奉曝光,有了希望,人們自然是無比興奮無比期待。
  王猛微笑地看著人群。有點怪異的感覺,在他的法眼當中,姬家的氣運,在這樣的氛圍之下,正在旺盛的燃燒。越漲越高,連帶著,四大供奉與姬無影的力量,也在無形中,得到了某些微妙的提高。
  運氣,玄之又奧。命運,絲絲相連,王猛摸了摸下巴。有點意思,這是別人看不到的東西,而他現在越來越清晰,王猛也知道這是超神器帶來的,那聯通三界的感覺太玄妙了。直到現在王猛知道自己還沒拿到鑰匙。
  這鑰匙還真不是他自己努力就行的,差了點什么。
  不過冥冥中自有命運。這次第一道場應該會給他一個答案。
  姬無影與四大供奉直接上了戰臺,三大會那邊,卻是姍姍來遲。
  四大供奉才一亮相,整個天下第一道場,都震動了。
  常供奉,信供奉,雨供奉,鐵供奉,四人身著一襲供奉白袍,彼此氣息相連,供奉院中,兩百年朝夕相處,四人之間,早熟悉得不分你我。
  “合擊之氣,呵呵。”不老不小嗑著糖豆,笑道:“當年的四個小家伙也變強了。”
  “認識?”
  “不認識,不過,他們四個的師傅,得叫我師……叔吧,應該是這么算的。”
  不老不小眼中泛起一絲回憶的神色,不過很快就被笑意遮去,“不錯的氣息,希望不會丟他們師傅的臉面。”
  醉書生,凌玲和老男人聽得一怔一怔的,很少聽不老不小談到過去,很顯然,姬家的這四大供奉實力絕對不差,不然不老不小絕對不會提到“師叔”這樣的詞,對于不老不小有多老……真是沒人知道。
  姬無影深吸口氣,四大供奉一言不發,四人交互相連的氣勢,隨著時間的點滴過去,不斷的向上拔高,彌漫戰臺,形成一個氣勢之陣。
  很明顯,在上面呆的時間越長,這股氣勢就會變得越強。
  時間,已經到了,三會的人,卻始終沒有出現。
  一開始,大家還耐著性子,但是,隨著時間越來越久,四周的議論開始憋不住了,三會這是想要棄戰?還是完全不把姬家放在眼里?
  “心理戰?讓姬家焦急?”
  “不至于吧,以三仙的實力,姬家四大供奉也不一定是對手吧?”
  “諢話,你就知道三仙一定比姬家四大供奉強?”
  戰臺之上,四大供奉沒有受到絲毫的影響,彌漫開來的氣勢之陣越來越強。
  嗡!
  就在這時,氣陣達到巔峰,一道肉眼不可見的氣虹從四人腦后沖天而起,接天連地,天地靈力不斷涌入四人體內,循環不止。
  “三仙,不打算現身了嗎?”
  姬無影皺起眉頭,情況有點不對勁。
  “呵呵,姬家的小子,老夫,不是早就已經來了嗎?”
  嗡……
  陡然!
  只見戰臺中央,一名老者席地盤坐,一襲青衣,龍鳳盤踞,淡淡仙云從兩袖徐徐涌出。
  “煉器閣閣主……器仙。”
  火皇元罡眼睛微微一瞇,天下第一道場,三仙終于首度露面。
  “終于出來了。”宋一道眼中泛過一縷神光,卻是有點看不透煉器閣閣主器仙的深淺,突然出現在戰臺之上,全場似乎都沒人發現他是怎么來的。
  在此等高手如云的情況下,一出場就給了所有人一個下馬威。
  戰臺之上,姬無影深吸了口氣,“前輩,請教了。”
  “俗禮都免了吧,禮不誠心,不如無禮,呵呵,姬家四大供奉?不錯,一起上吧。”
  煉器閣閣主站了起來,向著常、信、雨、鐵四位供奉輕輕揮了揮手。
  力量從煉器閣閣主的身上蜘網散開,方寸之間,卻是自成世界。
  四大供奉神情微變,原,他們的氣勢之陣,完全的控制了戰臺上的每一個角落,但是,就在煉器閣閣主揮出手的瞬間,他們的控制出現了一個巨大的破綻,卻是怎么都壓不住煉器閣閣主爆發出來的氣息。
  而且……
  煉器閣閣主出現得實在詭異,在他們的感知當中,就是突兀的出現在戰臺中間,有種虛幻的感覺。
  姬無影點了點頭,退下戰臺,姬家,并沒有打算輸,四大供奉最大的力量,就是合擊之法,從一開始,姬無影就沒打算一個個去單挑,對付三仙,單挑就是穩輸必敗的節奏。
  姬無影剛剛退下,四大供奉輕快移動腳步,一舉一動,隱隱暗合之前布下的氣勢之陣,每步踏出,都借著氣勢之陣的陣威,向著煉器閣閣主施加著壓力。
  這種壓力,不僅僅是氣勢上的,更在心神之上形成實質的攻擊。
  煉器閣閣主臉上只是淡淡微笑,“直接用你們最強的合擊吧,不用浪費時間了。”
  咔嚓,空氣當中,傳來一聲破碎之聲,只見空中出現一道道裂隙。
  “世界如洪爐,萬般皆可煉。”
  轟。
  戰臺之上,陡然升起火焰,仿如煉爐之下的煉石煉火。
  四大供奉臉色齊變,他們布下半天的氣勢之陣,只一下,便被轟成碎渣。
  “哼,元神現。”
  “秩序變。”
  “唯我。”
  “不變。”
  四人陡然一齊發力,粉碎的氣勢之陣,瞬間又凝結而成,只是這次并沒有彌漫散開布滿戰臺,而是在半空當中,結成一顆大印。
  一道道法則流轉大印之上,這是四人對法則的分別領悟。
  轟然一聲,一個雪白的世界從大印當中落下,朝著煉器閣閣主鎮壓下去。
  世界當中,點點雨珠,夾著銀白色的雪花滾滾落下,雪花落在地上,卻發出叮鐺之響,仿佛鐵器金屬。
  四大供奉氣機相交,轟出的世界,并非虛幻,而是實質,四周氣溫驟然下降,冬臨世界。
  “無趣。”煉器閣閣主搖了搖頭,一揮手,天地洪爐,煉化一切。
  咔嚓,空中落下的世界,發出碎裂之聲。
  但,就在這時,世界又是一變,春暖花開,萬物復蘇,碎裂的世界,在春光之下,瞬間恢復,徐徐落下,萬物之力,繼續朝著煉器閣閣主鎮壓下去。
  “法則變幻?”煉器閣閣主卻仍然只是搖頭,“說過了,無趣啊,直接用你們的秩序,法則這種東西,就不要拿出來丟人現眼了。”
  四大供奉眼中浮出怒火,不過,這時仍然是不緊不慢,四人氣機,繼續交融貫通,只見道道靈光從四人身上升起,注入空中徐徐鎮下的世界當中,卻是春色再變,萬物茂盛,夏之炎炎,光陰一轉,秋風颯颯。
  一季輪回,冬臨再至。
  四季法則!
  春夏秋冬,形成一個世界秩序。
  “鎮壓!”
  常供奉冷嘯一聲,另外三大供奉也是齊聲打出法訣,真元狂爆轟出,四季再次輪回,只見空中世界,已然化成一道偉大秩序鎮壓落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