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23)      第991章月末(06-23)      第992章情投意合(06-23)     

圣堂964 改變

一般而言,大千界的半神,對下界的修士而言,就是所謂的“神”,王猛卻有點反過來的味道。
  但是,若是用常理去揣測王猛,那你就輸了。
  對王真人而言,這世上,還真的是,只有想不到,沒有做不到。
  對收徒,張小江還是很熱心的,徑直跑到前殿······
  門可羅雀,感覺上,真是蕭條。
  這是收徒日的第二天,竟然就沒人了?
  昨天還是盛況,有不少人來,當場測試,就收下了幾十個少年。
  今天到現在,來測試靈根的,也不過十幾人,沒有一個是有靈根的。
  這原本是在計算以內的,圣堂雖然強大,但是畢竟與那些傳統的門派之間,有著不小的過節干戈。
  第一日來測試的,多半,都是早就與圣堂眾有過接觸的人家,圣堂眾分散四方,行走天涯時,所謂出門靠朋友,多多少少,都有所結交,圣堂收徒第一天,來的,多半都是這些人,捧場的心思很重。
  第二日,才是看看圣堂真正影響力的一天······
  但是,張小江苦笑,沒想到的是,竟然是沒人。
  咳,第一天收徒時,張小江沒有收到一個徒弟,能通過靈根測試的那些弟子,多半都是圣堂眾結交的修神家族的弟子,選師傅,當然是選熟人。
  張小江可憐了,想去哪就去哪,走到哪,就被人纏到哪,根本就沒有機會去認識別人啊。
  不過,收徒的事情,堅決不能落于人后,換成昨天,張胖子絕對是無徒一身輕吶,但是現在……
  他的徒弟他一定能調教成王真人的忠實信徒。
  胖子有這個自信,但是,卻沒有這個材料讓他去調教。
  這感覺,難受。
  第二天過去······圣堂竟然只收到了三個弟子而且靈根都很弱,換到其他門派,哪怕是一個小門派,也都是不收的。
  但是,圣堂卻收,不怕資質低,就怕不努力廣收門徒嘛,設那么多門檻是相嚇唬別人不來嗎?
  可就算是這三名弟子,也沒有一個選胖子當師傅而是選了李天
  李天一樂了,他忙著修煉,根本就沒有在收徒一事上面花心思,都有人求他為師。
  張小江卻怒了,這三個反骨仔,可是他一手領進門的啊,居然沒選他,怒。
  “我看起來有那么挫嗎?不就是胖了點,教你們第一課以貌取人,在修行世界當中,是最最不可取的。”
  “好了別嚇唬人了,這是我的弟子,第一課該我來教。”
  李天一立刻擺出師長架勢,堵住了張胖子的嘴,立時將那三名弟子感動得眼淚汪汪,人心一下就被收買。
  胡靜在一旁微笑,張小江名聲不顯,當然沒人選他為師了。
  不過,收徒的目的從一開始的擴大圣堂,變成了擴大信仰。
  李天一這時清咳一聲說道:“你們三個聽著,在我圣堂,只有兩人要拜,第一個,就是你們的師尊,第二個,就是圣堂之主,王猛……對我,你們執弟子禮便可,但是,對圣堂之主,必須以敬神之禮禮敬,早晚功課各拜一次,這,是做我徒弟的第一鐵律,做不到,就回家去吧。”
  “弟子能做到。”
  三名新入門的少年,連忙席地拜下,弟子禮后,便對著圣堂,訟念圣堂之主,敬禮大拜。
  這是以拜神之禮,也是最粗淺的信仰,幾乎沒有任何作用,但是,假以時日,滴水穿石,信仰也會壯大。
  李天一滿意的點了點頭,雖然簡單,但是,圣堂剛剛起步,一切從簡,便算是收下了這三名弟子。
  胡靜看了眼張小江,胖子還在一旁悶著一張胖臉,看上去,似乎還在生著悶氣,實質上,卻是在考慮,明天要怎么樣,才能拐到幾具乖徒弟,實力天賦普通也無所謂,對為王猛建立信仰一事,胖子的熱情有點狂熱。
  大千界中,論到想早日見到王猛的人中,胖子絕對排得進前三,明人妥妥的排在第一。
  若是建立信仰,能讓老大早點飛升大千界中,張胖子絕對會不遺余力的去做。
  就在這時,胡靜突然說道:“其實,圣堂收弟子,不一定要收年輕人,散修,也可以納入門下。”
  只要這些散修能夠慢慢改換信仰,也不是不可以收為弟子,畢竟圣堂主概念依然延續小千界的那種,信仰分虔誠的和一般的,只要存在一點都是力量,而這種力量要擴大還是要靠日積月累,胡靜并不是個心急的人。
  眾人齊齊點頭,的確,與其慢慢收弟子,吸納那些已然有了一定實力的散修做為弟子,對信仰的建立,要更加的直接。
  實力越強,提供的信仰也就越深越重。
  第三日,當圣堂放出這一消息時,大千界再次被震動了。
  圣堂,竟然允許散修入門。
  散修,只要心向圣堂,愿意遵守圣堂堂規,就可以得準入門,而圣堂的堂規又是整個大千界最奇葩的,十年之后由。!
