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23)      第991章月末(06-23)      第992章情投意合(06-23)     

圣堂943 婦女之友

巨龍騰空,但依然沒有沖破他的時序,可是那輪紅月卻突破了他的界限。
  這是從來沒有出現的情況,除非王猛掌握著更高端的力量。
  紅月當空,時間在手。
  “你可知道,時間也有時間。”
  王猛說道,紅月的光芒照耀著天下,在這光芒之下,不老不小的時間秩序開始崩潰。
  若只是小千界的存在,無論怎么逆天也是不可能超越上界,但問題是,王猛擁有著大千界最強的傳承,從小千界一步步到中千界,這種領悟已經超越一般修士太多太多。
  要破解別人的秩序很難,但若要擺脫,對于王猛來說太容易了,因為他的第二神格,就是獨立秩序,可以讓其他秩序無效。
  所以即便是在不老不小的秩序之中,王猛依然想施展力量就施展力量。
  時間,可以帶走時間。
  質上,都是一種存在。
  不老不小飛速的后退,擺脫紅月的光芒,因為這種力量會帶走他自身的時間,一旦失去時間,他將魂歸黃土。
  不過紅月的光芒很快消退。
  王猛并沒有擊殺不老不小的意思,這種對抗只能算是印證,他的命格也對王猛也沒有太大價值。
  其實跟明人一樣,也只有半神還算有用。
  不老不小停住頹勢,望著王猛,愣了半響,忽然聳聳肩,舔著棒棒糖,“不玩了,跟你這種怪物玩很傷自尊。”
  不老不小很爽快的認輸,讓在場的修士都木了。
  不是不老不小不想,而是不能跟王猛這種瘋子玩下去。這是一個連天劫都敢引出來研究的家伙,他的這點領悟可不能把小命都搭上。
  以他的級別,竟然完全看不出王猛的力量根源和級別。
  又不是愣頭青,這種情況下,完全沒有可比性。
  與其到最后面子里子都沒了,還不如趁現在爽快點,至少還能保持點形象。
  王猛只是無奈的笑了笑,太強了也是問題,像不老不小這種。能看到一些,卻又看不透的,直接就不敢玩了。
  圣堂挺近四強,越來越無解,越來越妖孽。
  恐怖的索明。無解的周謙,現在還多了獸神……當然還有深不可測的王猛。
  組成了無敵圣堂。
  然后傳說,這還只是圣堂眾的一小部分,這是一個什么樣的門派。
  很多人都弄錯了,以為圣堂要在修真界爭什么,眼界太低,圣堂的強大又豈是他們可以理解的。
  王猛環視四周。三大會的人不見蹤影,王猛倒不擔心,他不怕事兒,就怕沒事兒。
  若說里面最讓他感興趣的。卻是那兩個光頭。
  擲骰子的馬戲團。
  舒不起和王猛的目光不經意的碰撞,王猛在舒不起的目光中卻看到了挑釁的光芒。
  這是一個敢和天道對賭的人,肯定有有趣的東西。
  圣堂完勝歲月不朽團,奠定了現在第一熱門的地位。
  半死半活團和圣堂都爽快的露了一手。現在輪到第三組了,同樣的勢均力敵。
  轟天團對陣擲骰子的馬戲團。
  很顯然。這也是大家心中的重頭戲。
  這兩大禁忌團,無論哪一個,都是擁有問鼎天下第一實力的。
  這時候碰撞到一起,誰將前進,誰將被打落神壇?
