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20)      第991章月末(06-20)      第992章情投意合(06-20)     

圣堂962 神之心

橫掃出去的震蕩波久久不能平息。
  諸神空間四周華麗的建筑被閻洛奇徹底摧毀變成了齏粉,看來即便是這里的法則力量也被閻洛奇無視了。
  眾人狼狽的爬起來,盯著空地,那里已經出現了深不見底的隕坑。
  王猛的氣息已經消失了。
  孟凝紫要動,一旁的馬甜兒一把拉住了她,微微搖頭,“永遠要相信這個人!”
  緩緩的隕坑飛出了一個人影,氣息確實很微弱,但似乎也沒什么傷勢。
  “這就是妄天迎接我的力量嗎,他小覷了莫山,也小覷了我。”
  王猛張開了雙臂,轟隆……
  乾坤龍吟月神像騰空而起,命格的光芒瞬間壓倒了星辰,命格數無限的攀升。
  沒錯,這就是神的力量!
  萬千百十二命格!
  無限接近于神!
  王猛的神識無限延伸,他的力量已經可以統治諸神空間了,整個諸神空間都在他的神識當,這是懸浮于虛空之的一個孤立空間,一道光連接著千界,一道光連接著大千界。
  而在封神塔的塔頂就是離大千界最近的地方。
  乾坤龍吟月,主宰時間、空間、因果!
  王猛的目標并不是閻洛奇,而是在閻洛奇身上的那絲神性,來自于妄天的力量。
  手一揮,神識撞了上去。
  嗡~~~~~
  所有人都覺得頭一昏失去了知覺,這是王猛和妄天時隔百年的第一次接觸。
  在千界,妄天只是下來一個投影,但這樣的碰撞依然不是千界可以承受的。
  妄天更強大了,和莫山一戰把妄天推上了頂點,他可以逆天,妄天恐怕也是一樣的情況。雖然妄天沒有成神,但力量已經不亞于神了。
  王猛在做的事情,妄天也在做,兩人只是一接觸,并無法真正的交手,但王猛已經感覺到了妄天神識的等待。
  在大千界的某處禁地,一道光芒沖天而起,整個大千界顫抖了。
  超神妄天終于動了!
  而在千界,第一道場以圣堂的完勝而告終。
  王猛展現出了無與倫比的力量,千界只不過是他的一戰。他和圣堂的目標是大千界。
  整個鎬京都在歡慶,新的時代降臨了。
  一個絕對無法匹敵的王者,但讓各方面勢力都比較慶幸的。圣堂不是三大會,他們并沒有破壞千界秩序的意思,而是堅守了承諾,要給千界一切渴望修行的修士一次機會。
  同時歡迎志同道合的修士加入。
  現在擺在王猛面前的只有一件事兒,那就是前往大千界。妄天已經動了,閻洛奇說的不是沒道理,妄天是魔修,他不能不考慮妄天對圣堂眾出手的可能性,雖然王猛相信圣堂的實力和毅力,但對手畢竟是妄天。
  百年前他就可以完勝莫山了。百年后的他到了什么境界王猛自己都沒底。
  雖然王猛自覺力量已經很強大,可是這種程度,妄天在百年前已經達到。期望妄天這種天才停滯不前完全是癡人說夢。
  不過王猛也有自己的殺手锏。
  這一戰,對他來說,也等待很久了。
  整個鎬京陷入了連續一個月的狂歡當,同時圣堂鎬京也正是城里。
  第一批圣堂客座長老陣容驚人。
  丹道:馬甜兒、周謙、倪庸。
  煉器:龐泓、劉雨龍。洛風。
  靈融:戰瓔珞、穆赫小雨、洛風。
  修行:歲月不朽團、死人團、轟天團、擲骰的馬戲團、火皇、水皇。
  不需要任何宣傳,第一道場就是最好的宣傳。而這個陣容更是無法抵擋的誘惑。
  第一道場結束了,但修行大潮卻剛剛開始。天下英豪出圣堂!