  大千界中,最多的,就是這些散修,挖礦的,是散修,尋寶的,還是散修,但是,最后得利的,永遠都是那些傳統的門派勢力,哪怕散修有再大奇遇,除非不露白,一旦走露,匹夫無罪,懷璧其罪,乖乖交出奇遇,也不一定能有幸存。
  散修們又驚又疑,圣堂,賣的是什么藥?
  散修慣了,也被各大門派欺負慣了,別看圣堂和三派六教十二宗之間打得兇,其實,在散修們的眼中,圣堂眾既然已經開派立宗,那么也就與那些大門派沒有了區別,未來,是欺負他們的存在,而現在,圣堂卻說,你們來吧,我們圣堂會保護你們的······
  這感覺·就像是狼在對小兔子說,乖,哥哥給你揉草吃一般無二。
  難以相信啊。
  但是,若是真的……
  那可是圣堂啊·擊垮了千峰宗,嚇怕了六教,甚至令三派震動的圣堂。
  加入圣堂,別的好處不要,什么資源,散修根本不在乎,江湖打滾多年·修行資源,早就各有門路,只要圣堂向他們開放一些功法·指導一下修行的方向……
  那就足矣了。
  只是,這世上,哪里有這么好的事情?
  “十有**,是想發現了什么秘境遺跡,嘿嘿,別的門派,有外門弟子可以去做炮灰,圣堂才剛剛開山立派,就只能找散修了。”
  “這……說得好像有點道理。”
  “我覺得·圣堂可能是想快速發展,畢竟,現在大家的注意力都被明人牽住·乘這段時間……”
  “廢話了吧,原本是不注意的,現在鬧得這么大·三派六教還不會有所動作?”
  “那是為了什么?”
  散修們議論紛紛,圣堂不出手也就罷了,一出手,都是大動作。
  無論心中有什么樣的顧忌,敢拼一拼的修士,還是大有人在的,富貴險中求·事事都講究安穩,走到最后·才會是死路一條。
  沉寂一天之后,圣城涌入了數以萬計的散修,圣堂的大門前,更是聚集了上千散修,這是第一批……
  事情鬧得有點大了,張小江摸著肉下巴,難道······真的要全都收進圣堂?就算有教無類,這數量,也太夸張了吧,而且良莠不齊,很難因材施教啊。
  不過,只是為了建立信仰的話,倒也無所謂······只是,圣堂不會干這種只拿好處,不負責任的事情。
  “師姐,人來得有點多。”郭榮金也對人群表示無奈,這些人,來意不純啊,圣堂真的要收?
  胡靜微微一笑,“只要愿意守圣堂立下的堂規,為什么不收?”
  “怎么收?”張小江問道,收徒好說,教幾十上百個,胖子都表示無壓力。
  但是,散修,本身就練有功法,良莠不齊,各有想法,太難教了。
  “收入外門,想要正式入圣堂,必須要通過考驗。”胡靜眼中發出一道光彩,所謂的考驗,其實就是信仰。
  這,還僅僅只是胡靜計劃中的一小部分而已,從散修入手,就能快速的融入大千界中,再想招收有潛質的弟子,培養信仰,也就會變得容易。
  至于這些在江湖當中摸爬滾打多年的散修會不會有所信仰,這就要看個人緣法,信者,必有所得,不信者,亦無所失,不過,還是信了比較好,胡靜,想見王猛的心情……大家都懂的,女人在某種時候,會變得異常可怕。
  “走吧,開中門。
  中門,也就是正門,一個門派的臉面。
  平常,中門都是緊閉的,哪怕是有人到訪,也是開側門相迎。
  只有門派盛典,或是最尊貴的客人來訪時,才會大開中門相接。
  轟隆隆,中門大開,圣堂眾魚貫而出。
  上千散修,云集于道場之上,見到圣堂大開中門,一下子,安靜了下來,這是種待遇的信號,什么時候有門派會為他們這些散修大開中門過?
  胡靜一步邁出,踏云飛到半空,目光掃向道場上的眾多散修,這其中,有心懷不軌的,也有想來占便宜的,但是,也有想要豁一把命賭上一場的。
  這就是散修,沒有歸宿的散修,逐利而往的散修。
  “各位,今天,圣堂打開大門,為的,就是廣收門徒,我不說廢話,漂亮話也不說,圣堂堂規,各位想必都已經看過了,九章八十一條,說復雜不復雜,說簡單,不簡單,覺得不能遵守的,可以先散了,覺得能的,就留下,不過,話說在前面,你們入的是圣堂外堂···…”
  轟隆!
  胡靜正說著話,陡然,天空一震,只見一道裂縫,在一道暴力之下,轟然大開。
  有人,突破了圣城的防御法陣,強行破開空間,闖入進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