  舞火直接站了現來,來到了戰場中央,殘留著強者戰斗的氣息,更讓她戰意熊熊,身上,燃起了火焰。
  擲骰子的馬戲團這邊,靜云靜空兩人并不在場,只有舒不起和爵不賭兩個人。
  舒不起摸了摸下巴,對面派出美女的話……“爵不賭,你懂的。”
  爵不賭聳了下肩,無所謂的上了,無論男女美丑,在他眼中,都是一般無二,紅粉亦不過骷髏。
  舞火看了眼爵不賭,身上的火焰,緩緩地收斂起來,這是在凝聚每一絲可以用上的力量,火,是狂揚張放的,但是,將火內斂到極致再釋放出來,才能讓火的力量發揮到極致。
  舞火的火,內斂的法度,并非法訣手段,也并非是法則,而是冥冥當中的天道呼應,仿佛舞火此時此刻不再是一名修士,而是代表了天道之火的天火使者。
  “靈,神也,靈火,神之火,天之火,靈之火……七火合一,種火凈世。”
  舞火的身上,一道靈語頌起,這并非人聲,而是從天空自然而發出的空洞之聲,舞火,正在以靈修之道引動天地。
  天道,有好生之德,亦有滅世之性。
  天理輪回,有生,就有滅。
  火,是凈世之滅,是天道最根源的力量之一,而舞火,此時此刻,召喚而出的,便是這種天道最源的“火”,名為火,然而其實質,卻超脫于火。
  轟……
  一團無色的火焰,從舞火身上燃燒而起,火焰透明而無色,只是在無色天火之下蒸騰開來的天地靈力,讓人眼能夠稍稍看清火焰的范圍和形狀。
  爵不賭眼睛一動,從那無色天火當中,他感覺到了一種前所未有的威脅,那是一種無窮的偉力,就力量而言,已然可以對他造成致命的傷害。
  世上,再也沒有任何其他火,能超過舞火此時所釋放出來的終極之火。
  舒不起皺了皺眉頭,爵不賭,這一次是真的遇到對手了。
  火皇更是緊皺眉頭,對于火的力量,他是最有發言權的,“無色極道之火,也只有火靈修才能輕易召喚出這種火來。”
  水皇宋一道點了點頭,“不過,爵不賭也不弱。”
  五皇的修為確實不弱,但這些年也算是“養尊處優”真拼起來,已經不如其他人了,所以前面的戰斗他們也并沒有掙扎,把這些人都引出來,已經完成了目標。
  至于能不能解開三大會的秘密。就只能聽天由命。
  爵不賭一揮手,一道光華落下,“紅顏易老,明光冉冉,我為守護。”
  法咒聲中,爵不賭的身體漸漸變化成一道光暈,仿佛與光同質,整個人,都化成了光。光明的威壓,與舞火的天道之火對峙。
  轟,一道風暴從兩人中間迸裂爆發。
  從開始到現在,兩人從頭到尾,都沒有真正碰撞。但是,氣勢相碰,已然交手上百回合,其中兇險,只有正在對峙的舞火與爵不賭兩人心知肚明。
  陡然,舞火臉上涌上一陣紅云,卻是突然向后退開兩步。只見一道白光,突兀地從她身側閃過,若是剛才她還在剛才那個位置,這道白光。恐怕就要從她胸口心臟處洞穿而過。
  光,無所不在。
  爵不賭吐出一口長氣,左手小指輕微一動,驟然間。又是數道細小如線的白光,直射舞火。
  “天火。無所不焚,光化于塵,滅。”
  舞火深吸口氣,不止是身上有著無色天火,一雙魅眼當中,也噴出兩道光線般的天火,與爵不賭激射過來的白光碰撞一起。
  轟,完全違背道理的,光,燃燒了起來,一道道銀色塵土,從空中簌簌落下,這就是光化于塵。
  天地之間,轟隆隆震動不止,光與火,在空中交鋒,這是天道的哀鳴之音,一道道細細微微的裂隙被硬生生的打開,又被硬生生的扭曲破壞,天道的法則,在這里,完全被撲斥,取而代之的是舞火與爵不賭的力量。
  一邊是火。
  另一邊,是光。
  舒不起眼神微微一動,似乎看到了什么。
  另一旁,轟天嘴角泛起一個弧度,沒想到還有這樣奇怪的能力,圣光之力。
  不老不小眨了眨眼,對一旁的醉書生說道:“萬耀光華體,乃圣之力的極限代表,沒想到竟然能和舒不起混一起。”
  “那兩個和尚雖然很奇特,但走的也是圣之力,火靈和圣光,互不相克,這種比較難搞。”老男人有點不信。
  都說水是生命之母,但是,光,卻是萬物之源,光的力量,在任何位面,任何世界,都是高高在上的,然而,越高,受到的天道制約也就越重。
  王猛則是微微一笑,萬耀光華體,簡單說,他擁有了明人的一半。
  不過,即便是一半的體質也足以叱咤風云。
  萬耀光華體,正常情況之下,在這方世界,當然是無法晉升元神境界,而且就算是想要晉升化神境巔峰,沒有一等一的奇遇,恐怕都成問題,但若是扯上諸神空間中的種種秘境禁地……
  那就真的是各種神鬼莫測的機緣仙遇了,就算是從諸神空間直接進入了仙界,也都不是沒有可能的事情。
  只是,萬耀光華體實在是太多掣肘,想要達到元神境,天知道要有多少的奇遇,又要有多少的資源,才能打破這方天道的枷鎖?
  這時再看向戰場,一陣寒意油燃沖起,涌上心頭,爵不賭如果真是萬耀光華體,他又吃下了多少資源,才能晉升到現在的元神境?
  要知道,萬耀光華體畢竟是硬霸的無上體質,在沖神境初期時,就能與化神境較勁,化神境時,就可以勉強和元神境強者打個平起平坐。
  而現在,在這方世界前所未有的元神境的萬耀光華體,又將會是一種什么樣的力量?
  這時,戰場上面,一片虛無,光和火,兩種力量將那片空間,化為了一片禁區,任何力量,都不能穿透這兩種力量扭曲的空間看到爵不賭和舞火的戰斗情況。
  (第二更,一大早就爬起來,吃早飯,睡個回籠覺,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