  千界的構架完成。鎬京完成了一次蛻變,姬家以及三大家族全力支撐圣堂,同時所有核心弟進入圣堂。
  不斷是大周,大夏也對圣堂表示了強力的支持,在大周圣堂進入正軌之后,大夏也將在帝都建立圣堂分堂。
  這種趨勢不可阻擋。
  閻洛奇消失了,據說他終于可以自由自在了,妄天的壓力就像是一道枷鎖,任務完成,枷鎖也消失了,他真正開心的去享受生活。
  圣堂的傳承也開始,第二代圣堂核心弟也在成長,以張揚、孟凝紫、倪庸、姬瑾兒、戰瓔珞等人為核心,必將在千界發揚光大。
  海天,以天運成就半神席位,卻是五大半神當,唯一的散修半神,運勢無敵,鐘天地之靈氣,得天道之勢,妄天當年找他麻煩,結果都讓他躲了過去。
  但是,這一次,他的氣運,顯然低谷了,遇到明人,還沒有交手,明人一個字,就讓海天退避三舍。
  滾!
  當然情況可能不像傳言那么夸張,但誰都知道海天肯定是跑了,一如當年面對妄天逃走一樣,一個沒有勇氣面對這樣戰斗的半神,也只能止步于此了。
  在眾多修神者心,海天的聲望一下跌到谷底,不過,論到散修,什么時候在乎過聲望?活命才是根本,對于海天來說,等其他半神都死光了,他就天下無敵了。
  鬼塔恐怕是明人之禍當,收益最大的組織,早先與明人打好的基礎,現在,已經化為實質的利益,不用明人有所付出,單只是這份關系,就足以為鬼塔攫取到足夠的利益。
  三派教十二宗的格局已破,鬼塔的觸手,開始從陰影當伸向整個大千界。
  鬼塔大廳,人頭攢動,來鬼塔交易各種任務的修士越來越多了,而且,水平,也越來越高。
  在這里,修士間的話題。說得最多的,莫過于最近發生在五大半神身上的事情。
  兩大半神隕落,以及明人對海天的一個“滾”字。
  “海天其實還是運氣好,明人居然沒殺他。”
  “聽說當時的情況,海天那個慫,以明人的性,自然懶得動手。”
  “呵呵,慫?不見得吧,將名望和性命擺面前選一個,當然是命更重要。”
  “不過。以海天睚眥必報的性格,嘿嘿,他可是半神里的真小人。”
  “明……明人!”
  突然。大殿一陣寂靜。
  大門處,明人走了進來。
  沒有施展任何的功法,也沒有任何的氣勢,只是這樣簡簡單單地走進鬼塔大殿,但是。整個大殿,仍然感覺到一種令人窒息的力量。
  這,就是明人,不需要任何多余的動作,站在那里,自然而然。就能令人心懷畏懼,人的名,樹的影。圣炎教的兩大半神也就罷了,當五大半神之于明人而言,也就只是一個“滾”字的時候,直面明人,無異于。直面死神。
  “明人殿下,這邊請。”
  鬼塔的負責人連忙上前。欠身請道。
  明人輕輕點頭,隨著這名負責人朝著后殿走去。
  直到明人的背影消失不見,大殿的氣氛才漸漸冰融消解。
  “干啊,這就是明人,看起來不怎么樣啊。”
  “你試試就知道了。”
  “明人和鬼塔關系默契啊,這次鬼塔可是賺大發了。”
  眾多修士議論紛紛,鬼塔這些年已經累了相當財富和勢力,但一直缺少頂級強者的支持,傳統的三派豪強都看不上他們,也只能在夾縫求生存,誰想到明人異軍突起給了他們機會。
  這時,內殿當,鬼塔的首領,疾步迎出,滿臉掛笑,向著明人恭禮,言道:“殿下,你有什么需要?”
  明人神情淡淡,“妄天的消息。”
  一開始,明人與鬼塔接觸,就是為了尋找妄天。
  在找到妄天下落之前,只是因為無聊,所以,才先斬了其他幾個半神。
  妄天名頭為五大半神之首,但是,無論是地位,還是實力,顯然都高高在上,絕不是另外四大半神所能比擬的。
  因為無聊,所以斬半神。
  因為寂寞,所以找妄天。
  找到之后?
  仍然是一個字,殺。
  鬼塔塔主神情一正,“殿下,魔神教已經隕落,但我們依然還是從一些地方找到了痕跡,最近一段時間妄天的力量頻繁出現,不過似乎是往下界施展,我們要追蹤的時候力量又消失了。”
  “下界?”
  明人目光有了一絲波動,心血來潮,若有所感,淡淡一笑,“那就繼續找,一個月后,我再來。”
  鬼塔塔主一陣緊張,“這……殿下,不敢有所夸口隱瞞,一個月時間,恐怕不夠。”
  妄天的消息,鬼塔追蹤了何止一年兩年?
