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20)      第991章月末(06-20)      第992章情投意合(06-20)     

圣堂993 恩仇


  當日,他與羅浮峰峰主被胡靜的符篆追得上天無路,下地無門,現在,是他的復仇時間。
  胡靜正要站出,張小江笑瞇瞇地搶了上去,“殺你這種小角色,我就夠了。”
  李天一有點不想下去,不過,看了眼張小江,他還是收回圣像,身形一閃,落地下去。
  屈指一引,張小江的手中,一陣扭曲,仿佛握著什么,又仿佛什么也都沒有。
  凌馳目光一閃,一言不發,秘法催動,地面一陣搖晃,只見凌云峰浮空飛起,靈峰之力流轉波動,與凌馳完美的結合一起。
  千峰宗上上下下,無數弟子都屏息以待,霸天南被斬,可以說,無數弟子心碎,霸峰弟子更是失魂落魄,但是,眾弟子仍然堅信,那只是意外,畢竟,霸天南是剛剛接任霸峰峰主,與霸峰的峰靈只是粗淺的合作,然而凌馳卻不同,百年峰主,身心早就與整個凌云峰結為yiti,一榮俱榮,一損俱傷。
  很顯然,凌馳,才能真正的代表一名上峰峰主應該擁有的實力。
  而且,凌馳曾與胡靜交手,深悉圣堂眾的手段可怕,絕對不會有任何的在大意。
  在眾弟子眼中,之前一戰,霸天南太放縱了,雖然轟出無敵劫數,卻并沒有多少警惕放在防守之上,所以才讓李天一鉆了空子。
  若是小心一點,死的,必然會是圣堂眾的李天一。
  萬千目光加身,凌馳深吸口氣,目光深邃地望著飛上來的張胖子,在他周身,凌云峰的靈力,已然化成一道法陣,靈動不止,天地靈力形成朵朵祥云浮游其上。
  “凌云沖霄,峰靈現!”
  凌馳陡然打出一道秘法。
  轟隆聲中,只見升至空中的凌云峰發生崩亂。峰頂塌陷。一道靈光從中沖出。
  諸峰峰主神情俱變,都沒有想到,凌馳竟然會召出峰靈,而且,竟然是能夠召出峰靈。
  千峰宗什么最強?三十六上峰峰主?
  錯!大錯特錯!
  千峰宗最強大的,是峰靈!
  每座靈峰都有峰靈,人。無論是多么強大的修士,只要不是神,都會有死的那一天,但是,峰靈卻不老不死,永遠存在。
  千峰宗每一座靈峰的峰靈。都經歷了千年以上,不知道換了多少代主人,并不是每一任峰主,都能夠將峰靈直接從靈峰當中召出,能夠做到這一步的峰主,無一例外,都是天縱奇才!
  凌馳的眼神變得更加深邃,這一刻。讓他原本已然不穩的峰主之位。鞏固起來。
  凌云峰,已然三百年沒有人能夠將峰靈召喚出來。雖然能夠以秘法溝通峰靈,得到靈峰之力的加持,但是,想要峰靈現身,卻是難之又難。
  凌馳背后,虛影浮現,一個糊涂的圣像顯露出來,浮影中,仿佛有無數人影浮動,定睛看去,卻又什么也都沒有。
  虛無圣像!
  曾林夜神情變幻,大千界傳說中十大圣像之一,模擬陰陽,生生變化。
  然而,最吃驚的,不是首次看到這個圣像的觀戰修士,而是千峰宗諸峰峰主!
  凌馳竟然掌握了虛無圣像!
  可以肯定,不久之前,凌馳的圣像絕對不是虛無圣像,不然,以虛無圣像的能力,又怎么可能被胡靜的符篆追殺得如此凄涼?
  半神孟何目光微瞇,虛無圣像,在十大圣像當中排名第九,虛無法力,模擬混沌,泛生陰陽,不過……凌馳的虛無圣像,并非他本身命格催動,而是來自于靈峰峰靈的某種特殊加持。
  但是……
  正是因為這個虛無圣像并非來自于凌馳本身,所以才會顯得更加可怕。
  霸峰,是轟出天劫的霸道,哪怕是半神,面對霸峰的半神天劫,也要萬分小心應對,而凌云峰的力量,顯然就是這個圣像,同為三十六上峰,凌云峰絕不會比霸峰弱小,更何況,凌馳比霸天南要更加親近峰靈,得到的靈峰加持也就更強。
  張小江一張胖臉嚴肅,嚴陣以待,這圣像看著有古怪,對古怪的東西,胖子向來很小心謹慎。
  凌馳這是復仇一戰,也是鞏固他峰主wèizhi的最后一搏,與胡靜一戰后,他固然落荒而逃,有如落水狗般狼狽不堪,但正是經歷過如此低落,他才能徹底看透一些東西,從而得到了凌云峰峰靈的完全認可。
  此時此刻,凌馳能感受到峰靈與他的聯接,那是一種無比親密的接觸,仿佛連意識心神,都要融合在了一起,心神被無限放大,整個道場,在他意志當中,前所未有的清晰,那是一種難以言喻的感覺,仿佛,他能夠掌控這里所有的一切。
  事實上……
  凌馳也的確掌握著這片區域,只見他伸出雙手,結出一個復雜的密印,嗡然一聲輕鳴,虛無圣像猛然擴張,將張小江一下籠罩了進去!