  但是,始終都是些蛛絲馬跡,沒有一個確切的位置。
  “無妨。”
  明人很清楚,以鬼塔的力量,很難找到妄天。
  半神境,也有強弱之分,其實也有著不同的境界,像是圣炎教那些半神,只是初入半神,甚至實力,還不能發揮出半神應該有的力量。
  而三教的半神,已經開始初步掌握半神之力,執掌天地之威,這是真正半神。
  妄天,卻是成熟半神,或者說,是半神之顛,能與天道合,感應吉兇,這種人,若是不想讓你找到,哪怕恰巧與你迎面走過,天道都會安排各種巧合,讓你視若無睹。
  不過,明人雖然才入半神,但是,陰陽圣軀,圣光魔坍,這個道理,明人早就掌握,只是掌握歸掌握,力量還是要一步步積累,對天道的感悟,還是要逐條逐步的走,所以明人并未早早的成就半神之尊,不是不能,而是無意義,有些東西,還是在半神之前領悟,打下的仙基,也就更加夯實。
  不過,只要是法,就有破招。
  虛無飄渺,明人找不到妄天,但若是有一些蛛絲馬跡,對于一個真正的半神來說,想要找到對方,就只是有點復雜的事情而已。
  你能心血來潮趨吉避兇,我就能心血來潮鎖定感應。
  比的,只是天道的領悟。
  忽然之間,明人有了明悟,他還差一點,只要進入了那個境界,妄天就無所遁形了。
  明人離開鬼塔,化成一道遁光,卻是再次來到斷魂山,圣光魔坍體大開,飛入萬丈原之上的罡風層,罡風陣陣,噬魂蝕骨,然而,在圣光魔坍體前,只見明人的身體時時刻刻都在被罡風消融,卻又時時刻刻從罡風當抽取力量硬生生長了回來。
  生生死死,陰陰陽陽,罡風,大道如此清晰可辨,只是,辨的前提,是在罡風當,還有余力去觀察四周。
  也不知道向上飛了多久,只見一絕壁之上,有一處洞穴,嗚鳴呼嘯,罡風灌入其,隨即又帶著絕寒之氣,被噴吐出來。
  明人順著罡風,一下遁入洞。
  只見洞一片雪白,到處都是萬年冰晶,散發著冰凍寒氣,然而,就在另一片,卻是熱浪騰騰,只見三色火焰不時噴發,是為三昧神火,無所不燃,不所不焚。
  就在這極冰與極火之間,有著一處噴泉,泉涌成潭,潭水一邊極寒,一邊極熱,正應了陰陽相合之意。
  這看似粗淺,但在明人眼,卻是別有洞天,步入陰陽潭,整個身體浸沒入潭水當,絲絲感悟,陰陽頓悟油然而起。
  圣光魔坍,無敵之處,在于直接吸取他人命格,但是,這種吸收,只是增強力量,對命格當蘊含的大道的感悟,還是需要消化的。
  這或許才是圣光魔坍體唯一的缺點,感悟要花費的時間,對比力量的成長,實在是有點拖節奏的慢。
  隨著明人沒入水,寒潭波瀾突起,以明人為心,潭水陰陽旋轉,形成一個散發著奇異波動的漩渦。
  剎那間,整個山洞的時間、空間,除去那處陰陽潭水,所有一切都被停滯,就連吹入洞的罡風,也都詭異的停下,罡風當所蘊含的力量,被陰陽潭的漩渦,一點點吸取進去,落入明人體內……
  仿佛,整座洞府,都成為了明人,散發著圣光魔坍的力量。
  閉關!
  明人,閉關了。
  來到大千界后,明人一直都在不斷的行走,從來沒停過,從來沒有過閉關,因為,無論是境界,還是力量,對于明人而言,根本就不是問題,既然沒有問題,又為何要閉關?
  在小千界,面對王猛的壓力,明人也沒有這樣過,這是明人第一次認真,以他的天賦也遇到了需要花時間解決的問題。
  明人閉關,很可怕,至少圣堂眾是很清楚,這次明人出來將會是什么樣無人能知曉。
  明人閉關的同時,圣堂的圣城,也徹底峻工,圍繞著禁山,傍山而建的一座雄偉之城。
  (月末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