  轟隆雷鳴,天空無云,卻是一陣傾盆暴雨砸落下來。
  在場修士自然不會懼怕區區風雨,一個靈訣,雨水自然隔絕身外。
  然而,道場正中,卻是一片漆黑,仿佛是被卷入了另外一個世界。
  張小江眼前一片漆黑,真正的伸手不見五指,就連運轉靈力的法眼,都無法視物。
  嗖!
  張小江身形猛地一閃,險之又險的避過一道襲來的靈力。
  然而,更多的靈力波,從四面八方飛襲過來。
  守!
  張小胖手中一揮,那道扭曲的靈力猛然張開,劇震當中,將一道道靈力波卸擋開來。
  “光!”
  張小江打出法訣,然而,一絲光亮都沒有。
  “火!”
  仍然沒有。
  這時,凌馳的聲音不緊不慢地傳入進來,“這里的法則,由我制定,給你兩個選擇,臣服,抑或是死。”
  凌馳的話,不僅僅是張小胖聽到。整個道場。也都聽得一清二楚。
  這時,凌馳手中一動,只見百把飛劍,騰空而起,劍尖筆直地對準了道場中央的黑霧。
  很顯然,凌馳占據了絕對的上風優勢。
  “凌云囚徒!”
  曾林夜突然開口說道。
  魔典宗與千峰宗之間的恩恩怨怨,數之不盡。身為魔典宗的長老,曾林夜對三十六上峰自然是研究的重點。
  凌云囚徒,是將敵人瞬間關入一個封閉的空間,然后再有條不紊的從空間之外向內發動攻擊。
  只是一直以來,這一招,只聞其名。不見其招。
  千峰宗上下全體,這時都是一臉興奮,那個胖子瞬間就被凌峰主鎮壓下去了。
  凌云囚徒,說白了,就是將凌云峰為牢,以法則為法繩,困住敵人,然后就是魚肉置于砧板之上。任人宰割。
  制御凌云囚徒的辦法。只有一個,那就是在囚徒黑影展開的時候。逃走,只要一旦被囚困,除非身上擁有足以轟爆一座靈峰的神力,否則,任你再強再狂,最后也只有死路一條。
  是以,千峰宗上上下下,此時此刻,都認為胖子死定了,一開始不躲,接下來就等死吧,而且,是慢慢泡制,一點點折磨。
  看著空中高懸的上百飛劍,很顯然,凌馳并不打算速戰速決,而是有著消耗的意思。
  并非是他不想快速解決戰斗,而是……他萬分小心,留著力量應對張小江的反撲,他還記得,胡靜,是如何用圣像轟爆文峰的,那種場面,由不得他不懷疑,圣堂眾真的會擁有轟爆靈峰的爆發力量。
  但是,爆發的力量,始終只有一下,趁對手反應過來之前,不斷消耗,磨其銳志,等到反應過來的時候,自然也就沒有足夠的力量破開靈峰囚牢。
  一個字,穩!
  凌馳身上的氣勢越來越重,百把飛劍,同時刺入黑影密布的囚牢當中。
  但,這只是開始,手指一揮,虛無圣像中,生出無數神兵利器,一件件泛著銳利遁光,轟向暗影囚牢中的張胖子。
  “哇啊……”
  一道慘叫聲,從黑霧當中傳出,很顯然,胖子受傷了。
  這一聲,讓原本就興奮起來的千峰宗弟子更加暴走,殺!圣堂眾全部該殺!
  凌誠峻的臉上也微微一顫,法訣更甚,一把把神兵,消耗刺入,這些神兵,來自虛無,只有一擊之力,但是威力絕對不會遜色真正神兵,每一擊,都相當于虛無自爆。
  轟隆隆……
  只見每一件神兵射入進去,黑影就是一陣翻滾,陣陣轟鳴聲傳出,時而夾帶著胖子的兩聲慘叫。
  林靖皓眨了眨眼,他是來看熱鬧的,圣魔雙修距離大成還有一段日子,zuoyou沒地方去,跟著圣堂轉轉,感覺也挺不錯的。
  林靖皓算是對圣堂眾最了解的人之一了,而圣堂眾最難對付的絕對就是眼前這個胖子。
  只是……大呼小叫的,有點不成體統啊,鬧得還真跟殺豬一樣,若是裝的,也太過了……
  張胖子……慘,好慘啊,泥馬這么多暗器,而且,這空間里面的法則,完全不守天道,打出個火,沒有光,打出個光訣,沒有亮,一道道暗器完全不著邊際,就這么突然的殺到他的身上!
  根本就沒有任何閃避的空間,普一出現,便已經刺中身體!
  慘叫并不是什么信號,而是真的很痛啊,每一次,都戳出血來,狠!
  別人看不到暗影囚牢當中的情況,凌馳自然能夠一清二楚,一開始,他也覺得,張小江是苦肉計,想要蒙騙他打開靈峰囚牢,但是,漸漸地,隨著胖子身上的血痕越來越多,凌馳有點懷疑自己一開始的想法了。
  也對,圣堂眾雖然兇猛,但也并非個個都是戰斗強者,這個胖子,大概是那種打腫臉的類型。(未完待續……)